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10 2022年7月7日 星期四

拜登考虑削减对华关税 美两党议员:可部分但不宜全面取消


北京举行的2020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上美国国际商会展位上的美中国旗 。(2019年5月28日)

拜登政府官员称,行政部门正全面审视对中国的关税政策,作为一种方式来缓解目前美国国内严重的通货膨胀问题。不过,行政部门尚未针对中国关税政策宣布最后决定。国会两党议员纷纷表示,不赞成全面取消对中国商品的关税,但在符合美国国家利益的情况下,可以考虑取消部分无关国家安全的商品关税。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Janet Yellen)星期天(6月19日)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采访时表示,拜登总统正审视对中国的关税措施,因为前总统特朗普政府时期征收的一些关税“没有达到战略目的,会增加消费者成本”。

耶伦补充说,拜登政府正考虑取消部分2018年和2019年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施加的关税,以缓解居高不下的通胀水平。

不过,耶伦并未指明将取消哪些品项的关税,也拒绝说明行政部门是否已经做出最后决定。

国会两党议员一直密切关注拜登政府是否对中国的关税政策进行调整。议员们大多表示不赞成全面取消对中国的关税。

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来自新泽西州的民主党联邦参议员梅嫩德斯(Sen. Bob Menendez, D-NJ)告诉美国之音,他了解拜登政府正考虑调整对中国的关税政策,但两党议员都对全面取消中国进口商品关税有“相当严重的担忧”。

“我不同意(全面取消对中国关税),”梅嫩德斯说,“我总体认为中国持续以违反国际秩序的方式在行事,我们应该维持对他们的关税,特别是当他们违反贸易问题、滥用并制造困难的贸易壁垒等。”

在被问到支持哪些领域关税可以取消时,梅嫩德斯表示他还没有仔细了解各类关税的细节,仅强调“那些对美国人伤害比对中国人伤害更大的关税”是他关注的重点。

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亚太小组主席贝拉(Rep. Ami Bera, D-CA)说,据他所知,拜登政府内部已经就中国商品关税问题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评估和讨论。

贝拉说,他认为行政部门应该以美国竞争力的角度来看待关税的问题,确保美国公司和产业不会处于劣势。

“我们必须确保仔细审视一些对美国公司不利的中国经济手段,特朗普政府和拜登政府都是从这样的背景下来看待有关问题,”贝拉对美国之音说,“如果是公平且公开的竞争,我认为我们的公司会表现得非常好,但通常在与中国的贸易往来中,这是一条单行道。”

众议院外委会成员、来自肯塔基州共和党联邦众议员巴尔(Rep. Andy Barr, R-KY)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他主张与中国必须展开渐进式的部分经济脱钩,他也不认为美国应该全面取消对中国的关税。

“不,我不认为(应该全部取消),在我们对中国共产党的关税政策方面,他们没有赢得任何可以宽大处理的空间,”巴尔进一步强调,“我们现在正在进行且需要持续进行的脱钩政策应该是具战略性的,应该是要有重点的。”

“全面脱钩可能会导致意想不到的后果,实际上会削弱美国的竞争力,”巴尔说。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这个月初在一场公开活动中表示,“对拜登政府来说,真正重要的是为我们如何全面管理(美中贸易)关系带来一种深思熟虑的、战略性的审慎方法”,暗示了她并不支持美国直接取消中国关税,担忧此举可能降低美国在与中国谈判时的筹码。

戴琪的说法凸显了拜登政府在如何处理中国关税的意见上存在分歧。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Gina Raimondo)和财政部长耶伦此前都曾透露过倾向于取消部分对华商品关税以解决美国高涨的通膨压力。

巴尔众议员表示,他认为主要考量应该应该取决于哪些中国商品对美国国家安全产生威胁以及是否符合美国的价值观。

“显然,在某些涉及国家安全、人权、军民两用技术、人工智能、半导体等战略领域,我们必须非常非常坚定避免(与中国)有任何交易,”巴尔说,“我们需要一个严格的多边出口管制制度,这样即使我们停止向中国出口关键技术,我们的盟友也会这样做。如此一来,中国不会只有在规避我们的出口管制制度。”

拜登总统星期六表示,他计划很快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话,他同时在考虑是否解除特朗普时期对中国商品征收的某些关税,希望借此应对美国目前棘手的通货膨胀问题。

为了缓解美国当前的通胀问题,拜登政府正积极采取措施。美联储上个星期决定将进行30年来最大幅度的一次加息。美国汽油价格创下历史新高,约为每加仑5美元(3.8升),比一年前上涨了48%以上。

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来自纽约州的民主党联邦众议员米克斯(Rep. Gregory Meeks, D-NY)说,他支持美中展开对话,他也认为适当调整对中国商品的进口关税对美国经济是有利的,但必须谨慎考虑具体做法。

“我认为应该要进行对话,这样我们才能缓解(通膨造成的)痛苦,”米克斯对美国之音说,“但同时我们也必须考量另一方面,确保这并不意味着我们释放错误、完全错误的信号。”

“我希望对话将讨论取消部分的关税,但我们希望确保在乌克兰发生的事情上,中国不是俄罗斯的同谋,”米克斯说。

米克斯还强调,当谈到全球供应链时,中国对美国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但“这不代表我们将忽略其它一些中国正在做的事情,那些事情也必须要解决。”

众议院外委会亚太小组首席共和党成员、来自俄亥俄州的共和党联邦众议员夏伯特(Rep. Steve Chabot, R-OH)对美国之音表示,他希望拜登政府能在关税问题上与国会进行更多协商和讨论。

“我认为,归根结底,行政部门应该要决定的是,什么是最符合美国利益、美国公司,以及最重要的,美国就业机会,”夏伯特说,“我也希望看到行政部门与国会合作,这样他们不仅能从国务院,也能从参众两院的议员中受益。”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录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