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55 2019年6月18日 星期二

分析:委内瑞拉混乱,中俄等“代理人”责任不可推卸 


反对派抗议者与忠于马杜罗的军人在加拉加斯一处空军基地外发生冲突。(2019年4月30日)

有分析说,委内瑞拉多年来的政治与经济主导权受俄罗斯、古巴、中国等外部力量控制,这是目前政局动乱的深层原因。

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街头,马杜罗政权与反对派别领导人瓜伊多的支持者的冲突持续。此前,瓜伊多4月30日凌晨表示自己已获军队支持,并号召各方推翻马杜罗政权。但马杜罗政府随后表示,“一小撮军人”所发动的“政变”已经得到控制。

拉丁美洲安全问题专家约瑟夫·胡米尔(Joseph Humire)认为,委内瑞拉的政治危机与俄罗斯和中国等国家的支持有不可切割的联系。他说,委内瑞拉在查韦斯当政时期的领导下逐渐失去了自主权。

他说:“查韦斯领导下的委内瑞拉基本上放弃了自己的主权,首先是古巴,然后是俄罗斯,然后是伊朗和中国,并允许这些外国行动者控制自然资源,控制他们的军队,控制他们的情报和移民部门,在功能上把委内瑞拉作一个代理国。”

胡米尔是华盛顿智库安全自由社会中心( The Center for a Secure Free Society )执行总监。这一组织最近发布报告说,委内瑞拉危机反应的是一场由俄罗斯、伊朗、中国等国家组织的代理人斗争。

胡米尔对美国之音说,马杜罗对美国而言是一个“危险人物”。他对美国之音说:“尼古拉斯·马杜罗在委内瑞拉掌权的唯一原因是因为他得到了全世界反美分子的支持,包括俄罗斯的普京政权、伊朗政权、中国以及最近的土耳其埃尔多安政权。这个联盟要确保马杜罗保有权力。”

分析认为,中国希望通过“一带一路”项目在拉美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和资源开发拉近双方的经济联系。

中国支持现任的马杜罗政权。作为委内瑞拉的主要债权人,中国最近几星期来为该国供了医疗和能源协助。

得到美国承认的瓜伊多4月14日在彭博新闻网撰文,呼吁中国改变立场,承认他为委内瑞拉的合法领导人。

瓜伊多在评论文章中说,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原油进口国,委内瑞拉拥有世界最大原油探明储备,两国势必不断加强经济合作。他表示,中国在南美地区的影响力在过去几年日益增强,保证委内瑞拉和地区的和平与稳定符合北京的利益。

瓜伊多说,近年来在委内瑞拉的腐败和债务违约情况下,中国在委内瑞拉的开发项目出现缩减,“我们希望结束中国投资者遭受的这种掠夺”。

但胡米尔认为,瓜伊多这一表态有些“天真”。他说,中国政府原本也没有寄希望于委内瑞拉会完全偿还债务。

他说:“中国(的决定)不是基于市场信号……中国依赖的那些信号的本质是基于政治和地缘政治的。”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指责中国和俄罗斯通过资助开发项目和支持马杜罗等领导人在拉丁美洲“散播混乱”。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4月15日回应说,蓬佩奥国务卿 “肆意诽谤、蓄意挑拨,不负责任、毫无道理,我们对此强烈反对”。

中国还以不应干涉他国内政为理由反对华盛顿对马杜罗政权不断施压,同时又表示中国会继续支持委内瑞拉政府维护国家主权、独立和稳定。

拉美问题专家胡米尔对美国之音说:“委内瑞拉外债庞大,超过了1500亿美元。我们不知道确切数字,但中国大约是这个数字的一半。他们欠中国很多钱,即使委内瑞拉实现过渡,中国毫无疑问将提出重建委内瑞拉的要求,因为他们有很多这些领域的合法途径,特别是油田——奥里诺科油田。因此,中国在委内瑞拉有很多利益。无论委内瑞拉政权发生了什么,他们都要在过渡阶段发出声音。

胡米尔认为,认为美国需要加强与拉美地区的经济联系,与中国投资直接展开竞争。

他说:“实际上,美国财政部有个项目叫America Crece, 在西班牙语的意思是‘美洲成长’,这是一系列的基础设施和能源贸易协议。我认为,这正与中国的‘一带一路’项目直接竞争,为全世界的拉丁美洲国家,特别是拉丁美洲国家促进商业。”

他说,美国有在拉美地区与中国抗衡的实力。他说:“我们要在拉丁美洲赢过中国。我们有这种联系,我们是拉丁美洲大多数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而且,不止是贸易关系,我们的文化也紧密相连,历史和语言也关系密切,因此我们必须用所有这些元素来展示拉丁美洲最好的朋友是美国。”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