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6 2019年5月19日 星期日

华为“后门”风波不断 美国会的担忧有证据吗?


华为公司在广东深圳展厅的公司标识。(资料照)

过去几个月来,围堵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在全球的5G设备势力扩张几乎已成为国会两党普遍共识。华盛顿指责华为是中国政府的一部分,可用来进行间谍或破坏通信网络,华为对此多次予以否认,并反击美国的指控缺乏事实证据。美国到底是否握有华为的设备留有 “后门”的具体证据?

来自西维吉尼亚州民主党籍参议员曼钦(Sen. Joe Manchin, D-WV)在上一届国会曾是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成员,虽然他目前不在本届国会情报委员会任职,但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明确答称,美国拥有华为“后门”的证据。

“是的,我们有证据,”曼钦参议员说。“我非常担忧,我支持大力限制华为运作。”

不过,记者追问下,曼钦不愿具体说明证据内容。“我曾经是情报委员会成员,那里的资讯都是高度机密,但我所看见的已足够说服我,”曼钦说。

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属于国会特选委员会,职权包括进行调查监督工作,并撰写报告进行研究,委员会成员有义务对于情报来源提供的信息守口如瓶。因此,多位现任情报委员会成员基本不愿具体回答是否直接掌握了华为具有通往中国政府“后门”的问题。

来自新墨西哥州的民主党籍参议员海因里希(Sen. Martin Heinrich, D-NM)面对美国之音提问时多次以保护情报委员会的机密为由而拒绝回答。

“基于我们在情报委员会的角色,我不愿对此(华为是否有后门)进行评论,”海因里希说。

然而,议员们指出,华为公司与中国政府无法切割的关系是令人担忧的关键点。

佛罗里达州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鲁比奥接受美国之音采访。(2019年3月6日)
佛罗里达州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鲁比奥接受美国之音采访。(2019年3月6日)

“(有没有证据)这是不相干的,我们不需要证据证明其存在,我们只需要知道这样的能力是存在的,”来自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籍参议员鲁比奥(Sen. Marco Rubio, R-FL)对美国之音说,“中国政府控制着企业,这和西方企业必须依法向他们的股东负责是不同的。”

路透社报道说,国际电信联盟(ITU)秘书长、前中国邮电部专家赵厚麟4月5日向媒体表示,美国对华为5G设备的安全指控是受政治和贸易驱动,而非基于事实证据。赵厚麟说,目前为止,他还没看到任何证据能证明美国对华为的指控。

不过,多位国会议员对这样的说法不以为然,他们称对华为安全风险的担忧不单是有没有直接证据的问题。

来自缅因州的无党籍参议员安格斯.金(Sen. Angus King, I-ME)表示,作为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成员,他无法透露美国政府是否手上握有证据,但美国有义务告诉其他国家华为的风险何在。

“也许不一定是技术上的证据,也许只是华为和中国政府间的紧密关系以及中国法律要求所有信息中央化,那是担忧所在,”安格斯.金对美国之音说。

来自德克萨斯州共和党籍参议员科宁(Sen. John Cornyn, R-TX)也是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成员,他直指中国共产党的党领导一切的体制才是真正令人不安的关键。

“基本在于中国共产党实际上在主导中国,他们在私营领域、军事领域和公共领域之间是没有区分的,”科宁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

“他们会利用所有机会来监控他们的对手,我认为这才是真正存在的结构性问题,”他说。

英国政府通信总部(GCHQ)下属的国家网络安全中心(National Cyber Security Centre)最近发表报告称,华为的软件工程和安全流程有“潜在的缺陷”。政府或独立的黑客可以利用这些缺陷,从而构成国家安全威胁。不过,这份报告并未认定华为的产品存在“后门”,从而帮助中国政府支持的间谍活动,报告也没有建议英国政府把华为排除在建设英国5G移动通信网络之外。

尽管如此,报告中所提到的“潜在缺陷”似乎印证了美国国会称华为产品具有风险是有道理的。

来自马里兰州民主党籍参议员范.荷伦(Sen. Chris Van Hollen, D-MD)也认为这种“潜在缺陷”指的就是华为和中国政府的关系。他说:“整体问题是中国掌控了大部分的电信公司,像是华为,这显然是个担忧。”

华为创办人任正非今年2月在接受BBC专访时称,他不会冒险允许公司参与间谍活动,“不会冒险做这种会遭致我们国家和全球客户厌恶的事情,”也不可能去安装后门。

不过,这样的说法并不为美国议员买账。鲁比奥议员说,他对华为的担忧建立在该企业与中国政府之间千丝万缕联系所带来的风险和两者间明确主从关系的事实上。

“在中国,无论政府要求公司做什么,他们就必须做,”鲁比奥说。“全世界任何一家科技公司、任何一家电信公司,如果他们选择那么做的话,他们都有能力收集顾客的资讯。而如果情况是,假如中国政府提出要求,公司按照法律就必须这样做,而且公司是受政府控制的,这本身就是证据了。”

根据2017年中国通过的《情报法》第七条规定要求,中国国内任何组织和公民要依法支持、协助和配合国家情报工作。

资料照:在捷克共和国布拉格一家大型购物中心内的华为广告。(2018年9月29日)
资料照:在捷克共和国布拉格一家大型购物中心内的华为广告。(2018年9月29日)

预计,美国将在下个月于捷克首都布拉格召开的会议上继续要求盟国采用共同的安全和政策措施,阻挡华为公司企图成为主导全球新一代5G移动网络发展的领先地位。

许多美国议员仍不愿透露国会接下来将采取什么样的立法措施来限制华为。不过,鲁比奥再三明确表示,他认为行政部门无论如何都必须抵制华为在美国的运作,并称华为乃至所有中国电信公司都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系统性的风险”。

“这些公司到头来都受制于中国政府,而中国政府在世界各地参与了广泛的、密集的间谍活动,他们收集商业实体、军队、研究机构和个人等一切信息,”鲁比奥说。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