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14 2024年7月15日 星期一

VOA独家专访蓬佩奥:中共是比纳粹更大的威胁


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接受美国之音(VOA)独家专访,畅谈任内与习近平、普京、金正恩三人交手的经验,并分享他的个人故事以及他对中共威胁与台湾问题的看法。

以下是专访完整内容:

习近平是全世界最危险的人

记者:您这本书中有整整一章在揭露中共的残酷真相。您甚至说习近平是全世界最危险的人。您为什么这么么说?

蓬佩奥:中国已经不是从前的中国。这是习近平的中国。我当年在军校学到:你在衡量对手时,必须通过能力和意图这两个指标。我们已经看到中国的能力,包括导弹系统和太空、网络计划,一个拥有14 亿人口的庞大经济体,有能力不止给美国,甚至是为全世界带来和造成问题。这是中国拥有的能力。

至于意图,我认为习近平他的全球霸权目标已经显露无遗,而且他已经开始为此努力。对于美国来说,过去数十载、大抵50年来,我们目睹中共以美国劳工为代价发展经济、窃取我们的知识产权,窃取我们的工作,把工作机会带回中国製造产品、倾销产品,使美国和西方公司无法与他们竞争。但我们却任中共予取予求,美国过去相信,如果有更多的交往,中国政府将开始以符合美国利益、虽然不一定符合我们价值观的方式来行事。但他们今天不但没有这样做,还对美国进行全面渗透。习近平不但是全世界所面临最大的生存威胁,也威胁到我们子孙后代在美国生活的方式。

普京从来没变 美国可做更多吓阻俄罗斯

记者:俄乌战争一年后,传出有证据显示,习近平正考虑向普京援助致命武器。您与普京见过面,您了解他本人和他周围的人。您认为美国当时是否可以采取更多措施,吓阻普京入侵乌克兰?我们现在又还能做些什么让他停手呢?

蓬佩奥:我们在特朗普政府任内四年所做的事情,吓阻了普京。他没有变。我和他曾有过许多接触, 他一直认为最大的罪过,就是上世纪苏联解体,他想从欧洲夺回伟大俄罗斯的意图一直很明确,只是取决于他对风险的评估。他在奥巴马总统任内拿下了乌克兰的五分之一,在特朗普任内四年,普京没有取得任何领土,也没有威胁要佔领欧洲一寸。但美国新总统才一上任,他就开始准备并执行这场令人难以置信的、残暴的、未经挑衅就发动对欧洲的袭击。美国的确可以做更多事来吓阻普京,我们过去所做的就是清楚地告诉俄罗斯,不良行为将付出实际代价,我可以通过一份清单来阐述我们的吓阻之道。但我认为拜登总统上任之后,普京对风险的看法发生了变化,使他决定开始对欧洲下手。

秘访朝鲜 与金正恩周旋成功救回人质

记者:我发现您书中有许多关于朝鲜的、惊险的内幕故事。您在中情局局长任内秘访平壤,成功营救三名被朝鲜绑架的美国人质,并安排在新加坡举行的历史性峰会。您甚至在书中披露金正恩私底下告诉您,中方在驻韩美军的问题上说谎?

蓬佩奥:我的确花了很多时间在朝鲜与朝鲜领导人周旋。特朗普总统派我去平壤,我第一次访问朝鲜是在2018年的复活节周末,当时我是中情局局长,所以是不能声张的机密任务,没人知道我们要去。这次访问低调却意义重大,我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第一个与这位朝鲜新任的年轻领导人(金正恩)接触的资深美国官员,讲白了他当时才刚害死一名美国年轻人,奥托·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 被他关押,在朝鲜狱中遭受非人待遇,获释返美后猝死,这件事使我首次访问朝鲜的心情极为沉重。特朗普总统当时想与金正恩会面,以试图弄清楚是否有办法说服他,只要放弃核武计划,朝鲜人民的生活可以过得更好,我发现他可能一点也不在意这一点,因为,你知道,这样一个完全邪恶的人,隔着一张桌子与我面对面,我最肯定的就是他的这一点。

