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19 2017年11月19日 星期日

韩连潮:“通俄门”最终会通向哪里?


俄罗斯圣彼得堡礼品店出售的俄罗斯传统木制套娃,有川普总统和普京总统的图像(2017年1月20日)

编者按:这是韩连潮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川普总统执政蜜月随着其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弗林将军的被迫辞职而提前结束。然而由所谓“通俄门”事件引发的争斗还远未收场,其过程和结果或将影响美国的权力平衡和未来的外交政策。

最近,因被揭在竞选期间两次与俄罗斯驻美大使会晤,司法部长塞申斯不得不表示回避美国执法当局就俄罗斯被控插手2016年美国大选一事的调查,而川普总统前两天爆出奥巴马政府竞选期间在川普大楼电话上安装窃听器的丑闻,更让“通俄门”成为美国政治和政策之争的漩涡中心。

点燃“通俄门”火药桶的是去年大选后作为川普过渡团队的弗林与俄国驻美大使斯利亚在12月29日(奥巴马宣布对俄制裁的当天)的一通电话。据称,弗林与俄大使讨论了奥巴马总统因俄国利用网络黑客干涉美国大选即将实施的制裁。电话被美情报部门录音。此事被人向媒体披露,弗林开始一再否认,副总统彭斯也为其公开辩护。后来,弗林承认无意中没有向彭斯讲述全部情况,在各方的压力下,川普以他失去信任为由要求其辞职。

我不相信阴谋论,也不是川普的粉丝,但认为导致弗林下台的 “通俄门”事件的确蹊跷诡秘,值得跟踪分析。

我认为,从目前披露的事实来看,华盛顿似乎有个民主党的影子政府,他们与共和党建制派中反俄势力结为联盟,企图从内部搞垮川普政府,改变川普亲俄的外交政策。他们中有人真诚地相信川普上台是俄国干涉的结果,窃取了本应属于希拉里•克林顿的总统之职,将给美国民主带来最大威胁,川普亲俄的外交政策也会损害美国根本利益。不过,为维护自己和官僚独立王国的权力和利益而参与倒弗的也大有人在。

我们知道弗林与俄国大使通话及其内容均属美国核心机密,知道这一信息都是奥巴马政府的高级官员,他们有责任保守秘密,任何形式泄露这些秘密都违法美国法律,要受到罚款和监禁的惩罚。

我所看到的资料显示,早在川普接手白宫之前,一名奥巴马政府高官就向《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伊格纳图斯透露了弗林29日与俄大使的电话沟通的情况。伊格纳图斯1月12日发文质疑和指责弗林破坏了美国对俄制裁措施。次日,3名未透露姓名的奥巴马政府高官向路透社泄露更为详细的机密信息,披露弗林在29日当天和基斯利亚打了5通电话。

令人颇为疑惑的是,奥巴马交班的前一天(1月19日),他召集国家情报总监克拉珀、中情局局长布伦南和代理司法部长伊茨、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等人讨论所谓的通俄门事件。据称会议的议题是决定应否警告川普团队,科米以会影响正在进行的调查为由而不赞成通报。问题是为什么要瞒着第二天就成为总统的川普?川普作为行政首脑有权了解所有信息,包括正在调查的案件。

泄密并未到此为止,川普风光接班第三天,未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再次向《华尔街邮报》通风报信,称美国反间机构正在调查国家安全顾问与俄罗斯官员之间的通话。白宫的新闻发言人继续否认弗林电话,直到1月26日,司法部的伊茨正式警示白宫,称弗林在与俄大使电话问题上的言行不一可能被他国政府要挟。几天后,川普因伊茨拒绝在联邦法庭为其入境禁令抗辩而解除了她的职位。2月13日,《华盛顿邮报》立即报道了她警告白宫的高度机密信息。此前《华盛顿邮报》还透露,有9名现任和前任政府官员先后向其泄密。

国会民主党议员借此机会发难,强烈要求川普解除弗林的职位,并向国会共和党施加压力,坚持成立两党和独立委员会立案调查通俄门事件。川普不得已于本月13日将弗林解职。

无独有偶,政府官员不仅泄露弗林的信息,连川普总统与墨西哥总统和澳大利亚总理的谈话全文记录等其他绝密信息也被他们向媒体公布。

由此可见,无论弗林的做法是否合法,这样多的政府官员集体向媒体向泄密事件前所未有。他们的泄密行动似乎是有组织、按计划一步步实施的。不管这些泄密官员的初衷好坏,他们的做法违反了美国法律,背离了政府官员宣誓要尽职捍卫的原则,必须予以追究。

