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8 2021年9月20日 星期一

政治阻力下 美中料难重启贸易谈判


在新冠(COVID-19)大流行的情况下,长滩港-洛杉矶港的集装箱码头从船上卸下运输集装箱 (资料照片)

在华盛顿与北京的关系持续紧张之际,中国新任驻美大使秦刚日前表示,希望美中两国的工商界能够为美中关系的良性发展注入更多“正能量”。在此之前,美国一些最有影响力的商业团体敦促拜登政府重启与中国的贸易谈判,并削减自美中贸易战开打以来美国对中国商品加征的关税。

但华盛顿的一些贸易问题专家认为,在拜登政府制定出一套完整的对华政策之前,华盛顿不大可能与北京举行有意义的贸易谈判,而且重启贸易谈判在美中两国国内都将面临政治阻力。

秦刚8月13日通过视频与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主席艾伦(Craig Allen)举行了线上会晤。他在会晤后发推文称,“很高兴见到美中贸委会会长艾伦,并就中美贸易的前景进行了讨论。我们都希望看到中美之间强有力的贸易和投资,使我们的人民受益。”他在与艾伦的线上会晤中还特别提到中国对外开放的大门会更大,并强调美中的经贸合作是“互利共赢”。

曾经担任过美国驻华大使馆商务参赞的艾伦是秦刚赴美履新后会晤的第一位美国非官方人士,凸显北京有意通过美国商界推动经贸合作这个“压舱石”来稳住不断下滑的双边关系。8月初,由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牵头,代表零售商、芯片生产商、农场主和制药厂商和美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在内的30多个美国最有影响力的商业团体在一封落款为8月5日的信中呼吁拜登政府重启与中国的贸易谈判。这些商业团体要求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和财政部长耶伦“继续与中国谈判,尽早取消两国适得其反的关税。”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高级研究员加里·哈夫鲍尔(Gary Hufbauer)对美国之音表示,有几大主要因素导致美国商界要求拜登政府采取行动:首先是特朗普政府加征的关税仍在生效,拜登政府延续了这些关税;其次是这些企业当中,特别是农业企业认为,他们对中国的出口正受到中国报复性关税的限制,因此他们正在丢失在中国的市场份额。这些企业正在申请301条款关税豁免,但相关审批程序繁杂,进展迟缓。

但哈夫鲍尔表示,美国商界敦促美中重启贸易谈判最重要的原因是希望能够通过启动谈判来降低美中关系继续恶化的不确定性。他说:“直接的原因,但也是相当重要的原因,我认为美国这里的商界真正希望改变与中国关系的基调,这在双方都是非常对立的。”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2021年的年度调查显示,该团体200多家成员企业中的82%表示它们的业务受到了美中贸易战的影响。

拜登政府对华贸易政策尚未出炉

华盛顿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史剑道(Derek Scissors)警告说,在制定出一个全面的对华政策框架之前,拜登政府不大可能与中国进行有意义的贸易谈判,而阿富汗局势的骤变可能会延迟对华政策框架的出炉。

“虽然阿富汗问题将在几周内,甚至更长时间内主导政策制定,但拜登政府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需要提出某种中国政策框架。如果他们在没有这样一个框架的情况下开始与中国进行有意义的谈判,他们将面临大量的批评。”史剑道在通过电子邮件回答美国之音的采访中写到。

拜登政府目前正在对美国的对华政策和对华贸易政策进行两项审查。阿联酋英文报纸《国家报》(The National) 8月16日援引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主席艾伦的话报道,“(拜登)政府似乎接近这一审议过程的尾声,因此,也许在秋季我们会了解美国对中国的政策和美国对中国的贸易政策将是什么,但现在这还没有被阐明。”

