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58 2017年8月18日 星期五

越南会像菲律宾那样倒向中国吗?


越共总书记阮富仲在北京会见中国主席习近平(2015年11月5日)

越共总书记阮富仲于1月12日至15日对中国进行了为期四天的访问活动,并受到了高规格的接待。阮富仲在北京先后会见了中共政治局排名前五位的重要人物。随后,中越两国发表了《联合公报》。

分析人士认为,公报中虽无多少实质性的新内容,但至少重申了两国和两个政党之间强化合作的意愿,并对南中国海问题达成了“管控好海上分歧,不采取使局势复杂化、争议扩大化的行动,维护南海和平稳定”的共识。

紧接着,1月19日,越南首都河内的民众为纪念43年前中国“入侵”帕拉塞尔群岛(即西沙群岛)的游行活动遭到越南政府镇压,警察抢走了示威者手中的标语牌,驱散了抗议人群和记者,并拘捕了十几名抗议者。

种种迹象显示,越南政府似乎正在步菲律宾、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的后尘,开始改善与中国的关系。然而,也有分析人士指出,越南做出如此姿态有多方面的原因,实属无奈之举,并且,越南与菲律宾的策略尚有明显的不同。

越南重要人物先后访华

阮富仲的访华是其本人第8次到访中国,也是他作为越共总书记后的第3次。2016年年初越共领导层换届改组时,几名先前被看好要接班的对华“强硬人士”意外出局,而一直被认为是越共领导层中“亲中派”的阮富仲当选连任,这在当时就已被外界看作是越南调整对华政策以及区域性外交政策的开始。

实际上,在阮富仲此次访华之前,越南政府的另外几位重要人物都曾先后到访中国,其中,越南总理阮春福于2016年9月、越共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丁世兄于2016年10月的访华之旅,被中国媒体认为是“推动南海局势降温,促进双边关系发展”的重要步骤。

伦敦全球政策研究所(Global Policy Institute)的越南问题专家段春禄(Xuan Loc Doan)在《亚洲时报》上撰文指出:“这些走访都表明,河内比六、七个月前更加重视与北京的合作,并采取了更为友好的姿态。”

越南正在被孤立

对于越中关系的改善,段春禄在文章中列举了几方面的原因。首先,他认为,中国是越南最近的邻国,两国不仅共享陆地和海上边界,而且有着许多政治上和经济上的相似之处。中国不仅是越南最大的贸易伙伴,而且在国际事务上,中国与越南有着明显的权力不对称。为了越南国家的稳定,甚至为了越共的生存,稳定与北京的关系总是河内的优先选择。

其次,中国方面对越共领导人及越南展开的全方位“魅力攻势”也在某种程度上让越南感受到北京对中越关系的重视程度。阮富仲和阮春福等人在北京受到的高规格待遇不亚于几个月前到访中国的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这增加了越南对北京的信任,“至少减少了对其的不信任”,从而促进越南与中国发展更紧密的关系。

另外,东南亚其他国家纷纷靠向中国,以及美国特朗普政府亚洲政策的不确定性,也是越南采取调整策略的原因。法国艾克斯马赛大学亚洲研究院海事研究博士阮国青(Nguyen Quoc-Thanh)在《外交学人》(The Diplomat)杂志上撰文指出,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的政策转向,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决定让其国家进入中国的轨道,都使得越南周边的局势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改变着。越南人认为,这些东南亚国家与中国恢复友好关系之举都是以牺牲越南为代价作出的,原本希望团结一致的东盟在南中国海问题上显得分崩离析,而越南目前正被陆地和海洋所“孤立”。

阮国青认为,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有意让美国减少扮演“世界警察”的角色之后,奥巴马提出的“重返亚洲”战略的影响似乎正渐渐消退。在这种背景下,越南更倾向于作出保护自己的策略和计划。

段春禄也认为,越南与美国之间日益紧密的经济和战略关系在美国政府换届的时刻显得进退两难,面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即将崩溃,以及美国对亚洲事务和越南关系的其他不确定性,河内相对调整了其外交政策,改善与北京的关系可以被视为这种重新调整的一部分。

段春禄在文章中宣布,看来,越南政府对于近年来中国的行为 —— 尤其是2014年海上钻井平台事件 —— 所带来的紧张和疑虑已经基本消除了。

“亲中”不“弃美”

然而,不同于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公开宣扬“弃美投中”的策略,越南改善与中国之间的关系并非以牺牲其与美国及西方的关系为代价的。段春禄在文章中指出,这出于经济上和政治上的几方面原因。

首先,越南与中国的贸易存在着巨大的逆差,而这种局面让越南领导人担心。2016年,越南对中国的出口额为218亿美元,进口额则为498亿,贸易逆差达到280亿美元。尽管阮富仲在访华时对中国领导人提出减小贸易逆差的请求,且中方也表示出愿意为双边贸易平衡做出努力,但越南方面对于在短时期内达到平衡的目标并不乐观。

与此同时,越南在与美国和欧盟的对外贸易上却显得更“健康”,近年来对于这两个世界主要市场都实现了贸易顺差。为了在经济上摆脱对中国的依赖,可以肯定地说,河内将会尽最大努力,维持并改善与华盛顿的关系。

其次,南中国海问题仍然是越南人心中的一大顾忌。据越南官方媒体《越南之声》(VOV)报道,阮富仲在访华期间对中国领导人表达了越南的“坚定立场”,但从最后的《联合公报》内容来看,中越双方并没有提及各自的立场,而只是达成了“管控好海上分歧……维护南海和平稳定”的共识。

在阮富仲访华的同时,越南总理阮春福在河内接待了即将卸任的美国国务卿克里,并向克里表达了自己“乐见越美关系的改善和近年来双方所取得的成就”,希望双方“进一步加强合作和增进双边关系。”

阮富仲访华后回到越南的第二天,就在河内接见了到访的日本首相安倍。除了重申加强双边经贸和战略合作之外,安倍还向越南提供了六艘价值3亿多美元的海上巡逻艇。此外,越南去年还接待了首次到访的印度总理莫迪,并将越印双边关系提升为“战略性伙伴关系”。

段春禄在文章中总结道,所有这些都表明,越南领导人的策略不同于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越南不会明显地倾向于中国,而是会在优先考虑与北京关系的同时,增强与其他大国的关系,以达到在经济上和战略上的平衡。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