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27 2020年1月23日 星期四

美国之音记者就伊朗等国局势专访美国务院发言人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摩根·奥特加斯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摩根·奥特加斯星期四接受美国之音常驻国务院记者张蓉湘专访,讨论伊朗,伊拉克与阿富汗局势,以及伊朗圣城军领导人苏莱曼尼被美军袭杀之后美国对中东的外交策略。

在苏莱曼尼被炸死之后,伊朗为此采取了报复行动,向有美军驻扎的伊拉克两个基地发射了导弹,但没有造成美军人员伤亡。随着伊朗和美国都似乎致力于降低紧张局势,外界的焦点再次转向外交。尽管美国表示愿意在没有先决条件的情况下与伊朗政府对话,奥特加斯并未透露美国特使在苏莱曼尼丧生之后是否与德黑兰官员有私下、直接的外交接触。

她还表示,美国将继续从经济与外交上孤立伊朗政权,直到德黑兰改变破坏区域稳定的活动。美国将继续对伊朗的极限施压,而这种极限施压有时候也可能是军事上的。下面是专访的主要内容。

张蓉湘:“早上好,摩根。非常感谢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

摩根·奥特加斯:“谢谢你邀请我。”

张蓉湘: “特朗普总统昨天宣布,美国将对伊朗政权实施新的经济制裁。”

奥特加斯:“是的。”

张蓉湘:“这些制裁与伊朗最高领袖,或伊斯兰革命卫队的资产有关吗?还能实施什么制裁?”

奥特加斯:“你报道国务院应该知道,我们预览,对不起,我们知道,我们并不在这里预览制裁措施;但我们确实相当定期地宣布对伊朗实施制裁,重要的是美国之音的观众应该知道,我们过去一年半来一直呼吁对伊朗政权实施”极限经济施压“,制裁只是这些措施的一部分。施压可以是外交的,也可以是经济的。当然,这个星期你已经看到,也可以是军事的。我们想说的是,这就像一个凳子的三条腿,是我们努力让伊朗政权,像正常国家一样行事的一部分。因此,在不透露即将宣布的公告细节的情况下,总统昨天确实表示,他已授权实施更多制裁,我们将继续开展一场在外交和经济上孤立伊朗政权的运动,直到伊朗政权遵守规则,像一个正常国家那样行事。”

张蓉湘:“今后,具体的降低紧张局势的外交努力是什么?”

奥特加斯:“特朗普总统昨天说,他认为《伊朗核协议》的其他签署国应该退出这项有缺陷的协议。实际上,我们在过去一年半中已经提出外交方案。我们每次向伊朗政权伸出外交援手时,经常提起这个方案。但是该政权选择以行动来应对我们提出的外交方案。因此,我们常说的是,我们愿意与伊朗政权不设先决条件地对话,讨论他们如何可以开始像正常国家一样行事。那么这涉及到什么呢?

“这意味着,伊朗不应该继续在世界上支持恐怖主义,这意味着不再资助、训练、装备,以及使用他们在中东的什叶派民兵代理人来攻击美国、我们的盟友、我们的利益和无辜的人民。不论是沙特民用机场,就像胡塞武装运动在沙特所做的那样;或是沙特的油田,或是波斯湾的船,或者是击落美国无人机,袭击美国大使馆等等。这种恶毒的行为,这种通过代理人支持恐怖主义的行为,这些伊朗政权作为战略所追求的行动必须停止。

“他们还需要不再无视联合国决议,如关于他们弹道导弹生产的2231号决议。他们必须永远不寻求拥有核武器。对此,总统和国务卿都说过。特朗普总统昨天说,只要他是总统,伊朗就永远不能拥有核武器。这非常重要。我们只是希望他们像一个正常国家一样。彭斯副总统说过,我相信,是昨晚说的;他说,我们不是在寻求改变伊朗政权,而是寻求改变伊朗政权的行为。”

张蓉湘:“特使布赖恩·胡克是否与伊朗进行外交对话?我知道他正在出差。”

奥特加斯:“我相信他现在在华盛顿。他曾在洛杉矶参加了一些公共活动,但他现在华盛顿。”

张蓉湘:“在苏莱曼尼死后,他有没有和伊朗方面交谈过?”

