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55 2017年9月21日 星期四

VOA连线:安徽副省长频频落马,贪腐太盛官场太黑?


52日,中国中委网站宣布安徽省前副省长陈树行双。中委在通中称陈树隆“毫无政治信仰和道德底线”,且“既想当大官、又想”,气和措辞都相当严厉,被指打破常

主持人:从2001到2017年间,安徽省有7名落马的副省长,其中王怀忠在2004年还因贪腐被处决。外界讽刺:安徽副省长已经成了高危职业。如果仔细看看这7个落马的副省长履历,可以发现这7人要么是安徽本地人,要么是安徽官场本土培养出来的。这是因为安徽的官场太黑吗?

沈良庆说,官员贪腐前赴后继的现象反映,在今天中国的特殊时代,当官高危,官员则是高危人群。最引人注目的是2004年被处决的副省长王怀中;而最近被抓的是四名,而不是三名。但是,这种现象不是安徽特有,也不表示中国人的人性有问题。至于政府说的,这些人无政治信仰,没有道德底线,我以为,这些人中间很多在上世纪80年代就学入党,是中共自己培养出来的“苗子”。我们要问,难道欧美国家的官员道德更高尚?政治信仰更虔诚?问题的根本是中国的制度,这点也是人尽皆知的,而腐败也是制度性腐败。但是,中共现在的反腐本身也是在垄断中进行的,而反腐权的垄断是最大的腐败。中国现在制度下,权力被市场化,与之相对应的权力寻租则实现了权贵的市场化。

主持人:几天前我们看到,原安徽省副省长周春雨在被提拔半年后,就因严重违纪被中纪委调查落马。5月2号,中央组织部免去了周春雨的领导职务。中共官员每一次的提拔,无不是被组织部门称赞为政治可靠、作风优良、能力超群等等。可是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昨天刚刚上台,今天成为阶下囚”的现象呢?

沈良庆说,周春雨生于1968年,属于非常年轻的干部,也是我的校友。根本原因还是权力缺乏监督和制约,包括体制考察。反腐本身也是至上而下,属于权大的反权小的,而在提拔干部时,也是权大的提拔权小的。即便在中国封建时代的皇权机制中也有连带问责,就是谁提拔的官员出问题,提拔者需要被问责。但是在今天,中共权力更加集中,垄断一切。这个体制可以随意提拔干部,不会有任何问责的后果。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