我第二次访问平壤时,有三名美国人质仍被朝鲜当局关押。当天会面结束时,我告诉金正恩,总统和我都希望他能让这些人和我一起回家。这个故事真的很神奇,我回到机场准备返美,我们不确定这三人的健康状况。我们认为他们可能像奥托一样遭受虐待。当我在那里,当时我已经在飞机上,看着一辆厢型车开过来,看着这三个美国人,他们没有做任何不对的事,只是在韩国传福音,当时看他们从车里走出来真的很激动,甚至我现在谈论此事时也非常激动,这使我想起美国最美好的力量,我们没有为营救那些人质回家支付一分钱,没有任何交易,我们没有用恐怖分子做交换。我们什么都没给,我们只是说我们想要他们回来,释放他们符合朝鲜的最大利益。在我提出要求后的45分钟或一个小时内,他们就乘坐这架美丽的、蓝白相间的美国政府专机,返回美国,回到他们的家人的身边。

金正恩指习近平说谎 中共破坏第二次“特金会”

记者:除了与金正恩周旋时寸步不让。您在最近的一次访问中也披露,您认为是中国介入并导致第二次在河内举行的美朝首脑峰会破局,能否谈谈相关细节?

蓬佩奥:曾有位美国前国务卿到朝鲜会见金正恩时,被对方要求付专机的降落费,我们不应该在这些疯狂的小事上妥协。我们的立场很清楚,我们是去朝鲜执行任务,我们想要开展对话。我们准备让特朗普总统和金正恩对话,以严肃的方式讨论攸关全世界,当然也是对每一个美国人都重要的事情。我们最终将峰会的地点定在新加坡,特朗普总统和金正恩之间的访问引起很大的轰动。他们在那里达成了谅解,为我在随后几个月主导的谈判奠定了基础。但不幸的是,当我们到河内举行第二轮峰会时,谈判却突然破裂。我后来才通过一些资料进一步得知,金正恩的自由度或许比我们想象中要低得多。每一次在我和他见面,或是在他与特朗普总统举行峰会之前,他都会先和习近平交谈,听取前期指示,每次会后也都会向习近平简报,金正恩甚至有几次在进入坦率交流的时刻,向我非常明确地表示,其实他本人并不担心美国在韩国的驻军,真正担心美国在朝鲜半岛上驻军的其实是习近平,从某种程度来说,他(金正恩)反而还对此非常感激,他也许并不是习近平的完美代理人,中国可能并没有百分之百地控制朝鲜,但是在粮食供应、难民安置、打破禁运等这些围绕中朝边界的问题上,朝鲜仰赖中国,使金正恩显然必须听从我们刚才所到的、同一个人的指挥,而这个人正在试图破坏我们所有人的生活方式。

习近平冷酷无情 是美国最大威胁、最难缠对手

记者:金正恩、普京、习近平都曾与您交手,您甚至还跟伊朗恐怖分子的首领苏莱曼尼将军打过交道,但如果您只能选一个的话。您认为谁是最难对付的对手,对美国最大的威胁?

蓬佩奥:我想,应该是中国的习总书记。他冷酷无情、他看得很清楚、他也很严肃。他知道如何运用用权力的杠杆,他也了解中国所面临的挑战。他了解他们的人口挑战,以及所有会让他的政治权力处于危险之中的事情。但是他现在基本上已经宣布成为终身主席,并且有很大的空间去做他打算做的事情,包括将台湾纳入中国的政治版图。

武汉实验室意外洩漏 必须追究中共责任

记者:说到中国威胁,我们知道美国政府和国会多年来一直在说中国威胁。如果我错了请纠正我,但我认为对美国公众和一般普通的老百姓来说,三年前爆发的新冠疫情和最近发生的气球事件,可能是两大来自中共最可怕、最切身的威胁。如果可以的话想请您谈谈新冠病毒起源的调查?您对武汉病毒实验室可能的洩漏有何了解?请根据您所曾看到的情报或证据来谈谈这个问题。

蓬佩奥:这两个问题的确令美国人民感同身受。你可能因此失去了工作,你可能因此失去了心爱的人,是的,所有这些都是真实发生,你或许有学龄的孩子,因疫情不能够去上学。这对我们每一个人都产生了非常具体的影响。因此我同意妳的说法。我在特朗普政府任内,与前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我们非常直接地向美国人民发表讲话,不是关于中国内部一些遥远的问题,而是关于中国共产党在美国国内引发的问题,而这种病毒,武汉病毒,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表明事实上他们根本不关心人的尊严或人的生命。

中共领导人早在2019年的秋天就知道有这个病毒,这听起来的确是很久以前,已经是三年前,他们知道有问题,他们知道有实验室泄漏,有医生染病,不得不去医院治疗这种病毒。来自实验室的研究人员,他们知道这是一种相对致命的病毒,和一种相对具有传染性的病毒,他们或许不知道他们手上到底有什么,但他们所知道的足以让他们採取措施,确保武汉人不会在中国境内旅行。然后他们让来自武汉的人坐上飞机到全世界各地,把这种病毒散播到我们所有人的身上。

