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8 2020年7月15日 星期三

美众院共和党公布首份新冠病毒调查报告 详述中共隐匿疫情


美国国会山大厦 (美国之音记者李逸华拍摄)

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共和党人针对新冠病毒起源及爆发过程公布阶段性的初步调查报告,内容按照时间线详细列举自2019年12月底以来有关新冠病毒疫情的重要事件,并说明中国共产党政府如何隐匿新冠病毒疾病(Covid-19)信息以及世界卫生组织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和功能。报告呼吁对中共早期隐瞒疫情的行为展开国际调查,并要求世卫组织总干事辞职。

资料照: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共和党首席议员迈克尔·麦考尔众议员
资料照: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共和党首席议员迈克尔·麦考尔众议员

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首席共和党成员麦考尔(Rep. Michael McCaul, R-TX)为众议院中国工作组主席。他所率领的调查小组星期一(6月15日)发表了《关于Covid-19全球大流行病起源包括中共与世卫组织角色问题的少数党中期报告》(The Interim Minority Report on Origins of COVID-19 Global Pandemic including the Roles of the CCP and WHO)

“几个月来的调查清晰地显现,中国共产党对新冠病毒、特别是在疫情爆发初期时的掩盖,在让原本可能是一场地方流行病转变为一场全球大流行病的过程中起了重大作用,”来自德克萨斯州的麦考尔众议员在声明中说。

这项初步调查结果可被视为是美国议员们呼吁就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病展开调查以来由国会方面出台的首份官方报告。

作为持续进行的调查工作的一部分,这份长达50页的中期报告侧重于新冠病毒大流行早期阶段,也就是2020年1月23日前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病毒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之前所发生的相关事件。

报告显示中国从未正式向世卫组织通报疫情

报告首先提到,中国当局确认的最早病例可追溯至2019年11月17日,随后几周,每天都出现1至5例的新病例报告。2019年12月16日,一名65岁男子因发烧和肺部感染被送往武汉市中心医院,在使用抗生素和抗流感药物后,这名男子的病情没有出现好转。后来发现这名男子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工作。

报告说,在接下来的数天内,武汉各地医院开始出现数十例类似症状的疾病。截止12月20日为止,感染人数达到至少60人,其中包括在华南海鲜市场工作的人的家属,这些亲属与市场工作的人有密切接触但本身并未直接接触市场。报告指出,这显示为病毒人传人的早期迹象。

12月25日为止,武汉两间不同医院的医护人员在感染病毒后接受隔离治疗。报告提到,这是病毒人传人的第二个明确迹象。

报告指出,12月27日,武汉的医院和卫生官员收到当地一家处理病患样本的实验室通知,称这种疾病是由一种新的冠状病毒株所引起的,而这种冠状病毒的基因与导致2003年SARS大流行的病毒株相似度高达87%。

报告接着说,三天后,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医生艾芬收到了实验室的检测结果,确认为“SARS冠状病毒”。于是艾芬医生通知医院主管,并将报告结果提供给医院的公共卫生部。

报告说,在同一家医院任职的李文亮医生得知消息后,在微信群组中告知友人“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

12月31日,中国媒体关于爆发非典肺炎的报道开始出现在网上。其中一篇报道的机器翻译被全球电子新兴传染病疫情通报系统Pro-MED侦测到。

北京市民在广安体育中心外排队接受新冠病毒检测。(2020年6月15日)
北京市民在广安体育中心外排队接受新冠病毒检测。(2020年6月15日)

报告指出,根据世卫组织紧急项目执行主任瑞恩医生(Dr. Michael Ryan)的说法,这则出现在全球电子新兴传染病疫情通报系统Pro-MED的通知是世界卫生组织得知武汉疫情爆发的信息来源。世卫组织日内瓦总部随后指示该组织中国办事处寻求中国政府协助对有关信息进行核实。

报告继续指出,尽管中国公开声称有向世卫组织及时通报了疫情,但中国政府实际上从未正式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武汉爆发的疫情,也未在疫情初期向世卫组织提供相关信息,这已违反了世卫组织的《国际卫生条例》。

根据《国际卫生条例》,各国必须向世卫组织报告本国内新出现的疾病。

报告指责世卫组织忽视病毒人传人警告、延缓宣布国际关注突发公卫事件

除了上述提到病毒在早期已出现人传人的迹象之外,报告还指出,台湾卫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官员在12月31日曾发电邮给世卫组织,对中国网络上出现的“至少7起不明肺炎”的消息表示担忧。

台湾疾病管制署在电邮中称,自网络上得知,在中国武汉市爆发至少7起非典型肺炎。中国惯称萨斯(SARS)为“非典型肺炎”。

报告提到,除了至少“7起病例”的说法与李文亮医生在微信群组中所发布的信息吻合之外,台湾卫生官员的电邮还警示病患已进行隔离治疗,由此研判该等病例有人传人的可能。

报告说,世卫组织仅以一份书面声明回覆台湾政府的电邮。声明称,台湾的担忧已被转发给其他专家,但为了其他成员国的利益,有关消息不会发布在他们的内部网站上。

根据众议院共和党人公布的这份调查报告,世卫组织一直到今年1月4日才公布其对武汉爆发疫情所掌握的资讯。同一天,香港大学感染及传染病中心总监何柏良也公开警示,病毒在人际间传播的可能性很高。

不过,近10天后,直到1月13日泰国出现首宗中国境外确诊病例,世界卫生组织才表示“有可能存在有限的人传人……但现在非常清楚的是,我们没有看到持续的人传人。”

世卫组织官方推特更在同一天说,“中国当局没有发现明确证据显示病毒会人传人。”

