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27 2021年12月9日 星期四

专访共和党联邦众议员坦尼:不想台湾变香港,是时候重新审视一中政策了


共和党联邦众议员克劳迪娅·坦尼(Rep. Claudia Tenney, R-NY)接受美国之音专访(视频截图)

美国国会共和党联邦众议员克劳迪娅·坦尼(Rep. Claudia Tenney, R-NY)日前接受美国之音专访表示,中国不是假想敌,而是美国当今最大的敌人,是”当代的苏联”。坦尼议员呼吁国会两党和行政部门支持她所提出的“中国观察法”(China Watcher Act),为国务院提供资源在全球各地监测中国的影响力。“这部法案将释放一个明确的信号,表示美国正紧盯着中国,”坦尼在访谈中说。

在台湾问题上,坦尼议员指出,北京近来在台海地区不断采取咄咄逼人的行动是在试验美国的决心。“现在是时候重新审议美国的‘一中政策’了,”坦尼说。“我不希望台湾变成另一个香港。”

坦尼认为,在结束阿富汗的军事行动后,现在的台湾局势某种程度上已成为美国最为紧迫的国际议题之一。她说,“我们支持台湾。我认为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展示这一点。”

坦尼众议员在台湾议题上的立场和主张,清晰反映了国会共和党人对台湾的高度支持。这个星期参议院方面,军事委员会共和党成员乔什·霍利参议员(Sen. Josh Hawley, R-MO)先推出了“武装台湾法”(Arm Taiwan Act)草案,计划每年拨款30亿美元提升台湾不对称战力。随后,外交关系委员会多位重量级共和党议员共同推出“​台湾威慑法”(Taiwan Deterrence Act)寻求授权每年向台湾提供20亿美元和其他援助,以加强台湾的防务。

坦尼众议员表示,面对强势的北京,华盛顿也应在军事协防台北方面更加积极。“我们要更强势,现在不是往后退的时候,中国在测试我们,”坦尼议员说。

以下为美国之音与坦尼众议员专访的节选内容:

记者:感谢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我想先从您最近所提出的法案谈起,“中国观察法”,这部法案目的在于监测中国政府在世界各地的活动。您能不能介绍一下这部法案?为什么您认为对抗中国在外国的影响力很重要?

坦尼众议员:好的,提出像是“中国观察项目”这样的计划非常重要,这实际上是要在国务院设立一个部门监测中国在世界各地针对美国盟友的经济、政治和军事的恶性活动。他们的影响力,特别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共产党,我们对于他们在各地区的影响力感到担忧。尤其最近他们对台湾和台湾空域展开咄咄逼人的行为,以创纪录多架军机进行具攻击性的行为。我们希望确保1979年的协议得到尊重,中国不会违反这一协议,我认为这取决于美国是否会挺身而出。我们也必须保护我们在世界各地的盟友的利益。这就是我们提出“中国观察法”的原因。

这项法案获得委员会首席共和党人,来自德克萨斯州的麦考尔众议员的联署。我们也有跨党派的支持,包括菲利普斯众议员和席瑞斯众议员等。我们有委员会两党成员的支持,我们非常希望这项法案能通过成法。

记者:我们注意到,国务院据报道计划将扩充监测中国的外交人员数量。您是否在这议题上看到跨越党派合作的急迫性?

坦尼众议员:我认为一些成员,特别是外交事务委员会的成员,处理贸易问题方面的成员对于中国正在采取的咄咄逼人的行动更加敏感。我确实认为行政部门应该要展现更多急迫性和投射更多力量,这就是为什么我希望他们通过我提出的“中国观察法”议案,并在国务院内设立这个特别的项目,强化这样的投射力,表明我们正紧盯着中国,我们会在世界各地监测他们的活动。在经济上,我们知道中国正在世界推动他们的一带一路倡议。他们正利用其强大的金融和经济实力,以及在世界各地的军事实力。我们要确保我们在这一点处于领先地位,不会输给他们。这尤其关系在这一地区至关重要的台湾,确保中国不会成为该地区的霸权,不会完全控了台湾以外的其他地区,你知道,例如南中国海。

“是时候重新审视一中政策”

记者:我们来谈谈台湾,中国近来增加了在台湾附近的军事活动。现在这可能演变成美中之间潜在的冲突热点。您认为现在是否是时候重新审视或改变我们的一中政策?