有些人争论新冠病毒究竟是来自武汉实验室还是来自华南海鲜市场,这并无关紧要,基于中共已经将这种病毒传播到全世界各地这一事实。但追溯病毒起源在两个方面确实很重要,首先,那个实验室仍然开放,正当我们今天坐在这里讨论时,而今天的武汉病毒研究所可能并没有比2019年的秋天更安全,当他们将这种病毒从该设施中释放出来,或是我们应该说当这种病毒被释放出来时,我相信不是故意释放,而是意外的实验室洩漏,这一点我们几乎可以确定。

其次,中国领导层在意识到该病毒已从实验室泄漏这一事实之后所做出的决定,必须引起重视。我们必须要让他们为此作出解释。我们必须了解到,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他对生活在内布拉斯加州的年幼孩子并不关心。他也不关心住在麻萨诸塞州的年长妇女。他不关心任何人,只想确保他不会被追究责任,所以他混淆、隐藏了重要数据,他把一切都销毁了,并使关键人物消失。他想要瞒天过海,当然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了。我祈祷本届政府,老实说,应该是世界上每个国家,都将会开始追究中共这么许多年来恣意妄为的责任。

气球事件是习近平对拜登的测试

记者:您如何看待“气球事件”?当您担任国务卿或中情局局长时曾听说过这样的事件吗?

蓬佩奥:当然没有。现在发生的事情与以前发生的任何事情都有根本上的不同。从来没有这样大小的气球在美国大陆上空缓慢飞行,能够对我们一些最敏感的军事设施一览无遗,而拜登政府竟暗示这种情况在之前就曾经发生。拜登政府向我和前国安顾问奥布赖恩以及前情报总监拉特克利夫做简报,虽然我不能说出关于那次情报简报的所有细节,但这次的气球是不同的。

拜登总统并不明白,当这个气球飞越美国时,全世界会怎么看。全世界看到美国允许中共侵犯我们的主权,而且时间长达五天,而他却什么也没做。那当然是巨大的错误。是的我们必须权衡风险,我也知道他们担心掉落的碎片,但我认为他们原本可以用一种非常安全的方式做到这一点,而不至于让全世界眼睁睁地看着中共在美国的上空进行间谍活动。我指的并不只是气球上的摄像头,我知道他们说,他们已经让那颗气球关闭功能,无法传输。即便那是真的,你仍然会看到他们测试我们的防空系统,测试我们的政治和媒体对此事的反应,而这一切我相信都在习近平的计算之中,当他考虑在南中国海扩张时,当他考虑从非洲窃取资源时,当他考虑台湾问题时,他也要同时评估美国人如何去应对一个对自己的国家造成的、非常真实的、显而易见的威胁。如果他看到拜登总统原来是这样的反应,恐怕他会认为这是绿灯,可以继续这样的侵犯行为。

赞赏拜登增兵、军售台湾 吓阻习攻台美国还需做得更多

记者:台湾被称是“地球上最危险的地方”,最近一直位居国际头条新闻,尤其是在普京入侵乌克兰之后。据《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将向台湾派遣更多军队,国务院也刚批准新一批对台军售,包括给 F-16 使用的导弹,您认为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来阻止习近平武统台湾的野心,尤其是当许多专家预测解放军将在 2027 年攻击台湾?

蓬佩奥:我们可以做很多事情吓阻中共犯台。我对拜登政府的这些决定表示赞赏,当涉及国家安全时我不谈政治,当我认为他们做错了时,我会说,当他们做对时,我很高兴。我很高兴他们将派更多的训练人员、增加台湾的军备水平,这些都是好事,这两方面我们都应该再做得更多。我们应该帮助台湾的方式,正是拜登政府现在为了避免与坏人发生冲突而拒绝帮助乌克兰的方式,他们只是要求我们提供武器,我们应该帮助他们有效地使用这些应该使用的东西。现在该是这样做的时候了。第二,地区联盟十分重要,原因有二:一是当习近平做出愚蠢的事情他们会做好准备,但更重要的是,当习近平看到澳大利亚、日本、韩国,所有这些国家携手合作,菲律宾也在训练准备,与台湾政府一起备战,这将提高习近平在对台动武前三思而行的可能性,这正是典型的特朗普政府用来吓阻对手的模式。做好准备、筹组盟友,在风险来临之前脱身。所以我希望拜登政府最终也能这样做。此外美国也需要继续确保我们的军工企业能够提供所需的武器系统,我们看到乌克兰可能没有足够的炮弹、也没有足够的导弹,美国的库存、德国的库存,法国的库存都将被耗尽,我们需要确保战时军事资源能够到位,以便我们可以帮助我们所有的朋友备战、而非打仗,我们需要的是帮助他们准备战斗,用这样的方式来确保我们永远不必实际去处理可能发生的冲突。

