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50 2017年10月21日 星期六

成都铭记六四酒辗转全球至港六四纪念馆


支联会接受陶君行从美带回的“铭记八酒六四”纪念酒

在八九民运六四屠城28周年前夕,香港支联会主办的“六四纪念馆”,6月2日接收经全球辗转至香港的四川成都“铭记八酒六四”的一瓶纪念酒。同时,在“六四酒案”被捕人士在押一周年之际,“成都酒案”的家人和辩护律师先后发表声明,督促当局立即释放该案无辜无罪的在押人员。

28年来一直坚持在香港举行维园六四烛光悼念晚会的香港支联会,星期五下午在临时“六四纪念馆”举行仪式,正式接收并在“六四关我?事”专题展中, 展示由美国公民力量组织辗转交给支联会的一瓶来自成都的“铭记八酒六四”的六四纪念酒。

据公民力量的消息,这瓶由成都的符海陆、罗富誉、陈兵和张隽勇,在2016年六四前夕共同制作的“27年记忆陈酿酒”,受川渝八九兄弟的委托,被一名体制内同情者从中国带到中东,再经欧洲转到美国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的手上,杨建利5月25日在华盛顿将这瓶纪念酒交给前支联会常委陶君行转予支联会。

杨建利(右)向陶君行转交六四纪念酒
杨建利(右)向陶君行转交六四纪念酒

此外,公民力量就“成都酒案”开展的征文活动仍在进行中,并将于6月3日在华盛顿举办有关“成都酒案”的座谈会。

成都复员军人符海陆、设计师罗富誉、维权人士张隽勇以及八九学运领袖陈卫的孪生弟弟陈兵,去年5月共同制作“永不忘记,永不放弃,铭记八酒六四” 的纪念酒,瓶身标签是八九民运王维林只身挡坦克图案。四人从符海陆5月28日开始,陆续遭到拘捕,今年3月24日被成都检察院以“煽颠罪”正式起诉。当局指控他们以89.64元在网上售卖有关六四的“纪念酒”。

支联会秘书、前立法会议员李卓人星期五下午对美国之音表示,成都“纪念酒案”显示,内地当局惧怕,并严厉打压任何敢于纪念六四的人士,因此,这瓶“六四酒”能来到香港,作为“六四纪念馆”的展出文物,具有重大的意义,也证明,香港人为保卫一国两制下的权利所作的抗争,是与内地人的努力相关联的。

他说:“大家看到,空间一直在收紧,对香港收紧,对中国受紧。所以我们香港人如果说,他们六四这个酒不管我的事,但是大家要想,要是他们可以在中国连个酒都容不下的话,在香港他们容下我们的自由吗?这个就是大家要问的问题。所以我们觉得,这个酒本身是要讲给香港人听,勿忘六四的酒都容不下的话,那我们的自由是受到专政的威胁。”

支联会呼吁港人踊跃参与六四烛光集会,以团结姿态,向中共表达铭记六四、平反六四和争取民主的决心。支联会还呼吁市民参与国际特赦组织近日发起的“举杯铭记”行动,上载各自的举杯照片,铭记民主烈士和28年来在极大风险和困难下坚持守护记忆的国内抗争者,包括符海陆、罗富誉、张隽勇及陈兵。

此外,“成都六四酒案”被捕者中符海陆和罗富誉的家属,5月28日发表声明质问,他们已被关押一年的亲人,到底犯了哪一条法律规定?他们就因为铭记一段实实在在发生的事情而被抓捕,就面临判刑,极为不公。

声明强调,难道那段历史是虚构的吗?请当局出来澄清!到底那段历史发生了什么?难道不应该让后人记住?中国法律哪条规定不能记住历史?他们四人手无寸铁,就因为自己设计和包装了几瓶酒就能把这个政权颠覆吗?请问法律依据在哪里?请有关部门给家属一个明确回答。

符海陆的妻子刘天艳星期五对美国之音表示,她们的亲人只是纪念一下不可能忘记、不可能被抹掉的一段真实历史,没有触犯任何法律,怎么就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了呢。

她说:“八九六四这个事件,本来就是真真实实发生的,非常痛心,也算是一个灾难,都是不希望在发生的悲剧。包括从律师说的了解到,他们的事情其实从法律上是没有犯罪的,都是属于政治迫害了,我觉得非常不公。纪念这个事情,法律上也没有规定说不准,那就做了。所以说感觉很可笑,也非常愤怒了作为家属,因为家里小朋友和老人都非常需要他们。不仅是对他们的迫害,都是对整个家了。”

另外,符海陆、张隽勇和罗富誉的6位辩护律师,6月1日发布声明,指此案辩护律师在案件侦查及退侦阶段都被限制会见,并被不当限制通信权。6位律师认为,至今六四事件本身没有法律意义上的犯罪定性,更没有“提及”事件即构罪的法律条文,因此该案4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而当局应拿出勇气与担当直面历史,应拿出依法治国的态度还法律的尊严、还社会的有序、还个体的公正。

同时,香港大学民研计划星期五公布年度六四民调结果,55% 受访市民支持平反六四, 27% 不支持;认为港人有责任推动中国民主发展的有58%,为调查进行 25 年来新低,认为没有责任的则有30%,属新高。受访市民中认为北京学生做法错误的为22%,也是 25 年来新高。

调查显示,受访市民年纪越轻,越倾向认为中国政府当年处理手法不对、越认同北京学生做法,并越倾向支持平反六四。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