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51 2020年8月14日 星期五

网络安全渐成越南公司关注重点


胡志明市的一个为小企业服务的工作共享空间。(美国之音阮河拍摄)

阮安(译音,An Nguyen)在河内的一份旧工作包括每天都必须像履行仪式一般做这样的事:当她登陆一台电脑时,必须回答一个网络安全问题,比如“什么是鱼叉式网络钓鱼?”或者“恶意软件的工作原理是什么?”

阮安那时并不是在高科技业工作,但她的雇主要通过这种方式来确保所有员工对网络安全意识有最基本的了解。

安全专家说,越南需要更多像阮安这样的人。他们说,越南的小企业尤其对他们所面临的黑客威胁或其它数据被侵的祸源缺乏认识。

阮安后来开办了自己的公司。她谈到越南人对计算机安全问题的漠视时说:“在网络安全问题上,我们有时太自信了,或者也许我们是无知吧。所以我们根本就不关心。”

但是网络专家说,中小型企业应当关心网络安全问题,有些因素让越南面对的安全风险尤其紧迫。这些因素包括:盗版软件在这个东南亚国家无所不在,网络普及率高,人们热爱科技,而信息技术支持却跟不上形势,此外还有越南与中国爱恨交织的关系。

游戏公司VNG云服务副总裁武明志(Vu Minh Tri)借用了全球都爱说的一句套话: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已经被黑客袭击过的,另一种是他们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黑客袭击了。

他说:“这是大实话,没有任何一家公司、组织或电脑没有受到恶意软件影响。只有没有意识到电脑已经受影响的组织、电脑或人。大家都被影响,只是你是不是意识到。”

还有一个新层面源自邻居中国。据信,一些网络袭击与中国的”一带一路“有关。这项倡议的目的是通过基础设施项目把欧亚许多国家连接在一起。安全公司火眼(FireEye)的研究示意,中国黑客可能被用来捍卫中国的“一带一路”伙伴,比如柬埔寨,或者打击那些不跟着走的国家,比如马来西亚。

越南在对待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方面采取了谨慎的做法,一些学者对风险表示了担心,比如贷款负担过重,对中国过度依赖。越南还有理由担心网络袭击造成的潜在后果。在一次著名案例中,越南飞机场2016年遭到黑客袭击,屏幕上出现了挑战河内南中国海主权声索的讯息,黑客的IP地址据怀疑是中国的。

APEC中小企业危机管理中心主任高仁山(Jason Kao)上星期在该中心在胡志明市主办的研讨会上对一小批商界人士说:“在当今数字时代,亚太地区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数字市场,为中小企业创造了巨大的商机。”

但是高仁山警告说,重视网络安全的中小企业还不够多。

他说:”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利用电脑连接客户和储存数据,网络袭击和数据泄露有可能造成严重的伤害。“

他还说,可以理解的是,网络安全成本负担太高。

一方面,公司太小,可能不会吸引黑客注意。另一方面,也正是由于公司太小,无力承担防范黑客袭击的费用。

阮安说:“我们谈论成本和效益,知道我们必须买保险合同,知道我们必须保护自身。但是我们却没有足够的资源。”

正因为如此,越南的盗版软件仍然盛行。美国贸易代表有关知识产权的报告将越南纳入观察名单。由于盗版软件,海外黑客可以侵入越南电脑,发动拒绝服务攻击,也就是向目标网站发送洪水般的要求,让网站不堪重负而瘫痪。

与此同时,越南缺乏可以减缓这类危险的信息技术专家。根据一项估计,到2020年,越南可能有一百万信息技术人员的缺口。

同时,安全顾问给出了一些增强网络安全的最基本提示:如果在电邮内看到的链接哪怕有一点疑问,千万不要点击。使用保护力强的密码,不要在多种不同账户里使用同样密码。当然,还有避免使用盗版软件。

评论 (2)

评论期已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