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1 2017年8月23日 星期三

美国反恐机构也管反外宣 中俄是重点


美国国务院“全球接触中心”(GEC)推特页面

在中国和俄罗斯不断增加对外宣传的攻势之下,美国国务院对美国之音表示,美国一个负责反恐的机构将在一项新法案的要求下新增反外国宣传职能。

美国全球接触中心将负责反恐、反外宣

2016年3月设立的美国国务院“全球接触中心”(Global Engagement Center,简称GEC)最初目的是为了对抗“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等外国恐怖组织的宣传攻势,协调整合美国政府部门间的工作,减少暴力极端主义组织和恐怖组织在外国受众中的舆论影响。

国会两院通过并由美国总统奥巴马在2016年12月23日签署生效的《2017年国防授权法》有关反外国宣传和反假信息的部分规定美国国务院协调国防部成立一个应对外国政府“信息战”的机构。美国国务院GEC的一名发言人星期二告诉美国之音,在这项法案的要求下,GEC将增加反外国宣传职能,同时将继续原有的反恐怖主义信息传播工作。

这名发言人说,由于法案刚刚通过,目前不能透露美国国务院将如何执行这项新任务。根据法案要求,GEC的反外宣职能确立的期限是六个月内。预计要等在下届总统唐纳德·川普今年1月20日上任之后,美国国务院才能完成GEC的任务升级。

根据《2017年国防授权法》,美国国防部今明两年每年最多可以向设在国务院的GEC拨款6千万美元,用于反外国宣传工作。

政治宣传——美国不擅长的领域

虽然法案的反外宣部分没有点名针对中国和俄罗斯,这部分内容的共同发起人之一、俄亥俄州联邦参议员波特曼(Rob Portman)在一份声明中特别指出法案的目的是为了对抗俄罗斯和中国等国家的政治宣传和假信息传播。

美国政界和学界普遍认为,在对外宣传和反外国宣传工作上,美国政府处于被动局面。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禁止美国国会制订任何法律剥夺言论自由和侵犯新闻自由。美国政府不太可能以国内立法干涉中国和俄罗斯等国在美国的新闻报道。

另外,“宣传”(propaganda)在美国不是一个受欢迎的概念。康涅狄克州的联邦参议员克里斯·墨菲(Chris Murphy)去年3月在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的一次演讲中说:“美国不愿意启动有效的反宣传工作,这是有意的。美国有意不这样做是因为,宣传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难以启齿的话题。我们没有兴趣使用国家的资金去提高我们自己的宣传。”

“但是,我们需要认识到的是,人们需要获取事件正反两方面信息的渠道,需要至少能听到两方面的陈述才能做出自己的判断。”墨菲说。

美国政府在军事宣传以外的国际广播开支与中俄两国相比相形见绌。波特曼参议员说:“中国每年在对外宣传上花费几十亿(美元)。据报道,俄罗斯国家拨款的全天候新闻频道、“今日俄罗斯”电视台(RT)每年仅在华盛顿的分台就花费4亿美元。相比之下,2017年美国国际广播全球运作的预算请求一共只有7.68亿美元。”

中俄外宣全球撒网

美国2016年大选中,民主党竞选阵营的电子邮件系统遭俄罗斯黑客入侵,大量敏感邮件被泄露,在美国乃至国际造成对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不利的舆论环境。

俄罗斯国家支持的新闻媒体在保加利亚、斯洛文尼亚、匈牙利和罗马尼亚等东欧国家也具有较强的影响力。欧洲议会去年11月通过《欧盟反击第三方宣传的战略传播》决议案,反对俄罗斯针对欧盟成员国的敌对宣传,并把对抗俄罗斯宣传与打击“伊斯兰国”相提并论。

波特曼参议员说,俄罗斯的外宣攻势猛烈,中国的宣传活动也不容忽视。

他说: “俄罗斯并不是唯一大量从事这些活动的国家。中国在南中国海的造岛活动是另一个新例证,说明假信息的有效运作可以被用来让中国抢占先机,并且在这件事上,让美国和盟友毫无准备、措手不及。”

与此同时,中国官方媒体重新整合其国际广播网络布局。新年伊始,中央电视台开始以“中国国际电视台”(又称“中国环球电视网”,简称CGTN)的名称全球广播。中国官方的新华社说,这一电视网包括六个电视频道、三个海外分台、一个视频通讯社和新媒体集群。

美政府资助反制外国宣传 在中国难落实

《2017年国防授权法》设立政府资金,培训外国当地独立记者,并支持外国非政府组织、公民社会团体、智库、私人企业、媒体等机构和个人,帮助鉴别并且分析外国政府传播假信息的手法。

有学者指出,美国政府出资援助外国独立记者和公民社会是有长期传统的,比如NED (国家民主基金会)的大量项目,但是出自推广言论自由民主人权理念的目的。

研究媒体与网络自由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副教授、“数字中国”创办人萧强在一次书面采访中对美国之音说,美国政府所资助的项目在中国很多是被政府严厉压制,几乎不可能进行的,也有一些在官方的允许和合作(同时监视)下进行。

萧强说:“但是这个法案的侧重有所不同,所出资援助的项目目的是反制外国政府的宣传和造谣,应当比一般的民主理念推展更加有针对性和防御性。在中国大陆能否有项目落地,我看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