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1 2021年10月21日 星期四

佐治亚州举行联邦参议员决选 参院控制权归属即将见分晓


资料照:佐治亚州选民2021年1月5日在一处投票站外排队等待投票。

备受全美关注的佐治亚州参议院席位决选在美东时间星期二(1月5日)晚间七时已结束投票。

对几乎所有选票清点之后的计票结果显示,民主党候选人沃尔纳克(Raphael Warnock)的得票比上届国会共和党籍参议员罗夫勒(Sen. Kelly Loeffler)多出4万张,美国媒体已经宣布沃尔纳克胜选。另一名民主党候选人奥索夫(Jon Ossoff)比共和党籍参议员珀杜(Sen. David Perdue)暂时多拿近1万6千张选票。奥索夫在1月6日早晨发布视频讲话,宣布自己胜选。

2020年国会选举结束两个月后,参议院两党的政治版图为共和党拥有50个席位,民主党持有48个席位。

民主党如果最终赢下佐治亚州的全部两个参议院席位,将从共和党手中夺回参议院控制权。因为参议院议长,即副总统将成为打破50-50均分势力的关键一票。也就是说,如果民主党的拜登(Joe Biden)和哈里斯(Kamala Harris)在1月20日宣誓就职,那么哈里斯将在必要表决时刻打破参议院的平衡。那样,白宫、参议院和众议院将全部在民主党的控制之下,达到全面执政。反之,如果共和党能够保住参议院的控制权,就能阻止未来拜登政府的某些施政议程。

这次佐治亚州的参议院席位决选吸引了两党投入大量选战资金和人力资源。特朗普总统和当选总统拜登周一都曾到佐治亚州为各自党派的候选人站台助阵。

“佐治亚州,快出来,投票给两位很棒的参议员,罗夫勒和珀杜。这么做十分重要!”特朗普总统星期三上午一连发出多则推文,继续为共和党的参议院保卫战拉票。

特朗普还在推特上称,罗夫勒和珀杜两位现任参议员将在星期三国会针对选举人团有关2020总统选举结果进行认证的程序中提出反对。

在投票日前夕的最后一场造势活动上,罗夫勒在特朗普总统邀请之下上台发言时宣布她将对选举人团的2020大选结果提出反对。

“宪法允许美国人民应该在国会有一个平台,让他们提出选举问题,让这些问题能获得解决,” 罗夫勒星期一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说。

在这场受到全美关注目光的选战中,过去两个月来两党候选人的支持度也难分高下。根据美国民意调查分析网站“538”(FiveThirtyEight.com),民主党候选人奥索夫仅以1.4%些微领先寻求连任的共和党参议员珀杜;民主党另一位候选人沃尔纳克与共和党的罗夫勒参议员的差距也同样不到两个百分点。双方差距皆在误差范围内。

佐治亚州共有大约7百万名登记选民。截至星期二选举正式登场前,已有大约3百万人透过邮寄选票等方式完成提前投票。这个数字虽然创下了该州特别选举的人数记录,但仍比两个月前的国会选举少了100万左右。

佐治亚州一共有159个郡,除了处理当天现场投下的选票外,还必须计算邮寄选票、不在籍投票,以及提前投票等票数。

与其他州允许提早计算选票不同的是,佐治亚州选务人员必须要等到星期二晚间7时投票结束后,才能开始计算所有选票。

两组候选人得票率十分接近的情况下,同样将影响最终结果出炉的时间,甚至有可能需要耗费数日才能完成计票。

从此前的出口民调结果来看,两场选举双方的支持率都极为接近。不过,民主党已经超过20年没有赢得任何一场佐治亚州的参议院席位选战。因此,民主党希望同时赢得星期二这两场决选的胜算并不乐观。

尽管如此,民主党的拜登在2020年11月的总统大选中以一万两千票的微弱优势拿下了这个传统上被视为是共和党票仓的州。这也是30年来民主党候选人首次成功赢得佐治亚州。

与许多州的情况相似的是,佐治亚州的政党支持倾向差距正急速沿着城乡界线拉大。也就是说,大城市几乎清一色为民主党支持者,而距离城市愈遥远的郊区则持续是共和党的大本营。

除了选民的政党倾向外,投票率也是两党阵营的一个巨大隐忧。除了1998年的选举之外,民主党支持者在特别选举的投票率的降幅一向比共和党人更大。因此两党是否能成功催出自身支持者的选票也成为决定这场决选结果的一大要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