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20 2017年11月19日 星期日

刘霞疑被视频“开心”报平安 广东海祭两公民获释


不久前去世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在被隔离中18日晚再次出现在两段简短网络视频上,向外界报平安,其中一段似乎被剪辑处理的视频显得轻松愉快,被怀疑非刘霞本人声线。刘晓波确诊肝癌住院治疗一直到被海葬期间,官方多次以网友名义发布经过剪辑处理的视频。此次网络上出现两段据称是刘霞的精神状态迥异的视频,被指所要表现的重点自相矛盾。另一方面,一个月前在广东海边公祭刘晓波的7名被抓捕公民中,又有两人取保获释被遣返原籍。

最新流出的两段刘霞视频看来是在同一个地方拍摄的,但是却出现在两个不同网站。视频网站YouTube上出现的一段视频显示,刘霞声音沙哑,语速缓慢,手里拿着一支香烟。在视频中,刘霞称:“我在外地休养。请大家给我悼念时间,给我内心修复的时间,有一天健健康康地面对你们。在晓波生病期间,医生们也尽了全力。晓波也把生死看得很平淡。所以我也要自己调整好自己。以后在我各方面都有所好转的情况下,再和你们一起。”

上传该视频的YouTube账号注册于今年7月,该账号此前上传了反郭文贵的视频。

同一天,社交网站Twitter上则出现了另一段据称是刘霞的视频。视频上传者为“顶锅的嘉和”,该账号于本月刚刚注册,发布的内容多以支持郭文贵为主。

这段视频里逆光拍摄,戴眼镜的被拍摄者,仅能看到轮廓,据称是刘霞,面部不甚清晰,看不到说话口型,声线较尖,语速较快,精神状态明显不同于另一段视频。视频中,刘霞语气激动,提到看电影、吃饭等。一男声回应:“一会儿人家口水都流光了。”

视频发布者还贴出一张微信截图,称“貌似霞姐非常开心”。

视频发布者没有说明视频拍摄的时间和地点,外界目前无法与刘霞取得联系。看上去是官方有意而为之的两段视频引发了许多网友讨论和质疑。

刘霞的好友、纪录片制片人曾金燕发推指出,从刘霞回避公共生活、回避把自己看做公众人物的个性来说,看不到她主动做这个视频的动机。

曾金燕推文表示,刘霞的声线是沙哑的,从她面对摄像机的肢体语言来说,她和拍摄对象(拍摄任务)的关系并不亲密、私人;再有,视频中刘霞的话语内容逻辑清晰,内容直接,用词方式和她平时说话偏碎片化、描述细节等话语方式很不相同。

曾金燕:我不认为那是她的声线。(记者:她现在还没有能够跟外界联系,你觉得这种状况怎样?)我不清楚,我得到的信息很有限。我不清楚具体情况是什么样子,我只是觉得这是个不正常的状态。

刘晓波及刘霞的好友、北京人权活动人士胡佳称,根据视频的背景来看,很像是云南那边的客栈,视频中刘霞精神状态不好、精神压力大,不能排除精神上出问题的可能性,凸显刘霞的问题严重、紧迫,亟需国内外的继续关注和努力援救。

胡佳:刘霞的精神状况很差,她的嬉笑也罢,可以变得喜怒无常。其实七年以来,她已经多少次游离在崩溃的边缘了,就差从楼上跳下去。的确现在是有精神创伤的状态,而且这种创伤很容易发展出来一种结果,就是寻短见,就是走上这条一劳永逸解脱的道路。

胡佳表示,这两段视频传递了相互矛盾的信息,一方面说刘霞仍需时日平复心态,一方面又看似谈笑风生,反差悬殊。当局有意在郭文贵8月18日爆料之际放出刻意剪辑精心制作的视频,是为了分散网友注意力,同时在刘霞和刘晓波事件上混淆视听,应付国际压力,拒不放人。

胡佳:在那里有一个小的团队,是国保的团队,来自北京的,所谓陪伴她,实际就是监控她,就是这些人录制的。所以说,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要去看她,只要刘霞在非自由的情况下录制的(视频),我们都不足相信。

刘晓波2010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以来,刘霞在没有被指控任何罪名的情况下一直处于被软禁状态,与外界联系极为有限,据说身患严重抑郁症。刘晓波逝世后,当局以保护为由将刘霞和弟弟刘晖带往不明地点,只能通过中间人报平安。其“被失踪”状态持续引发各方关注,国际社会也在追问刘霞下落。

胡佳表示,当局在此期间连续在网络上发布两段刘霞近况视频,主要是为了在中共19大前阻挠全世界对于刘霞行踪、自由和健康等状况的追索,向全世界证明,刘霞是自主避世。

胡佳:这一举措,主要用于对付外交官。他们已经向外交官强调了,对于此事,十九大之前,不予回应,甚至有说法,明年两会之后才能决定。十九大就像十八大和十八大之后对于与2013年的那个两会,这是国家行政级别的全国人大会议,对于权力巩固至关重要,在此期间,当局不想出现任何差错和国际的波动,因此,刘霞被当做一个筹码,想要国际社会消声,可以拿刘霞做一张政治方面的牌。

胡佳是欧洲议会的萨哈罗夫思想自由奖获得者,其行动自由常年受到国保监控。被判11年监禁的刘晓波因病保外就医后,胡佳被软禁至今。

刘晓波逝世后的“头七”晚上,一些广东公民在海边纪念刘晓波,以涉嫌“扰乱社会秩序”为由遭到当局逮捕。周六下午,参与海祭的何霖、卫小兵已经取保候审获释。何霖被一辆商务车送回了贵州,卫小兵被送回了四川雅安。参加海祭的网民“西域武僧”马强8月14日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旅游时失联,目前下落不明。

卫小兵的律师张科科说,在卫小兵关押期间顺利会见了当事人。张科科律师对美国之音表示,卫小兵在看守所内被要求制作塑料花,但没有工作量的要求。国保强迫卫小兵认罪,遭到拒绝。

张科科:他还在公安那里,但还没有被(正式立案)逮捕,还没有到被逮捕那个时间,因为我没有见到他(与他)核实,但我估计是以取保候审的理由把他放了。因为并没有撤案,这个案子只是说他没有被羁押而已,但并不代表这个案子已经撤销。

参与海祭的何霖对美国之音表示,他现在已经取保候审回家,警察还没有归还他的手机,目前使用家人的手机,不想牵连家人,因此不便联络。

刘晓波被确诊晚期肝癌在沈阳住院期间,医院保安严密,多方寻找刘晓波下落未果。刘晓波曾明确表达出国愿望,但至死也未能如愿。他逝世后骨灰在大连海域海葬。刘霞出现在官方发布的刘晓波海葬视频中,此前有报道称刘霞被旅游到云南,仅通过“中间人”向外界报平安。在大连老虎滩祭奠刘晓波的姜建军和王承刚被拘留10天后释放。在北京举办公祭活动的人士被公安监控。在刘晓波逝世后不久,部分刘晓波生前好友被软禁、被旅游,或被警告不得前往海边。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热点视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