奥特加斯:“不管布莱恩·胡克是否与他们交流,我们都不谈论任何私下谈话。我们说过,有一种假设认为,我们一直在进行这些私下谈话。我们说过,凡是没有与伊朗政权公开沟通的, 我们私下也不会与他们沟通。大家都要知道这一点,这很重要。

“因此,我们传达的一切讯息都是公开的。可能正在观看这次采访的伊朗政权确切知道我们的立场和特朗普总统的立场,那就是不要伤害美国公民、美国的军人或外交官,或者我们的利益、我们的盟友,无论是直接来自德黑兰的攻击,还是通过代理进行的攻击。我们对此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张蓉湘:“特朗普总统曾威胁要袭击文化遗址,而我们的国防部长和国务卿则说,美国将遵守国际法。与此同时,国防部官员起草的致伊拉克政府的信是个错误。你是否担心特朗普政府发出了混杂的信息?”

奥特加斯:“不,一点也不担心。我认为我们发出的信息已经非常明确了。”

张蓉湘:“关于什么的信息?”

奥特加斯:“伊朗政权必须像一个正常国家一样行事。他们不得直接,或通过代理人来攻击我们。它们需要遵守联合国安理会第2231号决议。他们不得寻求核武器。就这些。”

张蓉湘:“有关袭击文化遗址,美国国务院是否受到来自中东国家的任何压力或者回击?”

奥特加斯:“说一次,我认为总统已经澄清了这一点,在我看来,那个新闻已经过去好几天了。”

张蓉湘:“目光转向伊拉克。未来美国如何处理与伊拉克的关系?有什么外交策略?”

奥特加斯:“正如你所看到的,我们一直在公布国务卿蓬佩奥与伊拉克各级官员的通话。大卫·申克是美国国务院负责近东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所有这一领域的人员,我们所有的大使,正在与我们在中东,特别是海湾地区的所有盟国密切合作,以确保他们能够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保护自己。

“但请记住,你知道,不幸的是,这些政府已经习惯了受到攻击。沙特阿拉伯在暂时一段时间内,有近60%的石油供应因伊朗的袭击,而退出市场。他们的民用机场遭到袭击。波斯湾的船只再次遭到袭击。因此,不幸的是,许多这些中东国家所生活的现实是:他们正在受到德黑兰政权的恐吓。 ”

张蓉湘: “你能澄清一些伊拉克媒体报道的真实性吗?报道说,美国已经告诉伊拉克总统办公室可能遭受的制裁。”

奥特加斯:“不,我们没有提出制裁方案。报道是不准确的。”

张蓉湘:“再来说阿富汗。你是否认为阿富汗的和平谈判正由于美伊紧张升级而遭到波及的风险?关于美国阿富汗和谈特使与塔利班的对话,以及美国与塔利班的和平谈判上,有什么最新消息吗?”

奥特加斯:“不,我不认为有风险。我不认为这两个事件有关联。美国阿富汗和谈特使哈利勒扎德显然正在非常努力地工作。他在继续工作,至少在过去的一年里,他一直在努力工作。阿富汗的局势很复杂;美国在这块土地上流了很多鲜血,美国的流血不仅有助于阿富汗人民有一个更光明的未来,而且使其能够选择自己的民主,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们在阿富汗的流血和花费的财力,目的是确保阿富汗永远不会成为恐怖分子直接袭击美国国土的基地,就像在9/11恐怖袭击时那样。因此,这仍然是我们的主要目标,因为它关系到我们驻扎在阿富汗的人员。”

张蓉湘:“最后一个问题谈谈乌克兰。蓬佩奥国务卿推迟了对乌克兰的访问。当前计划是什么?他很快就要访问乌克兰吗?乌克兰总统很快会来华盛顿与特朗普总统以及美国的内阁官员们会晤吗?”

奥特加斯:“关于乌克兰总统会怎么做,我没有什么可说的。我会让你去问白宫或乌克兰总统办公室。我们只能说,我们推迟了行程,重要的是要注意到,我们推迟的不仅是乌克兰的行程,也包括中亚几个国家,以及塞浦路斯的行程,所以说这是一次行程广泛的访问。正如我们所说,当我们宣布有关出访的公告时,我们说我们会尽快重新安排行程。”

张蓉湘:“非常感谢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

奥特加斯:“谢谢你。”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