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42 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VOA专访前美驻华大使博卡斯


川普总统为他刚刚结束的亚洲行进行了辩护,认为取得了巨大的成功。2017年1月离任的美国驻华大使博卡斯(Max Baucus)11月16日在华盛顿接受美国之音外事记者莉雅的专访时表示,现在还难以评估川普总统这次访问的成果。他说,川普总统还没有一个清晰的对华政策,而这是问题之所在。这位前民主党参议员认为,美国应该有一个比较长远的眼光来考虑如何与一个崛起的中国打交道。下面是这次专访的节选。

记者: 博卡斯大使,非常感谢您抽时间接受我们的专访!

博卡斯:绝对的,不客气!

记者:我想从川普总统的亚洲行开始。川普总统回到美国后谈到了他这次出访所取得的巨大成功,包括与亚洲国家领导人建立了良好的关系,签署了数千亿美元的贸易与投资交易,而且统一了亚洲国家对朝鲜问题的立场。但是也有批评人士认为,他这次出访并没有在安全与经贸问题上取得实质性的进展。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博卡斯:我认为,国家领导人之间举行会晤总是好事情。(1:46)在访华期间,很明显,川普总统对习主席褒奖有加。事实上,他对习主席的高度赞赏让我有些意外,几乎是震惊。

记者:我不知道真正取得了多少成果,在一段时间里我们都不会知道。往往是事实胜于雄辩。有很多好听的话,这非常好!我们希望他们以实际行动来跟进。

博卡斯:在我看来,我对川普总统没有试图解决美国公司,尤其是高科技公司在中国的市场准入方面所面临的困难等基本的贸易问题感到有点失望。也许他提出了,我不知道,因为新闻报道里没有提及。我们拭目以待。


记者:但川普在亚太经合组织峰会的演讲中的确提到了这些问题,而且对中国的贸易做法表达了相当强硬的立场。

博卡斯:的确如此。但是很难知道他作出强硬表态的原因究竟是什么。一个原因可能是针对他在国内的选民,以显示我在贸易问题上对中国和亚洲其他国家很强硬。第二个原因是有一点为自己开脱的意思,因为他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而亚洲很多国家很想要这个协议,所以强硬表态有点为自己辩护的意思。我们也要等着瞧。言辞很重要,但是行为、行动和后续措施坦率的说更重要。

记者:您认为川普总统在朝鲜问题上取得了进展吗?

博卡斯:我不知道,我希望如此。有意思的是,中共的一位党务官员正在访问朝鲜,这很好。也有意思的是,韩国总统文在寅下个月也将与习主席会晤。这是好事。同样很有意思的是,我们看到朝鲜的金正恩没有进行什么导弹与核爆炸,这也是好的。这段时间比较安静,也许川普总统与这种情况有点关系,我当然希望如此,因为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外交,我们必须通过外交来找到问题的解决方案。

记者: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说,他不理解为什么一些美国人对川普总统在中国受到热情接待感到不高兴。您对此有什么回应?

博卡斯:中国人很聪明,美国人也很聪明。一些美国人觉得,也许川普总统对习近平的赞赏有点过分了,过于急切的想讨好他,而没有试图在市场准入和朝鲜问题上达成协议。

记者:从美国的媒体报道上可以看到,美中关系其实有一些暗流涌动。美国的外交政策圈正在谈论川普政府将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博卡斯:很明显,我们希望保持密切的关系,希望相互信任,任何一方不要占另一方的便宜,我们共处在这个世界里。一些美国人看到习近平在中共19大后把这么多的权力集于一身有点担心。其次,他在讲话中表示,中国要成为全球的领导者,这让美国人有点担忧。还有就是,川普总统对中国多有批评。在竞选期间,他建议对所有来自中国的产品征收45%的关税,他后来在这个问题上后退了。执政之初他对对北京来说非常重要的 ‘一个中国’的政策提出批评,再加上有关中国在南中国海建设岛礁的电视报道。还有就是国会提出了对来自中国的投资加强审核的法案。这也许是因为一些美国人感到中国在占美国的便宜。

美中关系中的紧张现在比几年前多一些,但是我们不应当相互攻击,相互批评,而是努力找到更好的合作途径,这对双方都是如此。

记者:你觉得川普政府有一个清晰的对华政策吗?

博卡斯:没有。我还没有看到一个对华政策,这是问题的一部分。坦率的说,川普总统和他手下的人在如何对待中国的问题上没有什么经验,有几个人例外,但基本上没有经验,川普总统显然是这种情况。在这次访问之前他可能没去过中国。我不是很清楚。因此对他来说,制定一个对华政策是很困难的,他们会的。这届政府在贸易问题上有很大的内部分歧。川普政府应当在这个问题上更强硬呢还是应当通融一些呢?这个问题还没有解决。因此目前还没有一个真正的对华政策。这是个问题,因为中国从长远的眼光看问题,往远处看,有远见,但美国不是这样。美国一直是临时性的,它作出反应,而没有长期的愿景与目标,没有长期的规划。我认为,不管是川普还是任何别的人当总统,美国必须试图制定一个更为长期的计划,这将是非常有益的,我希望川普总统这样做。

记者:一些中国人认为,川普总统提出的印太战略是为了平衡一个崛起的中国。您怎么看?

博卡斯:印太战略是一些年前提出的一个战略的复兴。我认为部分原因是因为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看到美国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因此觉得需要有一个取代这个协议的某种东西,来向别的国家显示美国在该地区的存在。我对中国一些人的想法有点担忧。他们认为,应当有一个两极化的世界,中国控制它那部分的世界,美国控制它这部分的世界。中国方面好几个人提出了这样的主张。这是个错误,不会起作用。这种提法在我看来是划分势力范围。

记者:很有意思的是,川普总统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建立了非常好的关系,但他手下的人以及美国外交政策圈里的很多人对中国则有不同的看法。鉴于这种分歧以及一个日益强势的崛起的中国,您如何看到美中关系发展的前景?

博卡斯:我认为,这会很有意思,因为中国正在崛起而且会更加强大,而美国基本上仍将是一个守成大国。但真正的问题不是它会走向何方。真正的问题是我们要它走向何方。我认为,美中两国都希望走向一个大家都相互妥协的方向,以便更好的建立互信与了解,共同努力。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