此外,我认为影子政府主导的一系列泄密活动已经造成负面后果,其严重程度还有待评估,但至少这些活动可能使得美国在俄国的情报资产受到重创。俄罗斯媒体1月26日报道称,俄国以叛国罪逮捕了联邦安全局网络情报部门信息安全中心主任米哈伊洛夫和另一名雇员,同时被捕的还有一位知名网络安全专家。美国媒体报道称俄国政府指控他们三人为美国充当特工,向美国提供了俄国黑客攻击的信息。

当然,弗林在此事的确有过失。他没有全面地向副总统以及白宫团队的其他人通报与俄大使电话的真实内容。川普自己也有责任,因为他知道内情后,仍然替弗林打掩护。不过,这是川普团队内部协调问题,并不违反法律。

左翼媒体指责弗林破坏了当政政府的外交政策,触犯了《罗根法》,这是很可笑的。我们知道《罗根法》是两百多年前联邦党人打击杰弗逊民主共和党制定的一项法律,早已被人遗忘。1798年,信奉和平主义的贵格教会成员、民主共和党人乔治•罗根为了终止美国和法国之间的短暂冲突,前往巴黎寻求和平,而当他回美时,发现联邦党人已经通过了一项法律将公民以私人身份所做的外交斡旋定为罪行。然而,该法律从1799年制定至今没有一人因违反此法而被追究过。

美国建国初期,由于历史的原因,对政治上不同意见的容忍度是比较低的。《罗根法》反映了当时的现实。而时过境迁,20世纪以来对宪法第一和第五修正案中言论自由的解释和保护,让这一法律违宪过时。尽管我们并不了解弗林与基斯利亚的电话内容,也不知道谁授权他电话联系,但是可以肯定,弗林不是纯粹的公民,他是以候任总统川普的国家安全顾问身份来活动的。与各国官员联系是他在过渡期的工作,即使他谈到川普政府将重新审视对俄制裁也是正常的,因为他将马上接手安全工作。新政府完全不必继续前政府的任何政策。过去里根团队在竞选期间据报曾与伊朗霍梅尼政权接触,谈判释放美国人质。奥巴马在其2008年竞选期间也曾周游列国,会见各国政要,与他们进行了改变包括“反恐战争”在内的布什政策的实质性讨论。

弗林与俄国大使电话沟通的直接结果是,俄国没有像惯常实行对等报复,避免了两国关系恶化的升级,为川普重新启动和改善美俄关系奠定了基础,应当说是件好事。弗林有三十多年的情报生涯,他不是傻瓜,知道可以说什么,不可以说什么。

事实上,作为参议员的塞申斯同样可以会晤任何外交使节,讨论外交政策。况且民主党国会领袖们也曾多次与俄国领导人会晤。对此,川普总统在其推特多次发文指认。所以,我认为所谓通俄门和尼克松水门事件之间没有可比性,除非证明在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川普和普京合谋干涉和影响选举,不过从目前情报部门的报告来看,并不存在这样的证据。相反,如果竞选期间奥巴马政府的确在川普的电话上安装窃听器,“通俄门”就可能演变成另一个水门事件。虽然,川普没有直接提出证据,我以为,他作为总统大概是不便透露情报来源。

我们知道,弗林在奥巴马政府期间被以管理不善为由被解除了国防情报局局长之职,转而投入川普竞选,赞同川普反华盛顿建制的“排干沼泽”政策,要下重手重组美国情报机构,包括中央情报局和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因而引发情报机构的官僚们的担忧。另外,美国情报部门和外交政策制定者,以及国会共和党建制内反俄势力长期以来将俄国作为美国安全的最大威胁,很难从其惯性思维中跳出来,故而成为民主党影子政府的同路人,积极参与倒弗活动,以便挫败川普的亲俄政策。

影子政府利用川普新手上路经验不足,违法泄密,成功倒弗,等于砍掉了川普的得力右膀,又成功地让司法部长回避对俄调查,不仅保住了自己的既得利益,减缓了美俄改善关系的势头,而且进一步增加了民众对川普执政合法性的质疑,让国会民主党在美国的权力游戏中得了重要的一分。

事实上,影子政府对川普政府的反对、抵制和破坏,并不限于情报部门,各个联邦机构似乎都有其成员积极活动。作为政府官员,你可以不赞同川普的政策及其执政理念,但应合法反对,而不能非法破坏。

毫无疑问,俄国对美国大选的干涉是违反国际法律规则的,侵害了美国民主,必须认真查清;然而,我以为影子政府对美国民主破坏性更大,我们必须对此保持高度警觉。

最后,没有人能肯定“通俄门”最终会通到何处,但种种事实表明,该事件水落石出之日,就是影子政府受审之时。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