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8 2020年2月29日 星期六

谁更需要贸易休战,特朗普还是习近平?


2020年1月15日,特朗普总统和中国副总理刘鹤在白宫签字之后合影。

美中上星期三(1月15日)签署了初步贸易协定,长达差不多两年的贸易战终于暂时画上了休止符。有分析人士说,由于2020年美国大选的临近,特朗普总统在政治上需要与中国达成协议,以满足竞选的需求。但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则面临中国经济增速下滑的压力,也急需与美国休战。

特朗普在政治上更需要休战?

鉴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缺席了星期三的签字仪式,中国副总理刘鹤和特朗普总统签署了协议,有媒体指出,这让特朗普看上去更渴望签下协议,因为这种地位上的不对等在美国历史上并不常见。

分析人士说,随着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迫近,出于政治考量,特朗普总统确实需要与中国休战。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贸易专家爱德华·奥尔登(Edward Alden)星期五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 “特朗普总统出于政治原因需要休战。与中国的贸易战给美国金融市场带来了很多不确定性。您知道,证券市场的涨跌取决于贸易战中的最新消息。参加2020年竞选活动时,特朗普希望金融市场保持平静和快乐,因为美国经济的表现才是他的强大支持。”

奥尔登说,达成初步协议对特朗普总统来说,在政治上有很好的宣传效果,因为特朗普可以说自己兑现了2016年的竞选承诺;可以说,自己“更擅长交易”。

他说:“我确实认为这将有助于他的2020年的选举。这是他担任总统以来为数不多的,可以让他展示出重大具体成果的例子。他上任以来一直说自己能达成很好的交易。他实际上并没有达成太多交易,他做的最多的是撕毁前任总统所做的交易。不过,本周在贸易问题上,有两笔大交易,一是美中贸易协议,另外一个是美加墨新协议。这可以让他在2020年的竞选中宣称自己是一位强有力的总统,能达成好的交易。这在政治上,对他会有所帮助。”

美中初步贸易协定的达成在某种程度上也分散了美国国内对特朗普被弹劾的注意。

协议有助于稳定特朗普的基本盘?

特朗普星期天在得克萨斯州奥斯汀举行的美国农业局联合会年度会议上提到了这些新协议并表示自己兑现了2016年竞选总统时提出的有关改善与中国和墨西哥贸易的承诺。他说:“我们成功了”。特朗普星期天在前往奥斯汀前发推文说:“他们(农民们)将从我们与中国、日本、墨西哥、加拿大、韩国和其他国家达成的令人难以置信的新贸易协议中获利。”

特朗普在奥斯汀的讲话中还提到,自从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定签署后,他在美国农民中的支持率大涨。 根据美国《农场期刊》(Farm Journal)最新的民意调查,特朗普在农民中的支持率为83%, 是他上任以来最高的支持率。

美中贸易战开始后,美国农民受到关税冲击,承受了直接损失。根据美国农业部的数据,美国农业净收入在2013年创下1234亿美元的历史新高,但到了2019年,农业净收入暴跌45%,仅剩555亿。

特朗普政府此前共拨款280亿美元来帮助受损农民,但是这些补贴并没有使农民彻底摆脱困境。同时中西部农场主申请破产的人数,也增加了一倍。

美国很多农民都是传统的共和党支持者,他们要么投票给共和党,要么不投票。他们显然是特朗普的执政根基,这是特朗普不容有失的基本盘。

在1月15日的签字仪式上,特朗普说,中国将购买价值400亿到500亿美元的农产品,规模是中国迄今最高购买量的三倍。他开玩笑地说,美国农民应该购买更多土地和更大的拖拉机。

初步协议的确有“城下之盟”的嫌疑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的奥尔登认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缺席签署协议,并不表示习近平不需要这份协议。习近平不来恰恰证明协议对美国更有利,习近平不希望被当众打脸。

他说:“你看看签字仪式,为什么习主席会要在那里呢?无论协议的内容是什么样的,特朗普总统都会将其当成一种胜利。如果中国领导人站在那儿,听特朗普总统持续讲30分钟,感谢屋子里的所有人,并告诉所有人这笔交易对美国多么有利,那将是很丢脸的。我认为,对于中国人来说,不来是明智的。这不是他们的领导人应该到场的场合。”

他说,中国领导人一直强调在平等的基础上与美国总统会晤,但是这个协议很显然是在美国的压力下才达成的。奥尔登说,中国已经尽了最大努力,比如,中国把美国要求的结构改革的事情留在下一个阶段再谈。他说,尽管如此,对中国来说,这并不是可以庆祝的事情。