在七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召开之前,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在英国伦敦兰开斯特宫与来自七国集团各国的财政部长会面。(2021年6月5日)
在七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召开之前,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在英国伦敦兰开斯特宫与来自七国集团各国的财政部长会面。(2021年6月5日)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7月份曾对特朗普政府与中国达成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提出质疑,认为该协议未能解决美中经贸关系中最紧迫的议题,而且仍在征收的关税损害美国消费者和企业的利益。她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拜登政府对美中经贸关系全面审议中必须要解决的一个核心问题就是如何处理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是继续执行这份协议还是重启新的谈判。

彭博社8月11日的报道说,美国财政部正在与中方协商耶伦访问中国的事宜,包括她与中国副总理刘鹤举行会晤,但相关协商仍在初期阶段。

重启谈判美中双方均有阻力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哈夫鲍尔认为,重启贸易谈判在美中双方国内都面临政治阻力,其可能性甚至不足20%。

他说:“如果拜登总统决定重启贸易谈判,他将被国会中的共和党对手,特别是一些参议员指责为姑息中国,对中国态度软弱。因此展望2022年11月的中期选举,他不希望有这种被指责为对中国态度软弱的政治负担。这就是一个真正的大障碍。我认为这是不幸的,但这是政治现实。但在中国,似乎正在发生的事情是,习近平主席正在从民族主义反击中获益,他正在充分利用一种回归毛时代的那种对美国十分强硬的回应。”

中国充满民族主义色彩的官媒《环球时报》的英文版8月14日刊载的一篇文章称,美国修复与中国的贸易关系的最大障碍是国务卿布林肯和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等高级官员,因为他们所相信的与中国对抗的战略是错误的,这使得美国花费了大量不必要的资源,使美国经济陷入困境。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史剑道表示,真正的阻力在于现在美国整个政界都认为,美国没有从与中国的任何一次经贸谈判中获益,除了个别企业或行业以外。

在另一方面,美中之间的贸易似乎丝毫没有受到关税和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的影响。美国国会研究服务部(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s)的统计显示,中国在2020年仍然是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双边贸易总额为6595亿美元。中国也是美国2020年最大的进口国,进口额达5392亿美元,同时是美国第三大出口市场,出口额为1203亿美元。

彭博社7月22日的报道认为,美中双方都已经学会了与关税共存。中国公司购买更多美国商品以履行2020年贸易协定的条款,而美国公司则购买他们在其他地方得不到的商品,以满足部分由政府数万亿美元刺激措施所推动的高涨的家庭需求。全美零售联合会(National Retail Federation)表示,许多美国零售商选择压缩利润率来吸收关税带来的成本上涨,另外一些零售商则把这部分成本转嫁给了消费者。

此外,尽管中国政府表示仍在努力履行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内容,但中国在落实采购目标方面相去甚远。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查德·鲍恩(Chad P. Bown)的统计,中国去年实际采购的美国商品比承诺的低40%,今年到目前为止实际采购的比承诺低30%。而且中国也没有履行采购更多美国飞机和汽车的目标。这些情况都降低了双方很快启动新一轮贸易谈判的意愿。

按照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规定,美中双方应该在今年夏季就协议的落实情况举行阶段性审议。这为两国恢复谈判提供了一个契机。但据纽约时报的报道,熟悉中国经济决策的人士表示,中国不急于与美国恢复贸易谈判的原因是贸易问题的重要性已经在双边关系的优先地位中大幅下滑,而且北京方面也不愿在补贴问题上做出任何让步。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哈夫鲍尔表示,或许到明年美国的中期选举之前,美中两国只能在个别议题上尝试展开合作,例如气候和新能源领域、围绕电子商务的电子支付和电子认证及签名等技术性较强的领域。

“我确实认为有这样的(合作)空间,但我想说的是,空间只是在技术领域,不会激起很多政治反弹。”他说。

脸书论坛

归零地–今昔变迁

在9/11被毁的10栋建筑和一个广场的原址重建归零地

VOA卫视最新视频

美国观察(2021年9月20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0:00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