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58 2020年9月24日 星期四

美国进一步制裁华为, 全球净网运动获多国响应


美国务卿蓬佩奥在国务院举行关于发起净网行动的记者会上。(2020年8月5日)

美国商务部进一步收紧对中国华为公司获取美国技术的限制,并将此前未收录的华为38家附属公司列入制裁“实体清单”,以阻止华为通过第三方规避美国技术出口禁令的做法。与此同时,最近又有不少国家表示加入美国政府推行的“清洁网络”全球倡议,承诺不会在电信网络中使用华为等“不受信任的”中国设备和技术产品。

针对华为的被制裁实体增加至152个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在8月17日发布的声明中说:“就在我们对其(华为)获取美国技术进行限制的同时,华为及其附属机构通过与第三方合作,利用美国技术破坏美国的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利益。此次多管齐下的行动体现出,我们继续致力于遏制华为这种做法的能力。”

美国商务部今年5月扩大对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的出口限制,要求那些依赖美国设备和软件的外国半导体芯片制造商必须取得美国商务部的特许,才能向华为公司出口芯片产品。不过,美国官员认为,华为仍在通过与第三方的交易,规避美国对其施加的各项出口禁令,继续获取美国芯片或通过美国技术和设备制造的芯片产片。

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BIS)新增的38个与华为有关联的“实体”分布于亚、非、欧、中东和拉美地区的21个国家,除了华为技术(Huawei Technologies)的海外分部外,还涉及华为云(Huawei Cloud)、华为“开放实验室”(Huawei OpenLab)以及华为收购的以色列网络公司Toga。美国针对华为的实体清单上的机构数量已经增加到了152家。

为了防止实体清单上这152家华为及其关联机构获取基于美国技术和设备的“外国生产的直接产品”(foreign-produced direct product, FDP),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扩大了适用此限令的技术交易范围,使其包括这些实体生产、购买或订购的任何部件、组件或设备的生产和开发过程中使用的美国设备和技术,也就是说,美国以外的任何企业若要向清单上的某个实体提供使用美国软件或设备制造的产品,都必须取得美国商务部的许可证。

另外,工业和安全局将相关交易的适用范围扩大到华为实体作为购买方、中间收货人、最终收货人、或终端用户的所有交易。

继封堵华为后 多国响应美国五大领域“净网”号召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星期一发表声明,支持商务部强化对华为的制裁措施。他说:“我们不会容忍中国共产党破坏我们公民隐私、我们企业的知识产权和全球下一代网络安全性的行为。”

他还说:“美国将继续限制美国对华为及其在实体名单上的附属公司的大部分出口,这些公司的活动威胁到美国国家安全和国际稳定。我们敦促美国的盟友和伙伴和我们站在一起。”

美国国务院近期发布“清洁网络”的全球倡议,称美国将在电信运营商、移动应用程序、应用程序商店、网络云服务和海底电缆五大领域全面清除“不受信任的”中国设备和技术产品,并呼吁各国效仿。

美国国务院公布的信息显示,英国、捷克、波兰、瑞典、爱沙尼亚、罗马尼亚、丹麦、拉脱维亚等国家已经选择在各自的5G网络中不会使用“不可信任的”供应商的产品,包括法国、印度、奥地利、韩国、日本和英国等国的主要电信运营商都已拒绝使用“中国共产党监控体系下的工具”;加拿大三大电信商也都表示,不会在5G网络中使用华为产品。

据以色列英文报纸《耶路撒冷邮报》8月14日报道,以色列即将与美国签署谅解备忘录,承诺将在5G网络中不使用中国公司生产的设备,并加入“清洁网络”倡议。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与斯洛文尼亚签署5G安全联合声明。(2020年8月13日)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与斯洛文尼亚签署5G安全联合声明。(2020年8月13日)

蓬佩奥上星期在对中欧国家的访问中也为推动“清洁网络”获得一定成果。8月13日,蓬佩奥与斯洛文尼亚官员签署有关“5G清洁网络安全”的联合声明。斯洛文尼亚方面表示,将把不受信任的电信供应商挡在该国门外。

美国驻阿尔巴尼亚大使尤里·金(Yuri Kim)8月12日在官方推特上说,为阿尔巴尼亚等国家和地区加入美国的“清洁网络”计划感到自豪。虽然这名大使没有给出更多细节,但她表示,各国加入这一倡议是为了把不受信任的供应商排除在各国5G网络之外,是“保护关键基础设施的重要战略决定”。

