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1 2019年3月26日 星期二

美中贸易协议变数多 美议员有信心没把握


艾达荷州共和党籍参议员克拉珀(Sen. Mike Crapo, R-ID)、阿拉巴马州民主党籍参议员琼斯(Sen. Doug Jones, D-AL)、路易斯安那州共和党参议员肯尼迪(Sen. John Kennedy, R-LA)接受美国之音采访。

美中两国看在3月底之前敲定贸易协议的希望似乎变得渺茫。特朗普总统星期四(3月14日)说,“我们在今后三到四个星期就能知道结果了。”尽管有消息称,双方谈判进入最后关键阶段,正具体磋商协议文本,不过,美中两国在诸多问题上据信仍存在严重分歧。

美国国会对于这场已进行多月的贸易谈判可说是“雾里看花”。参议院几个委员会的重要成员对美国之音表示,他们无法明确掌握美方与中方会谈的细节,行政部门也鲜少对外界透露有关的会谈进度。对于全球前两大经济体是否能最终达成贸易协议,国会里几乎人人是有信心但没把握。

混杂的信号

好几位议员说,他们得到的是“混杂的信号”。

参议院外交委员会重要成员、来自马里兰州的民主党籍参议员卡丁接受美国之音采访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0:25 0:00

​参议院外交委员会重要成员、来自马里兰州的民主党籍参议员卡丁(Sen. Ben Cardin, D-MD)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我们接收到混杂的信号,美中谈判肯定有正面进展,但我们也知道这不是个简单的问题。”

“我不知道,我听到混杂的信号,我认为双方很有机会能达成协议,”来自阿拉巴马州的民主党籍参议员琼斯(Sen. Doug Jones, D-AL)说,“不过,问题是这项协议是否能真如总统所设定的那样对美国有利?我希望是个好的协议,但我不知道,有关这方面的讨论很少,我们只能静观其变。”

参议院银行业委员会主席,来自艾达荷州共和党籍参议员克拉珀(Sen. Mike Crapo, R-ID)也对美国之音表示,他不清楚具体细节。

“我看了很多相关新闻报道,有些说有实质进展,有些说没有,所以我也无法提供你更多信息,无法告诉你我们距离协议有多近或多远。我认为目前听起来是我们取得了些进展,双方逐渐在贸易协议上达成一些共识,我也希望是这样发展,”克拉珀议员说。

仍有“重大问题”待解

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星期四(3月14日)表示,由于美中贸易谈判仍在进行磋商,特朗普总统与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的贸易峰会不会如早前预期的于3月底召开。此前两天,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出席参议院金融委员会听证会时称,美中贸易谈判仍有“重大问题”需要解决,目前无法预测何时,亦或是否将达成贸易协议。

随着特习会日期未定,美中贸易仍存在“重大问题”有待解决,各界热议的美中贸易协议目前似乎仍充满许多变数。多位国会议员担心,特朗普总统将会为了与中国达成协议而松动对中国不平等贸易行为的强硬姿态。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Senate Minority Leader Chuck Schumer, D-NY)星期四(3月14日)在院会发言时称,前白宫首席经济顾问科恩(Gary Cohn)在一档网路广播节目中提到特朗普总统“急切地”希望达成贸易协议,这令他深感忧虑。

舒默说在院会发言向特朗普喊话说:“中国比我们更急于解决问题,虽然对中国课征关税将中国带上谈判桌也对我们造成伤害,但中国更急。”

民主党领袖吁特朗普坚持立场

自特朗普总统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越南举行第二次峰会后,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过去两个星期几乎场场院会致词都提到中国以及美中贸易谈判,大力呼吁特朗普总统站稳对中国贸易行为采取的强硬姿态。

“我希望这些(莱特希泽所称的)‘重大问题’指的是中国对我们所做的那些最关键、最实质的事情,这不单是大豆或进口的问题,也不是贸易平衡的问题,”舒默本周三发言时说。“现在讨论的是中国窃取美国经济伟大地位的问题。中国能够将产品大量贩卖到美国,而不让我们美国产品在中国自由销售,或者要以其他不划算的条件下来交换,例如要求我们把知识产权和专有技术交给中国或那些由政府控制的公司。”

卡丁议员在回答美国之音时说:“我担心的是,为了达成协议,我们会选择接受一个比较温和的方案,但我们需要的是在贸易领域取得重大双边共识,争取公平的竞争环境,美中关系在这方面的问题相当严重,我们需要解决。”

民主、共和两党议员皆称,美中贸易问题不单纯是经贸不平等,还包括其他领域的分歧。参院银行业委员会民主党成员琼斯参议员说,“我们需要有公平的贸易,科技方面的问题也应该要纳入其中。我希望我们能为美国达成好的协议,同时我也希望确保我们阿拉巴马州的农民和制造业能进入中国的市场。”

“美中两国能解决议题并建立更公平、平衡的贸易关系是很重要的,之后才能继续向前,建立强大的市场,”参议院银行业委员会主席克拉珀议员说。

来自密苏里州的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布朗特(Sen. Roy Blunt, R-MO)对美国之音表示,“我们也希望与中国恢复贸易,但与此同时也盼望中国能消除我们很多人都有的担忧,包括所有权问题、知识产权问题,还有其它议题,这些问题使得我们觉得与中国贸易很难有公平的关系。”

不过,来自德克萨斯州共和党籍参议员科宁(Sen. John Cornyn, R-TX)在回答美国之音时也表示,一项贸易协议并无法解决所有美中之间的所有分歧,后续应该还会有更多讨论。

“这项贸易协议不会解决我们与中国的所有问题,”科宁参议员说,“他们窃取我们知识产权,在这方面他们非常咄咄逼人,所以我不认为一项贸易协议会是我们解决与中国这些问题的最终方案,但如果总统能谈出些好的结果,解决些问题,减少或是取消部分那些影响美国农业和其它领域的关税,那会很有帮助。”

要准备好走人

也有共和党议员认为,特朗普应该比照与朝鲜会谈的态度,若无法与中国达成一份好的协议,特朗普应该要离开谈判桌。

“我希望美中两国总统能取得共识,如果没有的话,或是如果无法符合美国及全球经济的最大利益,我们的总统应该要选择离开谈判桌。有时候离开谈判桌比为了达成协议而妥协还要好,”来自路易斯安那州的肯尼迪参议员(Sen. John Kennedy, R-LA)说。

民主党议员同样在参议院金融委员会星期二的听证会上向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施压,要求行政部门在与中国贸易问题上保持强硬姿态,甚至要求莱特希泽承诺,除非中国真的做出实质改变,并能展现出来,否则美国将一直对中国施加关税。不过,莱特希泽拒绝透露美国政府是否将朝此方向进行斡旋,也拒绝说明美方是否会在协议中一次取消所有执行中的制裁。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