希望邀请蔡英文来“哈德逊研究所”参观演讲

记者:您在2021年任内的最后几天取消了《台湾交往准则》。您也一直敦促美国给予台湾全面外交承认。去年您还亲自到访台湾会见了蔡英文总统。据传蔡英文总统今年也将到美国来访问。如果有机会,您是否会邀请她到华盛顿您所在的“哈德逊研究所”来参观或演讲?你认为这是个好主意吗?

蓬佩奥:我觉得如果能够邀请蔡英文总统来华盛顿访问会很棒。我们在台湾问题上做了很多事情。我花了太长时间才在国务院做出取消《台湾交往准则》的决定,我很遗憾我没有在卸任的一年前就这样做。美国有一个庞大的、关于台湾的官僚机构的历史。我们有一整套彼此的谅解,但现状不是被我们、而是被习近平废除了。他才是那个破坏相关各方努力达成的平衡的人。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没有做到的是对中共说:你看,是你破坏了约定,所以为了公平,我们也应该回到原点,运用我们手里的系统、能力和工具来重建双方的关系,我们应该要说得非常清楚。台湾是独立的国家。现在这种模糊的地位真的很危险,不仅对他们,对他们的邻国和对美国也是如此。

此外,我也认为台湾不是一个外交政策问题,而是一个根深蒂固的美国国内问题。我们身边就有许多台积电半导体製造的芯片产品。这也是习近平努力想要夺取台湾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经济因素。台湾对世界其他地区也很重要。如果台积电不再能够将其半导体芯片运送到美国,将对世界其他地区产生重要的影响。美国有许多商业问题,也有国家安全系统的问题,所以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美国也有能力吓阻习近平,我们只是需要对准目标执行。

香港令我心碎 我们原本可做得更多

记者:根据您书中的描述,香港问题是一个“未完成的事业”,未能采取更多措施保护香港人民的自由至今仍是您最痛苦的回忆。当时您还能为香港做些什么?

蓬佩奥:香港的情况令我心碎,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的任期内,我们原本有很多可以做的事情,无论是为了陈日君枢机还是黎智英,或者那里的司法系统,或者甚至为在香港的自由斗士提供更多道义上的支持。他们没有要求比维持现状更多的东西,他们并没有要求独立,他们只是说,我们在香港这个好的地方,有这么一套特别的制度,不同的制度。这里经济繁荣,对中国大陆也有好处。然而习近平却无法容忍这种自由。他们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而且有很多事情我认为我们原本可以做,但是由于很多原因我们没有做到。而且我不确定,它最终是否能够为香港的现状带来任何改变,我不知道,我无法预测未来。如果我们当时做得更多,我们是否能够说服习近平不要制定《港版国安法》。他破坏了香港的法院系统,基本上迫使香港的政治领导人完全听命于他,但我们原本可以减少发生这种情况的可能性,这让我感到难过。不只是为香港人感到伤心,更让我感到难过的原因是,这样做对美国也有好处。

中共是比纳粹更大的全球威胁

记者:您将中共在新疆的种族灭绝和当年纳粹大屠杀相比,基于中共在国内外的行为,您是否认为中共正朝着纳粹德国的道路前进,并对全球造成威胁,不只是对美国造成而已,而是一个全球威胁?