分析:“清洁网络”是对中共防火长城的回应

蓬佩奥8月5日宣布,为了保护美国公民的隐私和企业的敏感数据免遭中共这样的“恶意行为者”的侵害,美国将从五个层面采取“净网”行动:确保不受信任中国电信运营商无法连接美国电信网络、从美国的移动应用程序(app)商店中移除不受信任的中国应用程序、防止中国品牌智能手机加载美国app产品并防止中国应用程序商店提供美国和其他主要的外国app、防止美国公民的敏感个人信息与企业重要知识产权存储在中国公司的云服务器上、保证美国连接至国际网络的海底通信电缆不被中国情报活动“颠覆”、并与外国伙伴合作让全球海底电缆免遭类似的破坏。 ​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美国试图在全球扩大对中国通讯技术的封锁,是对中国网络“防火长城”的一种回应。

“美国和印度用一些并不明确的理由、针对中国应用程序和服务进行封锁,让中国自食其果。” 科技智库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TIF)贸易政策部门副主任奈杰尔·科里(Nigel Cory)对美国之音说。

他说,这意味着中国作出反应的能力也受到了限制,因为中国已经多年来采取在境内限制外国公司的做法。

中国2015年以来通过《国家安全法》、《网络安全法》等多部法律法规,强化了对在“网络防火长城”下在华经营的外国科技公司的数据管制,要求这些公司将重要数据储存在中国境内的服务器上,政府部门可以凭国家安全为理由获取外国数据。这些数据不仅涉及敏感的个人信息,有的还涉及外国公司知识产权。

科技研究咨询机构Canalys英国部首席分析师马修·鲍尔(Matthew Ball)说,美国的“清洁网络”计划是对中国多年来在技术贸易方面不平等政策的反制。

鲍尔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在电信方面的管制措施2017年就开始迫使所有这些公司将知识产权转移到中国国内的公司,这样才能让它们继续经营下去。所以,‘清洁网络’和‘清洁云服务’的倡议实际上是对这一做法的一种回应。”

对中国和美国科技公司都有影响

鲍尔还表示,美国“清洁网络”项目要求中国的云服务器上不能存储美国公司和美国公民的重要数据,美国的“清洁云”倡议会对中国云服务商的国际化进程产生破坏性的影响。

他说,中国网络云服务提供商(阿里巴巴、腾讯等)的外国业务仍然很少,正在积极推进欧洲、亚太地区和拉丁美洲的海外业务:“(中国云服务商)在其他国家可能无法签订那些长期的政府合同,外国私营部门的企业可能在美国也有业务,它们可能不愿意冒风险把数据和应用放在中国的云服务器上,因为这可能会让自己被排除在(美国业务)外。”

分析人士指出,美中两国在科技领域互筑围墙,可能会导致一场惩罚彼此的科技贸易战。

总部设在香港的科技行业分析公司Counterpoint美国分部研究总监杰夫•菲尔德哈克(Jeff Fieldhack)认为,特朗普政府连番加码,围攻中国技术产品和产业,可能是为了在接下来的贸易协议谈判中获得更多的筹码。

Counterpoint分析公司的菲尔德哈克以美国对华为的禁令为例,指出硅谷相关产业因此遭受冲击。他说:“对华为的禁令无疑正在伤害美国公司。华为禁令伤害了芯片公司,伤害了天线制造商,伤害了应用程序开发者。这些是直接伤害。间接地,当中国做出回应时,受害的会是特斯拉、会是美国中西部的大豆种植户……任何销往中国的产品都可能遭到附带损害。”

分析:净网倡议范围广、实施困难

智库新美国基金会(New America)数字经济研究员、斯坦福大学网络政策中心“数字中国”(DigiChina)项目主编魏光明(Graham Webster)认为,“清洁网络倡议”定出了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但是要成为一项可以具体实施的政策,还面临法律等方面的问题。

他说:“即使在美国国内,我们也不确定他们在法律上有没有能力来完成他们所说的他们想要做到的事。”

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的科里(Nigel Cory)也对这一倡议某些层面在美国国内执行的可行性表示怀疑,特别是如何去要求美国应用程序商店删除中国程序。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