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39 2021年11月28日 星期日

USCC: “既自信又恐惧”的中共,未来可能会更加强势


一名男子从上海街头中共党徽前走过。(2019年9月25日)

美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 USCC) 星期三(11月17日)公布的最新年度报告说, 中共现在“既自信又恐惧”:一方面宣传自己的制度优越,另一方面又担心自己的政权被颠覆。 报告说,鉴于这样的矛盾心态,中共未来会更加强势。 报告说,在台湾问题上,短时间内动用武力侵犯台湾对中共来说依然是高风险的选择,但是由于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对风险的承受度较高,中共也有可能不顾美国的警告攻击台湾。

中国展示“自信”的同时又缺乏安全感

2021年对中共来说是不同寻常的一年。在这一年,中共不仅庆祝了自己的百年诞辰,同时还宣告中国“全面建成了小康社会”。经过了百岁的中共也不再遮遮掩掩问鼎全球的野心。中共一方面不遗余力地宣传美国影响力的衰落以及美式民主的失序,另一方面则大肆渲染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制度优越性,强调“时和势在我们一边”, “东升西降”。

USCC的报告说,现在的中国既自信又恐惧 (paranoid),坚持自己的优越性,但越来越害怕颠覆和失败。”

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今年1月在讲话中强调时和势在中国一方的同时,也警告说,“机遇和挑战之大都前所未有”。

报告说,中共的“胜利者叙事” 背后掩盖的是其面临的种种担忧和挑战。在经济上,中国面临着一系列结构性问题,包括不断增加的债务、收入不平等、人口衰退,以及中共部分承认并试图解决的中国对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的技术依赖。在政治上,中共担心内部不团结、腐败以及中共队伍中的意识形态信念的缺乏。在国际上,中国面临越来越多的“抵制”。中国在新疆和香港的政策,中国对新冠病毒以及疫情的处理,中国的经济胁迫以及越来越咄咄逼人的外交政策遭到美国和其他国家越来越坚定地“顶回”。

报告认为,中共的“自信”一方面可能真的出于对自己所认为的政治优势的相信,另一方面也可能出于将一党统治合法化并维持下去的必要性。报告说, 中共这种既有自信又充满不安的矛盾心态意味着未来中共在国内和国际事务中都会采取毫不妥协的态度。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卡罗琳·巴塞洛缪(Carolyn Bartholomew,又译:白嘉玲)星期二在报告发布会的开场白中说:“中国在某些地方变得越来越好斗,在另外一些地方也表现了好斗的意图,中国领导人将改善关系的责任完全放在了对方身上。中共声称‘不能妥协’,要求美国、澳大利亚和其他国家尊重它。”

白嘉玲说,中共之所以错误地坚持认为自己的每一个行动都是正确的,不能容忍国内的异议或来自其他国家的批评,是因为他们担心这样做会削弱中共对其制度优越性的主张,并令人对其决策产生怀疑。USCC的报告认为,中共坚持自己的优越性、不承认失败,将限制其有效应对这些挑战的能力。

短期内武力犯台对中共来说依然是高风险的选择

在台湾问题上,报告说,美台在台海的威慑力处于不确定的危险境地。中国对台湾日渐加强的胁迫措施几乎让台湾海峡的现状每天都面临压力,也加深了潜在的军事危机。

报告说,解放军目前已经具有或是接近具有侵犯台湾的初始能力。虽然如此,报告又指出,短期内动用武力侵犯台湾,对中共来说,依然是高风险的选择,因为这样的行动主要取决于解放军是否拥有更尖端的网络攻击、导弹打击能力以及封锁能力,能充分削弱、孤立或击败台湾的防御能力以及解放军的反介入和区域拒止能力能否防止美国果断干预。报告认为,就入侵台湾而言,解放军的联合作战能力还有待继续提高。

报告认为,对中共领导人来说,是否入侵以及何时入侵台湾是一个政治问题而不是军事问题。报告认为,中共领导层决定是否使用武力时还是面临重大的限制。这些限制包括与美国进行军事对抗的不确定性,对中国经济造成的广泛损害,任何对台湾的袭击可能促使其他国家结成联盟共同限制中国的力量和影响力

不过,报告又指出,鉴于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对风险的承受度较高,同时,他又希望留下永久的政治遗产,所以,中共也有可能会不顾美国的警告袭击台湾。

报告呼吁国会授权加强台海两岸以及印太地区的威慑力,包括授权并为在印太地区部署大量反舰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提供资金,加强印太司令部在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的情报监测和监控能力等。

报告说,维持台海两岸的威慑力对美国以及美国主导的印太地区安全架构的完整性来说利害攸关。报告说,台湾是美国的重要伙伴和亚太地区的民主灯塔。。输掉台湾的战争,或者输掉捍卫充满活力的民主和重要安全伙伴的信誉,将破坏印太地区国家对美国提供安全保障的看法。另一方面,如果解放军在美国的政治和军事反对下依然成功征服台湾,这就会为中国成为亚洲的主导力量奠定基础,而美国的在亚洲的影响力会将会减弱。

中共加强对民企的监管,美国资本有“资助敌国”的风险

报告共551页,除了对美中全球竞争、台湾问题进行审议外,报告对过去一年美中经贸关系、美中安全、政治和外交关系以及香港问题也进行了专门审议。

在谈到美中经贸关系时,报告说,尽管美中之间政治摩擦不断,企业对中共的歧视性待遇也很担忧,但是,许多美国公司仍然致力于中国市场。2021年,美中经济融合在一些领域减弱,但是在另一些方面却得到了加强,比如双边的贸易量以及美国对中国的投资组合(portfolio investment)。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副主席罗宾·克利夫兰(Robin Cleveland)在报告的发布会上说,她担心美国对中国的投资资助了敌手。

她说:“鉴于中国民事利益和安全利益之间的界限很模糊,中共选择这样的道路意味着全球投资可能会为对手的军事现代化提供资金。”

她所指说的中共选择的道路是中共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加强对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的监管。 报告说,中共对企业加强监控使得中国民事活动与国防活动的界限越来越模糊。这样的趋势增加了美国的风险。美国的美国的资本可能被用来提升中国的军事能力、监视技术、侵犯人权以及不符合美国利益的其他活动。

报告认为。这对美国的政策制定者提出了新的挑战。报告建议国会立法应对美国在中国投资给美国投资者以及美国利益带来的风险。

目前美国只是通过总统的行政令来解决这样的问题。11月9日,美国总统拜登就发布行政令表示,将继续禁止美国对华盛顿认为由中国军方拥有或控制以及与监控技术有关的中国公司进行投资,因为这种投资对美国的国家安全、外交政策和经济构成威胁。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