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18 2017年11月18日 星期六

台湾总统蔡英文星期六出访南太平洋3个邦交岛国马绍尔群岛、图瓦卢及所罗门群岛,中国政府在蔡英文出发前一天说,已就蔡英文过境一事向华盛顿提出严正交涉,要求美国不要让蔡英文过境夏威夷和关岛。

美国国务院东亚事务局发言人葛瑞丝·崔说,美国依据长期惯例,在安全与便利的原则下同意蔡英文过境,蔡英文是“以私人和非官方身份”过境,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不变。

台湾政府也对美国“依据舒适、安全、便利与尊严的原则”安排蔡总统过境表示感谢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星期五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

不过美国国会议员说,美国不但不应限制台湾领导人访美,反而应该加强与台湾的外交关系。

在众议院众提出“台湾旅行法”(Taiwan Travel Act)的众议员夏伯特(Steve Chabot),星期三在《国会山》(The Hill)发表文章,呼吁美国政府“采取措施加强美国与台湾的外交关系”。

夏伯特说,今年初蔡英文总统出访中美洲国家,受到当地政府领导人和官员的热烈欢迎,但她经过休士顿和旧金山时,却是以私人而非国家领导人身份过境,许多人不免要问,为什么会这样?一个简单的答案是:几十年来美国国务院的政策是禁止美台高层官员互访,而“采取这种政策的原因是国务院不想冒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因它拒绝台湾的主权主张,并宣称台湾是中国领土。”

夏伯特指出,过去37年来台湾高层官员被禁止到华盛顿与美国政府官员进行直接的外交接触,但在《台湾关系法》之下美国有责任与义务协助台湾安全防卫,限制美国总统、副总统、国务卿、国防部长与他们的台湾对口官员进行面对面接触的做法“简直是荒谬”,美国应该改变这种过时的政策,与民主盟友台湾之间进行直接对话,而不是“让中国来决定美国的外交政策”,这也是“台湾旅行法”的目的。

多年来,美国对台湾领导人过境一事,都是以安全、舒适、便利为原则,不过在实务上对于过境地点、活动安排、是否公开等,都有宽松不同的安排,这次蔡英文过境正是在美国总统川普出访亚洲之际,两人在川普上任前又历史性的通过电话,因此在蔡英文行程确定前甚至引发川、蔡是否有可能会面的猜测。

前美国国会研究处(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亚太安全研究员简淑贤(Shirley Kan)说,蔡英文的过境再一次凸显了美国政府对于如何与民主伙伴台湾接触的政策问题,也是“台湾旅行法”所涉及的部分:是否允许台湾高层官员访问,是否允许他们与美国政府官员会面,是否允许他们和美国官员通电话,例如去年12月蔡英文与美国总统当选人川普的通话。

简淑贤星期五在英文《台北时报》发表的文章里说,蔡英文的过境待遇其实已经变得更像是访问,这是从1994年李登辉总统在夏威夷过境受到冷遇,1995年国会全力支持让李登辉访美后,美国开始让陈水扁、马英九及蔡英文多次以过境方式,在美国不同城市与国会议员见面进行直接接触而演变至今的结果。

简淑贤也认为,从台湾和美国接触的历史层面来看,火奴鲁鲁是最适合蔡英文过境的地点,因为创立中华民国的孙逸仙年轻时曾在这里求学,台湾政府办公室至今仍悬挂他的照片。

美国国会许多议员都认为,美国政府不应该限制包括台湾总统在内的高层官员访问美国,这种做法对于民主选举产生的领导人是一种羞辱,美国应该改变这种自我设限的政策,因此参议院、众议院都有议员提出法案,要求美国行政部门解除对台湾高层领导人访美的禁令,相关法案正在国会审议过程中,众议院版本已经在10月12日通过外委会表决。

“台湾旅行法”要求全面开放美台各层级官员互访交流,包括5个目前仍不被允许踏入华盛顿一步的台湾高层领导人:总统、副总统、行政院长、国防部长、外交部长。

除了台湾旅行法外,美国参议员加德纳和参议员科顿7月时也提出“台湾安全法”(Taiwan Security Act),支持美台高级防务官员交流互访。

这些支持美台加强关系的法案受到中国的反对,中国驻美大使馆为阻止法案通过,8月还在给相关法案的委员会领导层信中要求国会不要通过这些法案。

针对蔡英文过境夏威夷和关岛一事,中国政府也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星期五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不指其名地说,“她(蔡英文)所谓‘过境’的真实目的不言自明”,希望美国遵守一个中国政策及3个美中联合公报原则,“不允许其‘过境’,不向‘台独’势力发出任何错误信号”。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