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2 2020年6月4日 星期四

纾解新冠病毒焦虑 观众重温经典疫情片


2020年3月18日加州凤凰城AMC电影院空无一人的停车场。

随着全球新型冠状病毒病例日益增加,有关病毒传播和威胁全球社区的电影正在流媒体服务中迅速走红,在新冠病毒流行病期间,这些电影为什么能挑动广大观众的心弦,为什么人们会重温许多经典作品?

VOA英语视频: 纾解新冠病毒焦虑 观众重温经典疫情片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3:59 0:00

这不是新冠病毒事件。这是1995年的惊悚片《恐怖地带 》(Outbreak)中的场面。该片由彼得森·沃尔夫冈导演,也是目前在奈飞(Netflix)上播放的十大电影之一。

在流行病期间,新电影的制作猛然叫停,电影院暂时关门谢客的时候,人们转向流媒体服务和像《恐怖地带 》这样的电影,这是一部关于病毒通过一只非洲猴传播到加利福尼亚州的一个两千六百人的小镇,美国陆军随后隔离了这个小镇。

这部电影是许多应付世界末日情境的电影之一,是建立在一个从一人传染到另一人的隐形敌人,以及为了保护自己和他人而锁在室内所产生的焦虑。腐败的军人向公众散布假信息,还计划从高空炸毁小镇来消灭病毒。

但是,观众为什么在新冠病毒流行期间看这种类型的电影?成长心理学家卡罗琳·洛伦特将这一点归因于她所谓的人类的“死亡焦虑”,当人们试图理解他们自己的死亡时,所产生的一种深刻的焦虑感。她说,结局积极的世界末日电影为观众带来安慰。

洛伦特说:“这是逃避现实,是吧?我们可以在两小时内忘掉一切,然后通过银幕进入剧情里,观看一些会让我们心跳加速的惊悚片,令人兴奋又刺激,然后呢,据我所知,几乎总有这种补偿作用。”

乔治·梅森大学梅森电影研究副主任电影专家辛西娅·福克斯说,世界末日电影,像史蒂芬·索德伯格2011年的电影《全境扩散》(Contagion),说的是致命的全球性病毒,为观看科学家争分夺秒拯救人类的观众,提供了一种团结感。

福克斯说:“必须有一种合作,必须有一种联系感,必须有一种战略规划感,所有这些我们在现实生活里不太可能实践的东西。”

福克斯还说,许多这些电影涉及大流行病的情境,比例远远大于我们目前所经历的,这让观众松了一口气,因为他们没有陷入电影里的英雄那么糟糕的困境。

年的无声电影《佛罗伦斯瘟疫》(The Plague of Florence),说的是1348年的黑死病,这部电影揭示了人们早在默片时代就迷上了这个类型的影片。虽然这部电影是针对中世纪的瘟疫,它却是在1918年西班牙流感期间制作的,当时人们对死亡的焦虑益发严重。

成长心理学家洛伦特说:“这里的一些道理是,尽管我们知道是心理作用,但在大屏幕上看它,比我们面对自己对它的恐惧要容易些。”

她说,看这种电影可以帮助许多人面对真正的大流行病。洛伦特说:“你看的越多,对它的敏感度就越低,这就是暴露疗法的道理,这可能是我们看这种电影的一个理由。”

洛伦特说,不过,观看僵尸末日的电影,像丹尼·博伊尔2002年的 《28天之后》(28 Days Later),或者电影《全境扩散》里毁灭性的流行病,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

洛伦特说:“当我的病人选择像《大流行病》(Pandemic)这样的节目,我会担心。”

她说,在无法预料的时期,当人们感到焦虑和无助的时候,他们可能会觉得招架不住而越陷越深。

梅森电影研究副主任福克斯说:“不过它也可能是一个解决焦虑的途径,像做一场噩梦一样,你可以从梦中醒来。你看到电影结尾,好的事情就发生了。”

疫苗发现了,是的。人类获救了,是的。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