坦尼众议员:我认为,显然,台湾被中国置于一个很不幸的境地。现在是美国采取行动的时候了,在我们目睹了香港的一切之后,我认为现在是时候重新审视一中政策了。我认为应该要记住美国是希望的灯塔、是民主原则和自由的国家。中国打压和扼杀了香港的努力,我不希望台湾变成另一个香港。因此,重新审视一中政策是我认为我们必须做的,因为中国没有兑现承诺,我这里指的中国,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习近平,他们没有遵守他们的承诺。他们应该支持的,1979年协议达成的全部理由是能创造这些开放的经济渠道,我们在军事上支持台湾。因此,中国现在过分咄咄逼人,在测试美国这一政策。因此,我认为现在绝对是时候重新审视(一中政策)了。

我认为,现在的台湾局势,尤其在应对阿富汗情势之后的紧要关头,我们要确保行政部门挺身而出。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我的“中国观察法”现在如此重要的原因。我认为行政部门将会从中获得很大的力量。这是以一种跨党派合作的形式展现我们支持民主,我们支持台湾。我认为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展示这一点,这也需要透过总统层面、国务院层面展现出来。

记者:拜登总统最近说如果中国武力犯台的话,美国会保卫台湾。但国务院方面强调美国立场没有改变。现在台湾总统证实了有美军在台湾。有些人,包括国会成员开始呼吁结束对台湾的战略模糊政策。您认为美国该如何最有效的向北京释放信号,遏制中国对台湾的咄咄逼人行为?

坦尼众议员:我们可以协助台湾,如同我们所承诺的,军事上的网络协助,网络协助、在台湾海峡的导弹协助,你知道在那里有某种地雷系统,将中国抵挡在外。我认为我们需要这么做,我们要更强势。现在不是往后退的时候,中国在测试我们。

中国近来(在台海)军事飞行任务数量已经差不多快200架次,160到200之间的范围,我不确定时至今日的确切数字。但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我们需要展示力量,我们需要坚持力挺。我们不能只有说说而已,我们需要行动起来。提供军事协助将释放一个信息。我们知道台湾需要我们的协助,他们没有中国那样的军事力量,中国现在拥有全世界最强大的海军之一。显然,随着新航母的出现,以及他们展示的大量装备,他们是在展示力量。

我认为美国需要向中国表明,我们会支持台湾,并透过强化我们的军事支持来体现这一点,以及正如我所说的,在经济关系和我们与台湾在贸易和其它关键领域也提供帮助。

“中国就是美国当代的苏联”

记者:接下来我们来谈谈更广泛的中国军事发展。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将军最近表示,对于中国超高音速武器试射感到非常担忧,称这很接近“斯普尼克时刻”。中国反驳了米利将军的说法,还说美国应该要停止将中国视为假想敌。您的回应是什么?

坦尼众议员:首先,我们不该是从中国共产党的新闻稿上得知有关超高音速导弹的消息,特别是米利将军。中国是我们最大最重要的敌人,我说的是敌人,让我用不那么直面的说法,也就是拜登总统所说的“竞争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是我们最大的问题。中国对美国来说是今日苏联。如果我们不以那样的方式看待他们,我认为中国会继续咄咄逼人,会继续利用一带一路倡议在其他国家,透过提供基础设施和其它方式,让这些国家没有其他机会、经济机会,除非他们听命于中国。

我强烈认为我们需要以应对苏联的方式来应对中国。里根总统、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和撒切尔夫人当时挺身而出对抗苏联才将其瓦解。我认为我们需要把中国往后推几步,让他们知道,他们不是假想敌,他们是真的,他们非常认真地在世界各地推进追求目标的手段。他们在地球每一个角落突显自己,他们有任务,他们有战略,要成为主导世界的领导者,他们毫不犹豫地要实现那样的境地,但他们还没有(实现)。我担心如果我们不加快行动,他们会比预计的更早实现目标。

“中国无视人民和世界最令人担忧”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您如何定义美中未来关系?什么议题是令您感到最担忧的?

坦尼众议员:我认为缺乏人权(最令人担忧),他们(中国)可以完全无视自己的人民和世界各地的盟友,他们进入其他社群和国家仅为了自身利益,不像美国是为了世界利益。我们在外交上一直是无私的。中国的想法很单一,就是为了主导世界,成为世界霸权。我担心美国对中国的看法太过天真。正如我稍早提到的,我认为总统天真的将中国仅仅看成是竞争对手,中国拥有不公平的优势,他们窃取我们知识产权的历史,他们将病毒传播到世界各地,导致数百万人死亡,其中包括70万美国人。但却没有承担责任。他们在世界卫生组织和其它国际组织的影响力也令我担心。他们是全世界最大的环境污染者,但毫无意愿… 我的意思是,他们有出席气候峰会讨论他们在做什么吗?我认为这都很令人担心。

我认为我们需要将他们视为世界的风险,而不是一个我们想要追随的领导者,他们是一个独裁政权,有糟糕的人权行为,而且没有良好的意图追求权力,他们追求权力就只是为了掌控权力。我也对我们的盟友感到担忧。

再说一次,我对目前台湾局势十分担忧,以及在台湾议题上支持台湾对美国的重要性。这真的至关重要,在阿富汗之后,这将再次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决定性时刻。因此,我希望拜登政府能像我说的,落实我们提出的“中国观察项目”,并执行外委会所通过的许多倡议,我们要让中国知道我们是认真的,要维护世界秩序,维护着他们以各种形式不遵守的,以规则为基础的世界秩序。

记者:感谢您

坦尼众议员:谢谢。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