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2 2017年6月24日 星期六

韩国星期二总统选举的结果可能再次改变东北亚地缘政治格局。美国保守派分析人士认为,文在寅的当选可能会改变一切,包括美韩同盟关系以及美国对朝鲜的策略。但是也有专家认为,尽管韩国对朝鲜的政策会发生很大的改变,但是受现有机制的制约,美韩关系以及韩国与其他国家的关系不会发生巨变。

文在寅: 在朝核危机上扮演更积极的角色

韩国新总统文在寅星期三在国会发表的就职演讲中承诺将在通过对话解决朝核危机方面扮演一个更为积极的角色,并表示如果时机合适的话,他愿意与有关各方举行会谈,包括与金正恩举行会晤。

他说:“我将急迫的试图解决这个安全危机。如果需要,我会直接飞往华盛顿。我会去北京和东京,而且条件成熟的话,也会去平壤。”

星期三宣誓就职的文在寅在讲话中也承诺要进一步加强与华盛顿的同盟关系,并表达了尽早会晤美国总统川普的急切意愿。

文在寅与川普通电话 接受访美邀请

川普星期三与文在寅通电话,祝贺他当选。白宫的声明说,两位总统同意“继续强化美韩同盟并深化两国之间持久的友谊”。川普还邀请文在寅早日访问华盛顿,文在寅总统接受了邀请。

日本媒体的报道说,双方的通话持续了大约30分钟。文在寅对川普优先关注停止朝鲜的挑衅及其核项目表示赞赏。他还说,与美国的同盟是韩国外交和安全政策的根基,而且将继续是如此。川普说,他会派遣一位高级官员前往韩国,讨论文在寅访美事宜。文在寅表示,一旦他向美国派遣了特使,他愿意与川普会面,尽快坦率的交换意见。两人没有涉及美国在韩部署萨德反导系统的问题。

文在寅推出新版的“阳光政策”?

现年64岁的文在寅是一位朝鲜难民的儿子。在担任前总统卢武铉的秘书长时,他推动了南北朝鲜领导人的会晤并信奉与朝鲜接触的“阳光政策”。他主张首先向朝鲜表达善意,希望通过经济一体化的承诺来缓解紧张局势。这位新总统曾经在一次竞选活动中表示,虽然上次尝试失败了,但这并不意味着在和朝鲜喜怒无常的33岁领导人打交道时会再次失败。

分析人士预计,文在寅就任后会推出新版的“阳光政策”,其中包括恢复与朝鲜的经济联系来推动内部的改变、重新开放开成工业园区、恢复南北韩家庭的定期团聚以及允许韩国非政府组织恢复对朝鲜的人道主义协助。韩国的自由派人士也意识到,朝鲜在核武与导弹发射系统方面所取得的进展限制了只通过接触来推动改变的前景,但是他们仍然认为,这样的接触对于避免冲突是至关重要的。

文在寅本人对《金融时报》表示:“除了更强的制裁和施压以外,如果我们全面推进积极接触,包括与北韩对话,平壤政权也许会改变其道路。”

分析:文在寅的对朝立场与川普截然不同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文在寅在如何对待朝鲜的问题上与川普政府现有的策略有着很大的不同。

川普目前对朝鲜的策略是向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政权施加最大的压力,包括斩断其资金来源,部署新的导弹防御系统,把军舰派到朝鲜海岸,并加速通过网络袭击的方式来破坏其导弹计划。

章家敦:韩国不再是美国可信赖的盟友

美国保守派联盟基金会的资深研究员、专栏作家章家敦(Gordon Chang)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文在寅的当选对东北亚地缘政治会带来很大的改变。

他说:“我认为,文在寅的当选几乎改变了一切,因为韩国不再是美国可信赖的盟友。韩国有自己的想法,这些想法与川普的很不一样。我们会看到美国与韩国的对朝政策出现偏离。”

这位《核摊牌:朝鲜挑战世界》一书的作者认为,美国与韩国接下来会进入一个困难时期,双方将不得不通过外交手段,讨论过去10年来都没有触及的话题。

章:美韩对朝政策偏离有严重后果

在他看来,这种政策偏离会带来严重的后果。

他说:“有这样一种真实的可能性,即我们将不再是盟友。它的影响是,如果文在寅取消萨德反导系统,川普很可能决定朝鲜对韩国的攻击不再是美国的主要关切。”

他说,美国没有对朝鲜使用军事手段来阻止它的核武项目,原因在于美国担心它会对韩国发动袭击。如果韩国被认为不再是美国可靠的盟友, 那么这种制约可能会消失。

章家敦还指出,文在寅在就职演说中谈到加强韩国独立的防御能力,尤其是在导弹防御领域,而没有怎么谈与美国的关系。在他看来,美国应当对文在寅使韩国偏离美国感到担忧。他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不清楚这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

麦克伊:与朝鲜的互动不同,但不会发生巨变

美国空军退役的韩国事务专家、独立评论人士麦克伊(Robert McCoy)认为,韩国新总统的对朝政策将会发生很大的改变。

他说:“我可以看到,韩国与朝鲜的互动将会有明显的不同,而这会给美国现任总统川普带来一些问题。”

不过他不认为文在寅的当选会导致出现一些分析人士所宣称的那种巨变。

他对美国之音表示:“有关美国与韩国以及韩国与其他国家关系的制度性安排很到位。我不认为这会受到个人个性的太大影响。”