在中国,有很多人认为这份协议是“城下之盟”,意思是在敌人的武力威胁下,被迫签订的屈辱性盟约,而签字的刘鹤被当作代表清政府在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上签字的李鸿章。

已经有不少的分析人士指出,从协议文本的措辞来说,对美国和对中国的要求是“不对称的”,文本上对中国的要求比对美国的要求多得多,第一阶段的协议很显然是有利于美国的。

习近平需要在经济上止损

奥尔登说,虽然如此,出于经济的考量,习近平一样需要这份协议。他说: “贸易战很明显对中国经济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比对美国经济的伤害大。从经济上来看,中国需要这份协议。”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不久前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美中初步协议最大的意义是让贸易战休战,从而结束了笼罩在两国经济上的不确定性。

他说,贸易战对中国经济产生了巨大影响。他说:“我觉得贸易战对中国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 比较大的原因一方面是,就是我刚才说的,最大的影响是政策的不确定性,尤其是两边老是在战的时候。作为中国的企业家,我不知道未来要面临的关税税率是多少。这个很影响投资的。这在美国也一样。两边的投资都在下降,我个人认为与贸易战有关。 第二是直接的,你的关税上升, 不利于我的出口,不利于出口就会影响经济。我们去年出口的增长率,只看名义值去年下降了10%。”

中国国家统计局周五(1月17日)宣布,2019年中国经济增长为6.1%,降至了29年来的最低点。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报告,这个数字将在2020年降至6.0%以下。

史密斯研究及评级(Smith's Research & Gradings)公司的首席经济学斯考特·麦克唐纳(Scott B. MacDonald)星期六在美国国家利益杂志撰文说, 面临多重压力的习近平,也需要一个“胜利”。

他写道“虽然中国经济活动放缓的部分原因是结构性改革,但贸易的下降显然是伤害性的。习还面临其他压力,从非洲猪瘟的爆发,这造成中国一半的猪群消失,并给粮价上涨带来通货膨胀压力,到可呼吸的空气和干净的水等环境问题。另外香港和台湾的民主运动也让习近平头疼。赞成独立运动的台湾领导人蔡英文已经轻松获得连任。第一阶段(协议)在对中国至关重要的一个领域,贸易领域,给了习近平一个急需的休战。”

不提产业政策是中国强硬派的胜利

外交关系协会贸易专家奥尔登说,协议没有提中国不公平的产业补贴政策,也可以被视为是中国的胜利。

他说: “中国的胜利有两个方面的, 第一,这为贸易战提供了停战的机会。这是中国非常需要的。我想,他们可以比较有信心的预测,未来一年,贸易战不会有很大的升级。更重要的是,中国不需要考虑美国一直提出的有关重大结构改革的问题。 协议中没有任何有关国有企业的字眼,也没有有关对新兴产业的补贴和支持的字眼。在核心问题上,中国拒绝了美国的要求。”

奥尔登说,虽然推迟结构性改革从长远来看并不有利于中国经济的发展,但是短期来看,中国领导人会认为这是他们的胜利。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商业与政治经济项目主任甘思德(Scott Kennedy)评论说: “只是作出了部分让步,而中国得以保持重商主义的经济体系,并以牺牲中国的贸易伙伴和全球经济为代价,继续歧视性的行业政策。”

《纽约时报》12月中旬在美中宣布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时发表文章说,初步协议是中国强硬派的胜利。报道说,“这项协议的总体框架可能会让中共的强硬派感到满意,他们坚持要求北京不要在限制中国产业政策上作出妥协,这些产业政策的目的是把中国变成美国在高科技上的竞争对手。”

中国的政府补贴问题曾在早些时候的谈判中占更主要的地位,也是特朗普总统发起贸易战的主要原因之一。去年4月,中国谈判团队差不多接受了一份妥协协议。那份协议让美国保留大量关税、中国修改一些白宫认为不公平地偏袒中国企业的中国法律。

不过,习近平最后站到了强硬派那边。强硬派要求撕毁该协议,重新谈判,因为该协议不包括大范围取消已经征收的关税,而且协议对修改法律的要求被视为侵犯了中国国家主权。

不少分析人士说,将中国的产业政策问题留待第二阶段去讨论,将会让美中第二阶段的谈判更加复杂。

脸书论坛

VOA卫视最新视频

焦点对话 (完整版) (2020年2月28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59:59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