国会共和党人的报告还发现,1月20和21日,世卫组织在中国当地的办事处和西太平洋区域办事处赴武汉进行了实地考察。两天的访问结束后,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博士(Dr. Tedros Adhanom)最后决定不宣布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并称“这是中国的紧急情况,但尚未成为全球卫生紧急情况。目前,没有证据表明在中国以外的地方存在人传人现象。”

报告说,随后几天,法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陆续传出首起病例。1月28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到北京进行访问,并赞扬中国共产党对疫情的处理,称“中国展现出透明度,包括分享病毒数据和基因序列。”但是报告指出,来自中国的有关病毒信息并非公开讲话,是由一名中国研究人员在网上泄漏后而流传开来。这名研究人员也随后遭到惩罚。

两天后,1月30日,谭德塞才召开紧急会议,宣布新冠病毒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此时,全球已有近1万个确诊病例,其中包括83起分布在18个中国以外的国家。

美国也在1月30日这一天确认了第一宗人传人的病例。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一直到41天后、也就是3月11日才宣布2019新冠病毒为全球大流行病。

报告对武汉病毒研究所安全和研究提出担忧和质疑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大楼 (网络照片 )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大楼 (网络照片 )

报告还提到了武汉病毒研究所所引发的安全疑虑。报告说,虽然武汉病毒研究所在许多关于新冠肺炎起源的讨论中时常被提及,但科学界和情报界目前的广泛共识是,新冠病毒的起源属于自然产生。

不过,报告说,没有“零号病人”的流行病学数据和实验室样本被销毁等问题,让研究人员可能永远无法得知病毒的鹊起源头。报告建议,谨慎的做法是针对武汉病毒研究所目前已知的情况,包括其20个实验室进行病毒研究。

随着武汉病毒研究所成为新闻焦点的同时,有关这间实验室的安全规范和标准也引起各界质疑。据报道,2018年美国国务院发过至少两封有关武汉病毒研究所担忧的电报。这两封电报分别来自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和武汉总领事馆的国务院人员,重点均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安全和管理是否严谨相关。

众议院共和党人公布的报告提到,长期研究蝙蝠和冠状病毒的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也曾提及对实验室安全的担忧。报告引述石正丽在一次采访中讲述她是如何重新检查自己实验室多年来的记录,以检查材料是否有处理不当的。她还将收集到的冠状病毒样本与导致新冠病毒疫情的萨斯病毒样本进行了比对。报告提到,石正丽表示,在完成审查后并未能找到对应匹配结果后,她感到松了一口气。

“有鉴于中国共产党拒绝分享武汉病毒研究所和中国其他地方的样本,国际社会也无从对石正丽的说辞进行核查,”报告说。

报告表示,虽然目前仍无法证明正在进行的大流行病是否为实验室流出(意外或非意外)的结果,但石正丽曾对于实验室的安全问题有所质疑这件事本身就令人感到担忧。

报告建议:撤换WHO领导层、展开国际调查、修改国际卫生条例

报告尾声提出三点建议,包括撤换世界卫生组织领导人、针对中国共产党在大流行爆发初期隐匿信息的行为展开国际调查以及改革《国际卫生条例》。

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Dr. Tedros Adhanom)
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Dr. Tedros Adhanom)

报告称,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已失去各界对其领导力的信任,为了恢复成员国对世界卫生组织的信心,让世卫组织恢复职责,为全球公共卫生提供准确技术建议,谭德塞必须为其因新冠病毒大流行的不当影响承担责任并辞职。

“世界的健康不能承受(世卫组织的)无能和管理不善,”报告说。

麦考尔众议员在公布报告时发表的声明中说:“不幸的是,在总干事谭德塞的领导下,世界卫生组织一再忽视病毒严重性的警告,甚至包括他们自己的卫生专家所发出的警告。同时在未经独立证实的情况下,不断学舌中国共产党的宣传。这是巨大的失败,我们必须发掘真相,这样我们才能建立未来保障措施,以防止这种情况再度发生。”

报告还呼吁美国应该和理念接近的世卫组织成员国以及台湾展开国际合作调查,追究中国共产党在疫情爆发初期隐瞒信息的行为以及世卫组织未履行《国际卫生条例》义务的责任。

报告提到,这类的调查应该包括追溯调查当年萨斯病毒和这次的新冠病毒等起源、中国共产党隐瞒疫情相关科学和卫生信息的做法、中国共产党的掩盖活动对世卫组织的影响以及中国共产党的掩盖活动对全球反应的影响。

报告写道,目前除了欧盟委员会外,澳大利亚、日本、新西兰、瑞典和台湾等政府已公开表示支持对疫情进行独立调查。

此外,报告建议美国总统、国务卿利用美国在国际组织中的发言权、投票权和影响力寻求针对《国际卫生条例》进行更多改革,包括要求会员国提供的信息、世卫组织针对非官方的卫生事件报告有进行调查和告知成员国的义务以及修改世卫组织宣布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程序。

不过,报告认为,尽管世卫组织未能遵守《国际卫生条例》,善尽其职责,履行对会员国的义务,但“我们不认为美国退出或建立一个与世卫组织分庭抗礼的国际组织是一条正确的前行道路。”

报告最后提到,无论是2003年的萨斯病毒,还是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还是造成此次全球大流行病的真正成因,仍有许多悬而未决的疑问。尽管这份报告为初步阶段性的调查结果,但已经有些事实可以确定—“毫无疑问的是,中国共产党在此次疫情中积极从事掩盖活动,目的在于混淆数据、隐藏相关公共卫生信息并打压试图向世界发出警告的医生和记者。”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