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4 2024年2月27日 星期二

向乌克兰提供F-16战斗机的政治支持度提高


资料照片:2015年3月26日,在阿马里空军基地,美国空军第510战斗机中队一名飞行员正从F-16战斗机上下来。(路透社照片)
资料照片:2015年3月26日,在阿马里空军基地,美国空军第510战斗机中队一名飞行员正从F-16战斗机上下来。(路透社照片)

自俄罗斯全面入侵乌克兰之初以来,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向美国提出的获取先进战斗机的请求基本上没有得到回应;不过,即使专家警告说,这些飞机可能不会在冲突中产生太大的近期影响,但是向乌克兰提供战机的这一想法正在不断获得支持。

在周末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美国副总统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直接指责俄罗斯在入侵过程中犯下的危害人类罪。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战争本星期已经满一周年。两名资深共和党议员继续跟进,呼吁用先进的战斗机武装乌克兰。

知名的国防鹰派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ay Graham)利用哈里斯的声明来敦促乔·拜登(Joe Biden)总统的行政当局迈出向乌克兰提供战斗机的第一步。

“让我强调这样一点:你怎么能将俄罗斯的这场战争称作是危害人类罪......而不向危害人类罪的受害者用于阻止犯罪所需要的防御性武器呢?”格雷厄姆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新闻台(ABC News)采访时说。 “因此,我们需要迅速做两件事:依据美国法律将俄罗斯定义为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这将使中国更加难以向俄罗斯提供武器;另外,我们现在需要开始训练乌克兰飞行员使用F-16。”

“倾其所有”

同样在慕尼黑,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德克萨斯州的共和党人迈克尔·麦考尔(Michael McCaul)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他也希望拜登向乌克兰提供喷气式战斗机。

“事实是,他们等待的时间越长,这场冲突持续的时间就会越长,”麦考尔说。

“我们需要倾其所有投入这场战斗,以便乌克兰能够获胜,”麦考尔补充道。“我认为这种势头正在形成。”

格雷厄姆和麦考尔发表评论的前几天,众议院一组两党议员致信拜登,要求他向基辅派遣 F-16战斗机。

这些议员写道:“提供这类飞机对帮助乌克兰保卫领空来说是必要的,特别是在俄罗斯重新发动攻势并考虑预计将要加强的大规模作战行动的情况下。”

拜登总统在犹豫

拜登总统对向乌克兰武装部队提供先进战斗机的想法并不热心,因为担心向基辅提供能够在俄罗斯边境内进行打击的武器平台可能会使冲突升级。

1月下旬,当记者问及美国是否会向乌克兰派遣F-16时,拜登直截了当地回答说:“不会。”

要求匿名的行政当局官员警告说,在一场进行中的战争中试图将乌克兰过渡到新的战斗机系统,往最好里说也是极其困难的,特别是因为乌克兰空军没有使用类似飞机的经验。

然而,就在不久前,包括总统本人在内,美国行政当局也曾用类似的论点来反对向基辅提供M1 艾布拉姆斯(M1 Abrams)主战坦克。但经历了数周的压力以及一场事关重大的谈判后,德国表示,如果美国先行一步,德国会同意将德国的先进豹2坦克运送到乌克兰。白宫改变了方针,承诺提供31辆艾布拉姆斯坦克。

类似的动态现在似乎正在上演,美国在欧洲的一些盟友表示,他们愿意提供先进的战斗机,不过还没有哪个国家承诺迈出这一步。

有效性受质疑

专家表示,向乌克兰提供F-16或类似喷气式飞机会在短期内产生重大影响的想法是错误的。

虽然乌克兰拥有一支建立已久且发挥效力的空军,但乌克兰的飞机和维修设备库存都是苏联时代的旧装备,主要是米格-29(MiG-29)和苏-27(SU-27),所有这些都与正在考虑的更先进的飞机完全不兼容。这意味着,除了新飞机外,乌克兰还必须彻底改革其后勤并重新培训其维修人员,而即使在和平时期,这也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美国空军退役上校、执行过150多次战斗任务的老兵迈克·皮特鲁查(Mike "Starbaby" Pietrucha)对美国之音(VOA)说,乌克兰飞行员需要数年时间才能掌握在战斗环境中操作F-16所需的专业知识。

“乌克兰已经拥有既有才华又经验丰富的战斗机飞行员,但是只有他们所使用的战斗机款式,其中的一些技能可以转移,”皮特鲁查告诉美国之音。“但并没有你希望的那么多。”

“可以驾驶米格-29进行空对空战斗的事实意味着你已经掌握了正确的基本原则,但是F-16则是两回事,”他说。“传感器不一样,武器也不一样,飞机的性能也不一样。”

训练与后勤挑战

在美国开始从旧机型过渡到F-16等喷气式飞机时,需要多年的训练才能将第一批做好作战准备的部队投入一线。这是因为飞机的复杂性,以及操作超音速飞机的内在危险。

皮特鲁查说,如果匆忙让乌克兰飞行员完成训练几乎肯定会导致飞行员不必要地死亡。

皮特鲁查说:“你可能做的最糟糕的事情之一就是,把经验丰富的战斗机飞行员带出乌克兰,把他们放在一架新型飞机上,把他们丢回到战场上,并且期望他们会做得很好。”

“因为你会高估他们的能力,你会给他们不适当的任务,你会浪费那些如果以合理的速度推进,本来可以成为首批教官骨干的人。”

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高级政治学家卡尔·P·穆勒(Karl P. Mueller)对美国之音说,在乌克兰为F-16战机建立后勤和维护运行系统,也将是一项极其艰巨的挑战。

“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因为F-16的设计并不是一种没什么特别要求的飞机,”穆勒说。“它的设计要求必须在具有大型维护基础设施和人员的主要基地运营。”

先进武器系统

F-16虽然不是美国武器库中最先进的飞机,但仍然是一种威力强大的武器。

F-16最初由通用动力公司(General Dynamics)在1970年代设计,随后进行了大幅度升级,是国防专家所说的“多用途”战斗机。多年来,它已经从一种旨在与可视范围内的目标交战的日间战斗机发展成为一种更复杂的飞机。F-16现在能够在夜间作战,与远程的目标交战,并发挥多种战斗作用。

自近50年前开始生产以来,已经制造了4600多架,并且仍在为一些外国市场建造新的机型。值得注意的是,F-16在美国的一些欧洲盟国服役,其中包括北约成员国丹麦、比利时、荷兰和波兰等。

乌克兰已正式要求的荷兰向乌克兰武装部队提供一些将退役的F-16飞机。荷兰正在从F-16过渡到更先进的F-35。荷兰当局表示,他们正在认真考虑这一请求。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