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0 2018年8月18日 星期六

时事大家谈:六四周年祭:封杀回避能让人遗忘吗?


时事大家谈:六四周年祭:封杀回避能让人遗忘吗?

年年六四,今又六四,这是中共最不希望提起的一个日子。29年前的今天,政府命令荷枪实弹的军队进入北京城,杀害和平示威的民众,酿就了中国近代史上政府军屠杀本国人民的最大惨案。

此后近30年来,背负沉重包袱的中共政府极力抹杀和淡化这段历史,六四事件从“动乱”和“暴乱”变成“政治风波”,曾被高调纪念的“平暴烈士”也被销声匿迹。翻开“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事记”,人们惊奇地发现,从1989年5.20北京戒严到6.4屠杀,这段惊心动魄的日子却是一片空白。

为什么中共动员一切资源屏蔽和封杀有关六四事件资讯?政府的封杀回避能导致人民遗忘吗?习近平愿意且能够甩掉邓小平时代的历史包袱吗?

参加节目讨论的嘉宾是:《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北京独立撰稿人彭定鼎

时事大家谈:六四周年祭:封杀回避能让人遗忘吗?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3:23 0:00

胡平:政府会做出无耻之事,但不会说无耻之话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说,中共高挂免战牌,对六四话题讳莫如深,为什么呢?如果中共真是觉得平暴有理,那它就该把它这条大道理堂堂正正、一五一十地讲出来,好让我们“迷途知返”。但它并没有这么做,这就说明它知道自己理亏。它之所以极力掩盖、封锁这件事,就是因为它自己也知道这套道理拿不上台面。政治话语有一大特点,凡是大庭广众之下公开讲出的政治话语,必然含有道德成分。一个政府可以做出无耻的事情,但不会公开讲出无耻的话。一旦公开讲出无耻的话,那它就是羞辱公众,这就会逼迫公众对此作出反应,表示反对。所以中共就要回避和遮掩这件事。

胡平:道德感情需要公开的表达和共同的记忆

胡平说,对六四的记忆是不可抹杀的,因为参与和见证的人太多,而且这事又发生在信息时代,留下的文字和音像记录太多了。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件事在一般人心中留下的道德义愤和激情可能会被弱化。人的道德感情常常需要一种公开的表达,然后互相强化。现在中国国内有些感情就很奇怪,一谈起帝国主义的欺负和日本的侵华战争,一个个都义愤填膺,但他们大部分人并没有真正经历过这些,经历过的人大都早就去世了。他们大部分人的生活经历就只有受共产党迫害这个经历。对此,有些人是有感情但不能表达,而有些人是真的就没有那么强烈的感情了,或者感情已经被扭曲和塑造了。随着时间的流逝,当时的参与者和见证者会陆续离开这个世界,而新的人缺少切肤之痛,也缺少互相间的感染和记忆,因六四这件事而激起的道德义愤也自然会弱化,这是中共现在采取拖延战术的目的。

胡平:六四镇压的不是暴力,而是自由

胡平说,按照中国官方的说法,六四是“先暴后镇”,由于民众暴乱,所以军队才不得已出来镇压。但事实正相反,是由于中国军队的暴力镇压引起了极少量的民众出于激愤才出现的暴力行为。总个来说,八九民运的和平、理性和非暴力是举世公认的,在历史上也罕见。另一方面,将六四屠杀和发生在其他民主国家的平暴行动相提并论是完全错误的。因为当中很重要的一个差别在于,政府出来压制的到底是言论自由、集会自由,还是压制言论自由集会自由过程中间出现的一些所谓过火的行为?这一点已经得到很明确地检验了。我们看到一些西方国家和美国出了这些镇压事件之后,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照样存在,而中国在六四之后,哪里还能听到不同的声音?所以,六四镇压中镇压的不是民众的暴力行动,而是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本身。这一点当然是不可原谅的。

彭定鼎:中共抹杀记忆的措施确实有效

北京独立撰稿人彭定鼎说,时间抹不去鲜血和罪恶,但能抹去人们的记忆。我不得不遗憾地说,中共的这套做法是很有效的。中共在历史上制造的多少悲惨和冤屈都只存在于历史长河的黑暗之中了,不会再为人所知。比如文化大革命期间广西武宣县的大屠杀、湖南道县的大屠杀、北京大兴的大屠杀,现在有谁还记得?对谁还有影响?但六四可能会有不同。因为六四事件的幸存者们是知识分子,他们还在斗争,而且我们现在又是信息化的时代。但中共在抹杀记忆和弱化感受方面所做的事让我不得不说是非常有效的。

彭定鼎:深化政治改革更有助于经济发展

对于有人所说的目前北京人均月收入已达1万人民币,彭定鼎说,六四镇压和中国后来的经济发展根本不相干。若说有关联,那也是负关联。六四镇压其实严重遏制了中国的政治改革进程。而我相信政治改革的进一步深化只会有助于经济发展。我根本不同意“低人权优势”这种说法。所谓的“低人权优势”,相对的是西方某些福利国家滥用福利的现象。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相比,无疑前者的生产效率和创造力更高。中国在六四之后形成的高压态就像是二战时期的纳粹德国和皮诺切特时代的智利。这种体制是强力政治独裁和一定程度的市场经济之间的奇怪结合。它会体现出一些市场经济的优势,但最后得到的结果是个怪胎,也就是权贵资本主义。这种经济发展可能显得势头很猛,那是因为中国原来的经济基础很差。如果当年六四把中国推向了纯粹的资本主义,那中国经济只会更好。中国现在的经济根本不好,不要谈什么巨大成就,那是骗人的。

彭定鼎:中共专制是六四发生的根本原因

对于部分网友提出的美国也曾镇压过洛杉矶民众,彭定鼎说,表面看上去这确实也是政府镇压民众,但那次镇压针对的主要是浑水摸鱼的犯罪分子,比如有些人趁机去抢韩国人的店。这种刑事犯罪当然要镇压。八九民运在六四镇压发生之前,一直都是和平和基本理性的。暴力镇压的原因不是因为出现了“打砸抢”,而是因为抗议活动若继续下去会威胁共产党的一党专政,这是共产党不能接受的。美国的镇压是因为出现了刑事犯罪,但中国的镇压纯粹是政治原因,是因为统治地位受威胁。专制统治和民主统治的根本区别就在于,民主统治是受威胁的,它天天都受威胁,你随时可以把它推翻。但专制统治不允许威胁,不允许被反对。一旦出现反对,它就两个手段:抚或剿。如果你反对,我就先安抚你。这就像当年李鹏先和学生代表对话那样。但如果对话不成,那就是剿了。六四发生的根本原因就是中国政府是个专制政权。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六四周年祭:封杀回避能让人遗忘吗?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