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15 2021年3月3日 星期三

美国会委员会关切中国对台军事施压,考虑各种应对选项


中国轰6K轰炸机(2015年9月3日资料照片)

星期五(2月19日),中国解放军对台湾进行二月来最大规模的军机侵扰,共有9架不同机型战机进入台湾西南部防空识别区。美国国会对北京不断增强对台湾的军事压力导致台海紧张加剧极为关注,正在寻求因应对策。专家说,台海已经成为引爆美中大国竞争冲突的最危险热点,华盛顿必须加快应对行动,包括寻求与地区盟友伙伴协调,在美国军事介入时提供协助与支持。

美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星期四就华盛顿如何威慑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台湾的咄咄逼人行为举行视讯听证会,听取前国务院、五角大楼官员、军方人士及军事安全专家对中国军事实力、战略意图的评估及应对政策的建议。

解放军或认有侵台能力

前美国国防情报局资深中国分析师韩力(Lonnie Henley)说,许多军事专家都认为,解放军还没有能力投送足够军力跨越台湾海峡,但如果对投送部队以不同概念来思考,或许解放军已经认为它至少达到自己所设的目标,在2020年有初步登陆台湾的能力,这是因为它可以依赖较多的民船而较少的军舰。

他说,美国在中国侵犯台湾时能够采取的选项不多,到目前为止大多数的想法,包括军事、政治或经济的途径都以提高中国犯台代价为主,但问题是,如果中国领导人做出对台动武的决定,那么他们也已经对必须付出的代价有所准备。

此外,台湾人民的意志和抵御侵略的能力也是一个未知数,就算美国能击沉解放军两栖登陆船只,冲突并不会因此而结束,接下来的封锁将是一个困难阶段,因为台湾西部港口和海岸已遭严重破坏并布满水雷,物资和补给无法进入,“我们没有一个计划能击败那种封锁”,据他所知,美国和台湾都没有关于在战争时期一旦台湾遭到长时间的封锁将需要多少以及何种物资才能存活的研究,因为“没有人想要思考这个问题。”

韩力说,长期以来美国对如何阻止解放军侵略台湾已经有广泛及深入思考,但要在台海冲突取得胜利,美国要做的是设法击溃中国对台湾的封锁,因此如何压制中国空防网络及清除水雷,将是美国军方必须着重的考量。

若决定武统即不顾代价

斯坦福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梅惠琳(Oriana Skylar Mastro)表示,过去一般看法认为,会引发台海冲突的可能原因是台北或华盛顿的行为跨越中国红线,可是如今情势已经大不相同,北京会以军事行动强迫“统一”(reunification)已经与华盛顿或台北的政策或行动无关,“我认为一旦习近平确信中国军队的能力足以在相关联合行动,例如两栖攻击上取得成功,他就会使用武力强迫台湾与大陆统一(unite)。”

梅惠琳还强调,如果台湾宣布独立,那么无论代价有多大,习近平都将受到极大压力必须采取行动,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没有其他选项,只能以具体的军事威慑行动来应对,因为以“提高代价”方式来威慑已不足以阻止中国侵犯台湾。

在听证会上多位专家不约而同表示,台海是美中大国竞争最可能发生冲突、甚至引爆战争的最危险热点,只要北京当局对解放军作战能力有足够信心,就可能对台湾采取武力行动。

台海是美中冲突热点

美国国防部咨询机构兰德公司政治学家林碧莹(Bonny Lin)说,台海是最可能引发美中冲突的热点,因为中国视台湾为其核心利益,一直都将统一台湾作为其国家目标,而美国却是台湾安全的主要提供者,过去一年来这种动态已经在台海地区显现出来。

前美国国防部净评估办公室顾问托马斯·舒加特(Thomas Shugart)也同意这个看法。他说,台湾是中国未结束的内战,这与南中国海对中国的意义不同,他不会把南中国海放在相同层次上。

前国务院东亚事务局台湾政策办公室主任葛天豪(David Keegan)也持同样立场,认为台海是美中之间最具潜在冲突风险的地区。

他说,“从北京的角度而言,这毫无疑问在根本上涉及他们的合法性,我们的根本看法却认为,它涉及我们的价值和我们在亚太地区的角色,这就构成一个对抗的配方,我们必须非常谨慎,并与台湾共同合作来避免它。”

曾任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副处长的葛天豪说,他尤其担心中国以“灰带”(grey zone)手段施压台湾的作为,近来解放军战机在台湾空域的活动都使得台湾空军必须升空拦截,这也使意外风险大为增加。

须积极争与盟友支持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负有向国会提供政策建议的责任,委员会要求与会专家就华盛顿如何应对北京对台湾的压迫提出政策选项建议。专家说,除了增强美国自己的军事及备战能力、加强与台湾合作并敦促台湾投资更多不对称自卫能力外,美国还必须尽速并积极与地区内外盟友协调,争取在一旦战事发生时它们能支持并协助美国介入台海的军事行动。

兰德公司的林碧莹说,美国在印太地区的盟友支持美国的行动非常重要,但由于台湾议题具有高度政治敏感性,亚太国家对这个问题的态度大多不愿公开表态,一旦中国攻打台湾,除了外交上发表批评声明外,美国还是提供台湾军事协助的主要国家。

她表示,印太国家在决定如何做出反应时会考虑的因素包括中美两方采取的特定行动,包括中国的活动与台湾的反应;台湾对这些盟友的重要性与中国的对比;中国可能的报复及中国与日俱增的实力;这些盟友与美国的关系以及美国能提供他们什么;这些盟友自己内部的法律、政治、外交政策对该国采取军事行动的规定与限制。

她说,从这些条件来看,日本及澳大利亚是最有可能在军事上协助美国防卫台湾的国家,例如允许美国从他们领土上的基地采取军事行动,或甚至提供自己的部队参与行动。其他国家,包括印度、菲律宾、新加坡、韩国、泰国及越南都是属于不确定的国家,他们可能试图保持中立或提供有限的、较不引人注意的协助,例如情报分享、人道主义行动或补给的支援等。

维持战略模糊

葛天豪则表示,美国应该避免做出两个政策改变的宣示,一个是不要改变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另一个是不要改变“战略模糊”政策,这是为了强调美国对北京和台北的“双重震慑”立场。

葛天豪也认为,美国应该做两个政策宣示,一是强调美国任何与北京涉及台湾的讨论,都会在事前先与台湾进行讨论;另一个是在任何提到民主的官方说法中都把台湾列在与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及新西兰同等地位。

此外,葛天豪也建议美国采取立即行动与台湾签署经贸投资协议、加强台湾自卫能力、重建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治及战略对话以讨论有关台湾的议题、与亚太盟友合作以便使这些盟友、美国和台湾形成一个无缝隙的安全网络。

除了葛天豪外,梅惠琳、林碧莹及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客座研究员祁凯立(Kharis Templeman)都主张美国应该维持既有的战略模糊政策。

祁凯立认为,如果美国采取战略清晰策略给台湾明确的防卫承诺,那有可能引发北京的反应,对台湾反而造成伤害;此外,台湾人民一直都认为美国一定会介入台海冲突,虽然蔡英文总统在台海两岸议题上采取谨慎、不挑衅的做法,但下一任台湾总统或许更倾向独立或统一,美国不应该以战略清晰给台湾空白支票的承诺,增加冲突的风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