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4 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呼之欲出的美印太战略(一):新瓶装旧酒?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印度总统府会见印度总理莫迪(2017年10月25日)

在美国总统川普启动对亚洲的首次访问之际,一个以华盛顿、新德里、东京和堪培拉为重心的民主联盟抗衡中国这个非民主崛起大国的印太战略呼之欲出。美国专家认为,这个战略并不是什么新概念,而是美国与亚洲进行接触的一个传统战略框架。

蒂勒森首提“印度-太平洋”

最近一段时间,外交观察人士注意到,自从美国国务卿蒂勒森10月18日在华盛顿智库国际战略与研究中心发表 “界定下世纪的美印关系”的演讲中首次提出了一个“自由与开放的印度-太平洋”的提法后,川普政府的官员就开始统一用“印度-太平洋”来取代奥巴马时代的“亚太”。

蒂勒森在演讲中说,包括整个印度洋、西太平洋以及它们周边国家的印度-太平洋将是21世纪全球最为重要的部分。他说,美国需要与印度进行合作来确保印-太是一个日益和平、稳定与繁荣的地方,以使它不成为一个混乱、冲突和掠夺式经济的地区。

他说:“世界的重心正在转向印度-太平洋的心脏地带。在和平、安全、航行自由以及自由与开放架构方面都有着共同目标的美国与印度必须作为印度-太平洋的东西两个灯塔以及引导该地区实现其最大潜力的左右舵。”

在提升美印战略伙伴关系的同时,蒂勒森说,我们应当欢迎那些要加强法治并进一步推动该地区繁荣与安全的国家,尤其应当与印度-太平洋民主国家进行更多的接触与合作。

川普访问亚洲期间正式出台新印太战略

华府观察人士说,与奥巴马总统2009年访问澳大利亚时提出他的向亚太再平衡战略一样,川普总统将在越南参加亚太经合组织峰会时发表的演讲中正式出台美国的新印太战略。

印太战略源自安倍的‘四方民主联盟’

在东京附近的高尔夫球场俱乐部共进午餐时,唐纳德·川普和安倍晋三在白色球帽上签名,帽子上印着“唐纳德和晋三使同盟更伟大”(2017年11月5日)
在东京附近的高尔夫球场俱乐部共进午餐时,唐纳德·川普和安倍晋三在白色球帽上签名,帽子上印着“唐纳德和晋三使同盟更伟大”(2017年11月5日)

曾经在小布什总统任内担任国安会亚洲事务高级主管的格林(Michael Green)认为,建立一个自由与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是川普总统此次亚洲行的一个整体主题,但这个战略的基本想法源自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最早可以追溯到19世纪最重要的美国战略家、海权论的鼻祖阿尔弗雷德·赛耶·马汉(Alfred Thayer Mahan)。

他说:“这是美国与亚洲进行接触的一个相当传统的战略框架。它实际上是一个日本的想法,是安倍首相提出的一个概念。我想川普政府也会对你这么说。这个想法是,日本将把它的战略维系在印度、澳大利亚和美国这些大的海洋民主国家上。”

曾经担任过美国副总统戈尔的副国安顾问以及太平洋司令部首席政策官的维斯(William Wise)也表示,印度-太平洋的概念几年前就提出来了。

他说:“这是意识到,亚洲是一个不仅包括东中国海、南中国海和太平洋,也包括印度洋的宽广地区;而且印度以及印度洋沿岸国家是一个更为广泛的经济与政治规划的重要组成部分。”

2007年,在安倍晋三的倡议下,美、日、印、澳四国举行了四边安全对话。中国当时提出了抗议。澳大利亚在陆克文担任总理时退出了这个安排。

不过,安全问题专家指出,虽然目前四国还没有以同盟的形式进行安全合作,但是从多方面看来,上述几个国家中以双边、甚至三边形式出现的正式或是非正式合作已经形成,而且合作的步伐最近几年在加快。

2016年2月,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上将(Adm. Harry Harris Jr.)在参议院作证时提议重启由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海军组成的非正式战略联盟。

在夏威夷的美军太平洋司令部,美国总统川普参加简报会,也与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哈里斯上将(左)会晤(2017年11月3日)。
在夏威夷的美军太平洋司令部,美国总统川普参加简报会,也与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哈里斯上将(左)会晤(2017年11月3日)。

在川普访问亚洲期间,美、印、日、澳将举行四边会议,这是几年来首次举行这样的会议。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最近表示,她欢迎举行这次会议,目的是“把我们在国际法和基于规则的秩序受到尊重的印度-太平洋地区的机会最大化”。

印太战略与四方联盟的区别

不过,国际战略与研究中心东南亚项目主任希莱特(Amy Searight)认为,川普政府的印太战略与这个四方联盟有区别。

她对美国之音说:“它是自由与开放的印度-太平洋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因为蒂勒森所谈论的以及国家安全委员会所考虑的自由与开放的印度-太平洋也包括与关键的一些东南亚国家进行真正的接触。它要更为宽泛,而不只是与这三个国家合作,而是与整个区域内的国家合作,但以这四个国家为核心来推动国际准则与规范。”

美国国务院东亚局的外交官布莱克伍德(Richard Blackwood)日前在一个讨论会上也表示,川普政府的印太战略视野更为宽广。

他说:“它显示了川普政府对该地区的重视,从更广阔和整体的角度来看待这个地区,把所有发挥作用的国家以及新的现实都考虑进来,试图有一个更大和更为宽阔的视野。”

意在制衡中国?

尽管这位国务院官员没有解释他所说的“新的现实”是什么,但分析人士普遍认为,这个新的现实指的就是蒂勒森国务卿在演讲中所提到的南亚民主大国印度与美国在全球范围内战略利益的日益趋同,其中包括不想让一个强势的、不那么遵守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中国主导亚太地区。

华盛顿研究机构史汀生中心东南亚项目主任艾博(Brian Eyler)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这种提法的改变反映了川普政府对中国与印度的不同看法。

他说:“我想,把这个地区的提法改成印度-太平洋意味着,我们对整个区域所做思考的改变、大国所扮演的角色改变以及中国和印度这些正在崛起的大国如何相互作用来推动一个更为和平与稳定的地区。”

国际战略与研究中心亚洲事务副总裁格林认为,小布什总统上任后首次把东亚与南亚交由国安会亚洲事务高级主管来负责,其用意就是以印度来平衡而不是遏制中国。

他说:“原因在于,我们想要把印度当作针对中国的总体力量平衡的一部分。没有人预期印度会遏制中国。我们只是想要一个对我们有利的均衡。”

白宫官员:不是要遏制中国

白宫一位高级官员11月5日在对媒体进行吹风会时为川普政府改用印度-太平洋的说法进行了辩护,说这个提法“抓住了允许我们的安全与繁荣得以继续的自由海洋公共资源的重要性”。

这位官员说:“一个自由与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反映了这种愿景,即我们希望看到稳定的继续。我们要重申我们对该地区继续的稳定的承诺,允许航行自由、市场机制与自由市场来推动该地区的繁荣。”

但是这位官员否认这是为了遏制中国。

这位官员说:“遏制,当然不是。”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