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21 2019年4月20日 星期六

多方关注美贸易代表和财长的北京高层会谈


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中)、财政部长斯蒂文·姆努钦(左二)和中国贸易代表2019年2月14日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贸易谈判开幕式前入座。

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和财政部长斯蒂文·姆努钦星期四开始与中国副总理刘鹤等官员在北京举行为期两天的贸易谈判。这次高层级贸易谈判因临近达成协议的期限而广受关注。

特朗普总统星期三对媒体说,正在北京进行的贸易谈判进展很好。彭博新闻社援引了解内情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特朗普总统考虑把提高中国进口商品关税的最后期限延长60天。。

特朗普星期二表示,他派出的“强大”团队正在北京就达成协议进行努力,并表示,如果美中谈判看上去在推进中,他会考虑将截止期限后延,但他倾向于不那么做。他说,北京非常想要达成一个协议。但在被问到是否会在三月底前与习近平举行峰会。他表示目前尚无此计划。

市场本星期以来一路上扬,部分反映出投资者对美中正在进行的贸易谈判可能达成协议的乐观预期。星期三收盘时,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涨117.51点,标准普尔500升8.30点;两指数均达到12月3日以来的高位。

周三股市上涨还受到特朗普总统可能签署一个边境安全协议的消息推动。那将会避免因为特朗普和国会在修建边境墙问题上继续僵持而导致联邦政府再度面临关闭。

但是,美中贸易谈判能否达成协议,或同意将期限后延,目前仍存在变数。尽管特朗普总统表示谈判进行得“非常好”,但外界对于谈判细节知道的并不多。

上周四,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说美中距离达成一个协议仍有相当长的一段路要走,尽管他同时表示,特朗普总统对于达成潜在贸易协议表示乐观。

美国财长姆努钦2月14日离开北京的酒店
美国财长姆努钦2月14日离开北京的酒店

财长姆努钦上周称谈判进展富有成效,但也承认仍有广泛的问题有待解决。

本周一,先期到达的美方官员开始在中国商务部与北京官员展开谈判。华尔街日报周二报道,两国官员星期一开始进行的谈判,旨在缩小双方在如何让步方面仍然存在的巨大分歧。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贸易专家威廉·莱茵施说,尽管他尚不掌握近两天双方谈判的进展情况,但美方希望在接下来的一到两周时间里缩小分歧。

莱茵施说:“美国方面的态度是要看中国所作的让步是否足以让特朗普觉得值得会面。我们拭目以待。”

财长姆努钦周二晚间抵达北京。星期四,他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一道,与习近平的首席经贸顾问副总理刘鹤率领的官员进行为期两天的高层级谈判。

华尔街日报援引熟悉谈判人士的话说,双方希望赶出一个协议框架,在特朗普总统和习近平主席会面时最终敲定。特朗普曾在刘鹤带团访美期间表示,计划和习近平会面,并说美中协议最终将由两国首脑敲定。但上周,特朗普看起来又不打算在3月1日和习近平会面。

如果美中届时无法形成一个协议,或者未能就谈判延期达成一致,美国对价值2千亿美元进口中国商品的关税将在3月2日凌晨0点1分从10%升到25%。

2018年9月24日,特朗普政府针对价值2千亿美元进口中国商品征收10%关税开始生效。征税前一个星期,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表示,特朗普总统对美中贸易谈判的进程不满意。当时计划中的第二阶段关税行动是在2019年1月1日将10%的关税升至25%。而就在距离截止期限整整一个月时,两国首脑在阿根廷举行的峰会上同意贸易战休兵三个月,希望届时能达成一个协议,避免贸易战持续下去。

但是谈判一直未能取得突破性进展。过去的两个多月间,美中完成了副部级谈判。在华盛顿举行了一次部长级谈判。其间时有消息传出,中国愿意通过购买更多美国农产品和资源以缩小巨大的美中贸易逆差。

一月中旬,有报道称中国提出了一个6年期进口刺激计划,即到2024年时将美中贸易逆差将至0。据称这个设想是以特朗普当选连任设定的时限。

一个月后,刘鹤率团赴华盛顿,与美方官员进行重要的部长级首次谈判。刘鹤在白宫对特朗普说,中国当天进口500万吨美国大豆。但随后有报道称,中国当天购买了100万吨美国大豆,只有刘鹤所说的五分之一。

