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13 2020年12月4日 星期五

参院外委会民主党领袖:拜登可能对中国采取软硬兼施政策


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首席民主党成员梅嫩德斯

美国总统和国会选举进入最后倒计时阶段,参议院外交委员会资深民主党人表示,他认为拜登若当选为下一任美国总统,在应对中国问题上,拜登将采取“胡萝卜和大棒子”并行的软硬兼施政策。不过,有共和党议员对于拜登是否有能力带领美国应对来自中国的各种挑战充满忧虑。

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首席民主党成员梅嫩德斯(Sen. Bob Menendez, D-NJ)星期三(10月21日)透过视讯在一场报告发布会上提到,美国在未来与中国的关系将更为复杂,需要有全方位的因应政策。

“我们不仅需要对抗中国,比如人权侵犯的问题,以及他们在南中国海的所作所为。我们还必须与他们竞争,如果你希望告诉盟友们不要使用华为,因为他们的5G基础设施可能会损害你的国家安全利益,那你必须提供其它替代方案,”梅嫩德斯在谈到国会未来的中国首要政策时说。

在被问及如果民主党有机会在11月大选后全面执政,是否会延续目前特朗普政府对中国采取的多项限制措施,梅嫩德斯表示,他将未来华盛顿该如何应对与北京关系的决策权交给总统决定。

作为参议院外委会民主党领袖,如果民主党在11月3日的国会选举中赢得参议院多数党的地位,梅嫩德斯将有机会成为参议院外委会主席,享有更大的话语权。

梅嫩德斯说,他相信拜登清楚了解中国的威胁性和重要性。

“我认为,随着拜登发展出他与习近平和中国的未来方向,他可能会同时使用‘胡萝卜和大棒子’,”梅嫩德斯在会中表示,这一切也许将取决于中国对未来美国政策的反应。

“(有些)地方他可能会觉得能提供一些方法来激励他们,采取不同的道路,至少,先看看他们(中国)对这些措施是否有反应,”梅嫩德斯说。

资料照: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霍利(Sen. Josh Hawley, R-MO)
资料照: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霍利(Sen. Josh Hawley, R-MO)

不过,这样的论点显然不被国会共和党人认同。时常在中国问题上采取强硬表态的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霍利(Sen. Josh Hawley, R-MO)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称,他认为共和党继续执政才能有力地抗衡中国在全球不断扩张的影响。

“拜登和中国的关系太舒适融洽了,我不欣赏,”来自密苏里州的霍利参议员说,“他的整个职业生涯中,甚至是最近,他们似乎还不是很能理解中国对我们来说是个地缘战略威胁。我认为这非常令人担忧。”

共和党联邦参议员肯尼迪(Sen. John Kennedy, R-LA)对美国之音表示,美中关系已和以往不同。

“我们(与中国)的外交政策史已经有重大变化,也会继续变化,”来自路易斯安那州的肯尼迪参议员还说,他不乐见美中关系持续恶化,但必要的时候他支持美国继续以强硬的措施对待和北京当局的关系。

参议院民主党人报告批评特朗普外交政策 呼吁重拾国际合作应对中国

梅嫩德斯在星期三的会议上发表了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民主党幕僚撰写的最新报告。这份长达74页的报告严厉批评了特朗普政府过去近四年来的外交政策,指责奉行“美国优先”的外交路线使得美国的国际地位愈加孤立。

“美国在世界的地位现在摇摇欲坠,”报告说道,“我们的盟友感到疲惫和疏远,我们的外交官挣扎着维护我们几十年来向世界推广的价值观,一位美国总统对民主规避助长了世界各地的独裁趋势。”

梅嫩德斯还进一步称,为了抗衡中国的各种威胁,美国与世界盟友的合作更加显得重要。他接着说,“我们必须加入盟友合作,那样才能帮助我们与需要帮助的国家竞争,并将我们的资源汇集在一起,让我们得以帮助一些国家,让他们不要那么依赖中国。”

参议院外委会民主党的这份最新报告基本上反应了梅嫩德斯参议员和其他国会民主党人,以及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一直以来对特朗普总统各项政策所表达的立场。

报告虽然列举多项内容对特朗普政府过去近四年的外交政绩持批评态度,但并未大篇幅谴责特朗普总统任内对中国所采取的诸多缩限措施。

这份报告发布的同时正值美中双边关系处于在许多问题上相互指责的恶劣状态。

资料照:共和党联邦参议员肯尼迪(Sen. John Kennedy, R-LA)
资料照:共和党联邦参议员肯尼迪(Sen. John Kennedy, R-LA)