蓬佩奥:两者非常不同。我没有直接将两者相比。虽然在新疆发生的事情看起来和感觉上的确像是纳粹德国大量人民曾经遭受的待遇一样,但在某些方面又有根本的不同,从某种程度来说 中共对全世界而言是更大的威胁。习近平是一个异类。他不像他的前任中共领导人,从他的角度来看,他参与的战争是一场正在为更大的冲突做准备的战争,这场战争从经济开始,从大外宣和外交开始。你知道,我们取缔了美国境内有史以来最大的间谍行动,中国政府在德克萨斯州休斯敦的领事馆运作。想想看。中国间谍在我们国家的外交设施活动,美国政府早就知道却无所作为,直到我们关闭了它,我们使他们的活动倒退了很多年。这就是习近平活动的规模和幅度。我们都必须正视这一点。他们并不是10英尺高的巨人,我们会赢,西方会取胜,但是需要有坚定、深思熟虑的领导才能做到这一点,我祈祷美国两党将这方面合作,这与左右无关,这是事关美国主权,事关对人的尊严、智慧财产权与贸易平衡的基本尊重。我们竟然让中国共产党仍然作为发展中国家在世界贸易组织内运作,这简直是疯狂。因此,我们必须认清中国的实际情况,而不是一厢情愿,唯有当我们这样做时,我相信中国内部将演变出一种不同的领导层,这对我们有好处。这对十几亿中国人民也有好处,他们也不想与习近平现在的所作所为有任何关系。”

美国“接触政策”一厢情愿最终失败

记者:特朗普政府的美国对华政策发生了怎样的转变?您认为“接触政策”在过去几十年来一直失败的原因何在?

蓬佩奥:美国的接触政策究竟为何失败?又为何不断让中共得寸进尺?我在书中有谈论到一些,但我在书中主要是指出,接触政策是一个失败的政策,以及我们接下来需要做的事情是什么,如果要问失败的原因?我想可能是因为我们对于和中共交往有太多不切实际的幻想。我们原本应该要实际地期待,中共在国际上的行为方式,与我们要求挪威做的事情一致,和我们要求其他每个国家做的事情一致,就像我们和澳大利亚以及马来西亚交往的同样模式。但是他们没有遵循那样的模式。美国期望通过接触政策会使中国发生变化,进而从中国的内部去根本上改变中共,这是一种异想天开。而且我认为,对中国抱有这样的幻想,导致我们不能够更直接地专注在我们的焦点,结果很明显,交往模式并没有带来最主要的成果,对美国人民每天的生活来说最重要的成果。

蓬佩奥:中共通过制裁我来警告所有美国政府官员

记者:您在卸任后被中国、俄罗斯和伊朗政府制裁。您甚至还成为伊朗暗杀计画的目标。您如何看待自己成为这些国家制裁与打击的目标?

蓬佩奥:我认为这些政权对我实施的制裁,最重要的不是针对我。他们是在向我的继任者和美国政府的其他人发出信号。所以当你制裁迈克·蓬佩奥时,他不能去中国旅行,也不能去俄罗斯旅行。那我就不去。但是我认为他们想说的是如果你们都保卫美国,如果你们都保护美国主权,如果你们都做迈克·蓬佩奥所做的事情,你们就会受到制裁。有许多人从中国赚了很多钱,他们现在也在美国政府服务,我认为这些政权也在通过制裁我向他们发出信息,不要做蓬佩奥所做的事情,因为如果你这样做了,当你离开政府,你将无法像以前那样谋生。所以我认为那才是他们通过制裁我想最凸显的讯息。他们发出了一个强烈的信号,关于美国政府官员应该如何行事,不要按照我以前的方式来对付他们。

蓬佩奥:我爱中国人民 祈祷中共不再压迫他们

记者:您在中共的制裁名单上,但与此同时,您推特上的帖文片,比如您的狗狗的玩具,小熊维尼咖啡杯,您在厨房里帮太太苏珊洗碗等等……这些都在网上疯传,启发了许多中国人。您被中共痛恨,却有这么多中国人民支持您。您在书中甚至还提到您收到一对华裔美籍夫妇的来信,他们给他们的儿子起名叫蓬佩奥。

蓬佩奥:那封信我放在了我的书里,这是一个美妙的故事,有人以我的名字为自己的儿子命名。对我来说真是一个祝福。我爱中国人民。他们是好人。他们想照顾家人。他们想过自己的生活,他们希望他们的孩子有更多的机会,但是他们却被中国共产党压垮了。这是一个到处严密监视的国家。他们把其中一些人关进了监狱,人民没有信仰宗教的自由,中共摧毁了中国人民的人性与尊严,所以我祈祷中国共产党有一天再也不能够对自己的人民那样做,中国人民能够得到一个代表他们的政府,尊重他们,并且以他们值得被对待的方式获得照顾。这对中国人民来说会很好,对全世界来说也会很好,我一直牢记着我们在特朗普政府任内奉行的美国优先。我也一直很清楚这项政策最终对美国来说有多重要。自给自足的中国人民可以购买美国的农产品,或许从我的家乡堪萨斯州,在商业上成功的中国人民可以消费美国的科技产品,中国人民可以和美国人民建立关系和友谊,如同和德国人民、波兰人民建立友谊一样,这些对美国来说真的是好事,也会让中国人民的生活变得更好。我相信有一天我们会实现这一点,我们将经历很多挑战才能实现。但是我相信。我昨晚看到一些数据显示,在过去的六、七年里,中国的出生率下降了40%。想一想中国父母们为何决定不生养后代,他们对自己的国家没有足够的信心来养家糊口,这个数字是中国领导层的一个汙点,证明人民对中国的未来没有信心。我希望美国能够起到作用,帮助中国人民生活得更好,而其结果也将会使美国变得更好,使美国人民生活得更好。