但谈判的障碍并不在于中国打算购买多少美国商品,而是美国对中国存在的结构性问题提出的改变要求。在一个月前华盛顿的部长级谈判前,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对媒体表示,双方在这方面的谈判几乎没有进展。而华盛顿的高层级谈判也没有在结构性问题上有进展。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华盛顿部长级谈判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警告说,如果双方本月仍无法取得进展,他将建议特朗普“我们可以在3月1日前了结”,建议提高关税。

据报道,刘鹤在华盛顿期间,双方讨论了中国增加购买了美国农产品、资源和服务业,加快中国在金融服务和制造业部门的市场开放,改善对美国知识产权的保护等。报道说,中国领导层认为这些方面的举措符合中国自身利益。

双方在中国如何解决美国公司抱怨的强迫性技术转让,以及华盛顿要求北京改变保护主义的产业政策等。

中方一直否认有官员向美国公司施压,要求转让技术,反而说外国公司是自愿分享技术以换取进入中国市场。去年9月24日针对价值2千亿中国进口商品征收10%的关税生效后两天,华尔街日报刊登了一篇详细的报道,披露了中国如何系统性地攫取美国公司的技术。该报采访了数十位美中公司高管和政府官员,参考了管理等文件,对北京当局如何系统性和有条理地榨取技术。文中所提及的案例中包括杜邦公司和其前中国合作公司间的纠纷。杜邦怀疑该公司掌握着该公司价值不菲的化工技术,耗费一年多时间试图经由仲裁令其停止侵权。而后,该公司在上海的办公室被20名反垄断调查人员突袭,要求公司交出该公司全球搜索网的密码,打印公司文件,检查和没收电脑,并恐吓职员。

另一个例子是美光向美国加州联邦法院对福建晋华偷窃其技术提出诉讼后,晋华在福建的地方法院对美光提出诉讼。该芯片制造商在一份声明中指责美光粗暴地侵犯了其专利。而美光称将会寻求所有可能的方法“大力保护我们的知识产权和商业利益。”而在去年8月的一次谈判中,中国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对美方就此提出的关切作回应时说,美光和晋华就像兄弟,而兄弟间会打架。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贸易专家莱茵施说,美中间的这样一个协议总会包含3个部分。他认为市场准入方面正在接近完成。知识产权保护方面,他认为中方不会做出美方想要的让步,那就要看其是不是能做出足够的让步。第3部分,则是合规问题。莱茵施说,美国政府内部有关于中国是否遵守其承诺的怀疑。

莱茵施说:“我认为会确定任何协议需要有截止期,是否想要中方采取哪些非常具体的行动。而那也将是个很难谈的问题。”

白宫在美中贸易问题上持强硬态度的官员和顾问坚持要求中国做出结构性改革。但专家们则看到,那样的改革将会威胁到共产党的统治,因而不会有所让步。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理事会的国际经济专家布拉德·塞策曾任财政部国际经济分析助理部长。他对美国之音说,中国不会彻底改变自己的制度,因而希望达到那样的目的也是不现实的。他认为,敦促中国在一些具体政策方面做出改变则是可行。

塞策说:“中国可以在一些补贴和政策上做出改变,但那不包括其基本经济体系的全面改变。”

塞策说,总是有形形色色可能的协议,而他所说的最高交易(maximum deal)则应该包含中国做出新的承诺,而美方则要说服中国履行它所做的所有承诺。作为回报,塞策认为美方可以取消去年针对价值2千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征收的关税,如果美方认为中国在政策方面的改变不大,可以只取消部分关税。

纽约时报周二的一篇报道谈到美中贸易谈判面临的重大障碍,即确保承诺得以遵守。该报道援引不愿具名的消息来源,称美方谈判人员希望建立起一个机制,如果中国出口美国的商品持续上升,将自动提升关税。

贸易专家莱茵施说,尽管今后两周会有大量工作要做,但也并非不可能完成。他说:“关于贸易谈判,尤其和中国谈判,你总会提到这一点,就是一直会谈到到最后一分钟。所以,在3月1日晚上8点前,你真的不知道会怎样。”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美国观察 2019年4月20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1:00:00 0:00

互动图:美中建交40年大事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