肯尼迪参议员告诉美国之音,他认为未来美中关系的发展是否能好转,一切取决于中国的表现。“(美中关系)恶化起因于中国政府,不是中国人民,我认为他们有美好的人民。我也认为这关系可以修复,我并不希望和中国政府展开另一场冷战。”

“但这真的取决于中国政府,他们必须作出决定,他们也要从世界秩序中获利,并按照规则行事,”肯尼迪参议员说。

梅嫩德斯曾提出多项法案谴责中国人权问题、支持香港争取民主的抗议活动,并力挺台湾在国际社会的地位。梅嫩德斯星期三强调,美国在许多情况下必须与国际盟友合作才能应对来自北京的挑战。

“这不再只是我们和中国的两国关系而已,这还涉及我们在该地区的盟友以及其它国家如何应对中国,”梅嫩德斯说,“中国在各个层面构成挑战,政治、经济、军事,甚至在某些方面,在文化上,他们试图强行改变二战后所建立的世界秩序,这十分令人担忧,因为他们是独裁主义。”

国会民主、共和立场分歧 抗衡中国或为两党合作最大公约数

尽管国会两党政治立场两极分歧,但在美国必须严肃应对中国所带来的挑战上却有着高度一致的共识。

“我认为我们终于达成一些共识,也就是中国不仅是我们的竞争者,还是我们真正的对手,”霍利参议员对美国之音说,“他们试图主导他们的区域,并最终主导全球,这与美国人民和我们盟友以及所有希望自由独立生活的人所要的安全是完全不相容的。”

今年早些时候国会共和、民主两党先后提出多项重大法案,希望以大量投资美国国内产业的方式,提升美国与中国在国际的竞争力。

以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首席共和党成员麦考尔(Rep. Michael McCaul, R-TX)为首的中国工作组与众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卡锡(Rep. Kevin McCarthy, R-CA)本星期二推出了《中国工作组法案》。

内容为一项全面的立法蓝图,包括137项法案和中国工作组建议的其他条款。这些措施中有三分之二得到了两党的支持,三分之一以上已经获得众议院或参议院的通过。

此外,梅嫩德斯参议员与参议院民主党少数党领袖舒默(Sen. Chuck Schumer, D-NY)等11位民主党参议员在今年九月中提出《美国领导法案》(America Labor, Economic competitiveness, Alliances, Democracy and Security, America LEADS Act)。法案将授权拨款3500多亿美元投资美国国内各重要领域的研发。

主要内容包括:投资美国工人,重塑美国在科技、制造业、全球基础设施、数字技术和全球清洁能源发展方面的竞争力;重新定位对华外交战略,加强美国对印太和国际盟友的承诺,重建美国在世卫组织等国际机构的领导地位;重申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安全承诺,确保所有国家在国际水域和空域行使权利;回归并推进以价值观为中心的外交政策,重点支持西藏、香港和新疆的人权和公民社会;通过加强贸易执法措施等方式对抗中国掠夺性的经济行为。法案还要求为美国教育系统提供更多资源并增加申报要求,以应对中国在教育领域的影响力行动。

梅嫩德斯在星期三的会议上说,这项法案将会成为未来华盛顿应对来自北京的挑战的重要方针。

事实上,民主党法案中提到的一些措施已经获得了两党支持。例如,参众两院的两党议员曾共同提出多项支持半导体行业的法案,一项为半导体制造企业提供数十亿美元联邦资金的法案已被纳入《2021国防授权法案》。参众两院的两党议员也提出议案,允许为遭受香港国安法迫害的香港居民在美国优先避难。

今年七月,参议院外委会主席里施参议员(Sen. Jim Risch, R-ID)也曾率领多位共和党人提出“战略法案”(Strengthening Trade, Regional Alliances, Technology, and Economic and Geopolitical Initiatives Concerning China Act, The STRATEGIC Act),旨为华盛顿提供完整策略全面应对中国竞争。

法案将应对中国扭曲全球市场和损害美国企业的经济行为,特别是知识产权盗窃和政府大规模补贴、赞助等问题;将通过加强与盟友及合作伙伴的技术协议来应对与中国的技术竞争;将保护国际机构避免受到中国恶意和不正当的影响;并加强美国在印太地区的角色,维护美国在该地区的利益、盟友和合作伙伴。

梅嫩德斯此前也曾经表示,期待与共和党人在中国问题上“形成一个强有力、统一的两党方案。”

尽管这几项由国会两党分别提出的对华重大政策的法案目前仍未取得任何进展,是否能在本届国会议期年底结束前通过也不得而知,不过法案内容和预计投入的资金规模已清楚说明国会两党在严肃应对中国问题上有着十分明确的跨党派共识和急迫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