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2 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美国国会考虑二级制裁中国涉朝公司可行性


美国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下属的国家安全和国际贸易和金融小组委员会举行听证会(5月10日,美国之音斯洋拍摄)

美国国会参议院的一个小组委员会星期三(5月10日)举行听证,探讨对与朝鲜有贸易往来的中国公司和机构进行二级制裁(Secondary Sanctions),以迫使中国真正帮助解决朝鲜核与导弹问题的可行性。有专家建议,对涉朝中国公司进行二级制裁应该是美国制裁朝鲜新策略的一部分,但是,也有人认为,美国不能够通过制裁中国来迫使北京帮助解决朝鲜问题,美国应该与中国达成利益上的妥协。

星期三,在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下属的国家安全和国际贸易和金融小组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议员们说,朝鲜问题已经成为美国目前最大的威胁。

美国前国家安全副顾问胡安·扎拉特(Juan Zarate)在听证会上说,随着核技术和导弹技术的提高,朝鲜不仅威胁着朝鲜半岛的和平与稳定以及美国的亚洲盟友,而且已经对美国本土构成直接威胁。

他说,这样的局势需要美国做出更理智、全面和紧急的回应,需要制定更为积极和更有想象力的制衡新工具和新机制,包括对与朝鲜做生意的中国商业团体、机构和网络进行二级制裁。所谓“二级制裁”,指的是虽然朝鲜是制裁的主要目标,但是制裁也会波及与朝鲜有贸易往来的第三方国家或企业。

他在参议院作证说:“任何机制,不管是否进行二级制裁,是否对那些与美国没有直接贸易,或是与美国没有接触的公司进行制裁,或是采取其他金融措施都必须让中国的利益承担风险。至少要明确一点,中国的利益,因为与朝鲜的关系或是活动会直接或间接受到影响。 ”

他说,国会之前已经就“二次制裁”进行过三轮讨论,每次讨论到是否会影响中国的利益的时候总是觉得不安,现在需要改变这样的考虑。扎拉特在自己的证词中写道,“除非中国的利益受到根本威胁或是影响,否则,中国不会改变自己的盘算。” 他说,在朝鲜问题上,美中的利益并不完全相交。

他解释说,中国是平壤的经济和外交生命线。中国的利益是确保平壤政府的稳定和避免政权更替,因此,中国一直不太愿意向自己的盟友平壤施加巨大压力,而平壤就通过中国的银行、公司和代理人建立金融和商业通道,从而避开制裁。

美国财政部负责恐怖主义和金融情报的前副部长 、负责制裁的主要官员亚当·舒宾(Adam Szubin)在听证会上说,中国是制裁朝鲜成功的关键,没有中国真正参与的制裁不会成功。

他说:“制裁是否有制衡力度完全集中在一个国家身上,那就是中国。如果中国准备在制裁朝鲜问题上采取有效的,更加强硬的方式,制裁会成功,否则,就不会成功。”

但是他认为,“二级制裁”需要得到中国政府的支持才会成功。他在证词中写道,美国不能通过单方面制裁中国来促使中国向朝鲜施压并改变朝鲜的进程。他说,美国必须赢得中国的支持,这需要严肃的外交, 包括大棒和胡萝卜并行。

他建议,美国可以对那些知道与朝鲜有贸易往来的中国公司进行制裁,向中国展示美国的决心和打击回避制裁的行为。但是,关键是通过高层的外交活动,达成某种妥协,照顾到中国的利益。

他说,尽管中国非常不喜欢金正恩政权和他的核项目,但是,朝鲜政权的垮台更让中国害怕:数百万难民的涌入;如何控制朝鲜的军费和核问题;以及被韩国统一后的朝鲜半岛,在中国边境上出现美国的亲密盟友等等。

不过,随着韩国新总统文在寅的当选给美韩关系以及对朝鲜的制裁带来变数。文在寅表示有意重新对平壤实行“阳光政策”,即通过经济援助与和平谈判缓和朝鲜半岛紧张关系,促成朝鲜的开放。不过,星期三也有报道说,川普和文在寅通了电话,同意密切合作,对付朝鲜的核武器发展计划。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