章家敦说,他也倾向于认为,韩国军方与官僚体系会对文在寅形成制约,使他调整自己的看法。

斯坦卡荣:阳光政策不会像预期那样的强劲

韩国经济研究所负责国会事务与贸易的高级主任斯坦卡荣(Troy Stangarone)对美国之音表示,尽管文在寅曾经是卢武铉的秘书长,但他们毕竟不是同一个人,不见得会采取与卢武铉同样的政策。

他说:“认识到这一点很重要,即这次选举是围绕弹劾、腐败以及失业等国内问题展开的。他所处的政治环境是,他的党不掌控国会,他需要保守派的支持来推动他的国内议程,而国内问题最终比他的朝鲜议题更为关键。因此,当你把这些因素都考虑进来的时候,你会开始明白文在寅为什么支持某种形式的接触以及某方面的阳光政策。估计他的阳光政策不会像很多人所预期的那样强劲有力。”

专家:韩国加强自身防御能力是好事

对于文在寅所主张的加强韩国自身防御能力的问题,懂韩语的麦克伊与章家敦也有不同看法。在他看来,这其实是一件好事。

他说:“朝鲜问题到了需要用新手法来解决的时候,韩国政府愿意为自身的防卫而承担更大责任,我认为是一件好事,是一件必要的好事。”

韩国经济研究所的斯坦卡荣也认为,加强韩国的自卫能力是文在寅与朝鲜进行接触策略的关键。

他说:“如果他想要与朝鲜接触,他需要改善韩国的防御能力,这样可以回到一种军事平衡状态,使朝鲜不认为它可以对韩国进行恫吓。”

这位分析人士认为,韩国加强自身防卫能力对川普也是有吸引力的。

他说:“这也会使他在华盛顿这里有更多的可信度,因为他在为与朝鲜进行接触作铺垫的时候也在加强自身的防卫。这向华盛顿表明,他致力于韩国的防御。”

韩国与中国在朝鲜问题上趋于一致

《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说,随着文在寅的当选,韩国和中国在如何对待朝鲜问题上现在基本形成了一致,即努力维持现状,避免可能导致东亚混乱的敌对状态。

中国承诺对朝鲜施加更大的压力,希望通过实施联合国安理会的制裁迫使平壤回到谈判桌上,最终冻结朝鲜的核武器和导弹武器库。

文在寅也支持恢复六方会谈,目的是通过分阶段的谈判来实现一个“相互军控协议”来建立一个无核的朝鲜半岛,谈判可以从朝鲜停止进行新的核试验作为开始。

在部署萨德的问题上,文在寅与中国的立场也更为接近。

美国为了防范朝鲜的导弹威胁而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引起了中国的强烈反对。文在寅在竞选期间也反对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但他的这个立场后来有所改变。到目前为止,文在寅对这个问题很谨慎。他没有威胁要拆除萨德系统,而是承诺要认真的与华盛顿和北京谈判,来缓解中韩在这个问题上产生的矛盾,希望结束中国为抵制萨德而对韩国发起的经济报复。

分析:文在寅当选为中韩解决萨德问题提供了机会

韩国经济研究所的斯坦卡荣与韩国各界人士,包括文在寅的人马有很多接触。他认为,文在寅的当选为中韩双方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提供了契机。

他说:“你有一位新总统,这是一个新开端。在某种程度上,新总统会让你超越过去。随着文在寅的当选,中国也许会在这个问题上更有弹性,而文在寅也许可以在其他问题上对中国展现更多的弹性。”

不过斯坦卡荣认为,在韩国部署萨德基本上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因为它事关韩国的国家安全,而且60%的韩国民众支持部署萨德。他说,文在寅对萨德的反对主要是一个程序上的问题,认为它当初的部署没有经过国会的严格审核。

习近平:愿意“妥善处理分歧”

在文在寅当选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向他发出了贺电,表示北京愿意与首尔一起“妥善处理分歧”。中国外交部还表示,希望韩国新政府注意“中国的安全关切”。

文在寅当选如何影响美中在朝核问题上的合作?

至于文在寅的当选会如何影响美中两国目前在朝鲜问题上的合作,韩国经济研究所的斯坦卡荣认为,鉴于川普总统把北京在朝核问题上的合作与美中经贸问题挂钩以及韩国新总统刚刚上任,中国目前正在采取观望态度。

他说:“这里有一个很微妙的平衡。如果北京在接触方面比华盛顿或是首尔行动更快,你可能会看到美国在经济方面进行抵制,我想这是北京希望避免的。目前,我预计北京继续尽可能正常的与川普总统打交道,就像他们到目前为止所做的那样,直到他们清楚的看到华盛顿或是首尔的政策发生改变。”

斯坦卡荣认为,文在寅可以从南北韩家庭团聚以及让朝鲜参加2018年在韩国举行的冬奥会等方面着手,让北京说服平壤。他说,这些接触是华盛顿可以接受的,也应该会得到北京的支持与合作。

前国务卿康多丽扎·赖斯的政研室主任戈登(David Gordon)也认为,文在寅的当选其实可以协调美中在朝鲜问题上存在的分歧。

戈登星期三在布鲁金斯学会的一个研讨会上表示:“文在寅当选带来的讽刺意义在于,他的当选能够使美中两国在今后如何解决朝鲜核问题上的看法更容易得到调和。”

平壤目前还没有对文在寅的当选做出反应。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