《蓬佩奥夜话》直接与中国人民对话

记者:您在“哈德逊研究所”做一个特别节目《蓬佩奥夜话》,第一集的标题是:“中共不代表中国人民。”您为什么要通过这个节目和中国人直接对话?

蓬佩奥:通过这个节目,我已经快把中共的领导人逼疯了,因为如果你是习近平,你最不能容忍的一件事就是你的人民知道你对他们做了什么。所以我想告诉中国人民,美国正在努力做些什么来帮助他们,中共领导层正做的事情是如何伤害了他们。不过这很困难,因为在中国大部分地区的信息都被封锁。他们看不到牆外全世界正在发生的事情,每天被强迫灌输的都是中共的宣传,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电视上铺天盖地,所以我希望他们能从一位有幸担任过国务卿的美国人那里直接听到他们希望和期盼的事情。

遵循里根总统“以实力求和平”原则制定外交决策

记者:您根据里根总统“以实力求和平”的原则,制定任内的外交政策。您在西点军校和美国陆军的背景,是否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您的决策?

蓬佩奥:是的,我想可能的确有影响。当年冷战结束时,我还是一名年轻的士兵。从 1986 年到 1989 年,我在德国的一个美军坦克排里。那时全世界陷入紧张,苏联正在世界各地造成问题,就像习近平正在做的事情一样。当时我看到里根总统,他是我的总司令,我还是一名中尉。我看到他武装我们的军队,对外震摄我们的敌人,让我们进行所有可以吓阻侵略的训练。我看到他作为美国的领导人,提出这样的理念,美国会照顾好自己,在世界上保持强大,并发挥领导作用。这就是我们採取的模式。这本书叫《寸步不让》(Never Give an Inch)。我是一名外交官,外交上总是有可以妥协的地方。但最终真正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在立场上寸步不让。美国作为世界上最杰出的国家之一,我们根本没有理由道歉或让步,我们应该为值得捍卫的东西而战。

特朗普如果错了我会坦率告诉他

记者:特朗普总统总是称呼您“我的迈克”,对我来说,这可能是他口中给别人最好听的暱称了。但我们也听到有一些人批评您对他唯命是从。您对那些批评者有什么想说的?

蓬佩奥:我听说过这样的批评。如果我们最终参加总统竞选,我肯定我会得到一个新的绰号,我们都可以猜一猜会是什么绰号。

我忠于美国。这是你的工作。你举起你的右手,你向美国宪法宣誓并捍卫它。我知道。我要把工作做得好,必须让全世界将我视为美国和特朗普总统的代言人。这是最低的标准。所以你可以追溯我担任中情局局长和国务卿四年任内,我的公开声明和特朗普总统的说法之间没有太大差距。但请不要误会,当我认为总统错了,他想撤出阿富汗,我会告诉他这样做不妥。他不想为乌克兰提供防御性武器系统,但我认为应该这样做。我也会坦率的告诉他,我会解释为什么我这么想,然后他是美国总统,我会尽我所能,确保我们执行他要求我们做的事情。

近期即将宣布是否竞选美国总统

记者:我的最后一个问题,但也是很重要的一个问题,你为什么在拜登就任总统第一天发推文写下“1384天”?当我们都在为明年美国总统选举日倒计时的时候,您有什么计划?你打算竞选下一任总统吗?

蓬佩奥:我还不知道。我们在想,我们在祈祷,我们,我的妻子苏珊和我,还在思考,我们在祈祷,我们会试着在几个月内做出决定,到时候大家就会知道答案了,包括苏珊和我。

(美国之音进行一系列采访,反映有关美国政策的负责任的讨论和观点。被采访人所发表的评论并不代表美国之音的立场。)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