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2 2017年9月19日 星期二

中国在海上主权争议中最强硬的对手公然反对北京今年在有争议的南中国海宣布的特别严格的禁渔期,冒着被逮捕的风险派出他们自己的拖网捕鱼船队。

北京自行宣布从5月1日起实施长达三个月的禁渔期,这项禁令比往年长30天,并且限制更多种类的捕捞活动。禁渔范围涵盖赤道以北12度的整个南中国海。台湾、越南和菲律宾宣称对禁渔区内的海域拥有部分主权,不承认中国的禁渔期。

越南对禁渔期予以谴责,但分析人士认为,菲律宾则保持缄默,以避免使禁渔令合法化。菲律宾上个月同中国就海上争端举行了乐观的会谈。台湾向自行禁渔的船东提供奖励,并将帮助被中国扣留的任何渔船。

台湾陆委会发言人邱垂正说:“过去,我们的渔业署一直在告诫渔民要注意中国大陆禁渔期期间的安全问题。” 台湾渔船主要是在南中国海捕捞蓝鳍金枪鱼。

邱垂正说;“渔业署过去已经向渔民宣导中国大陆修鱼期的注意事项。渔民出海作业,如果遭受到生命跟渔船安全的时候,我政府会立即反应,并启动护渔措施,以保护台湾渔民跟渔船的海上作业安全,我们请台湾的渔民朋友放心。”

在去年海牙国际法庭做出否决北京宣称拥有大部分南中国海主权的裁决后,这项禁渔令让亚洲周边国家对中国产生新的蔑视,同时也提醒其他国家中国事实上控制的力量。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所研究员特姆萨克·查勒姆帕拉努帕说:“抗议(禁渔期)毫无用处,因为你承认他们实施的捕鱼禁令,但是渔民们知道在海上怎样避免。”

北京此前曾经在南中国海实施过季节性的禁渔期,并扣押外国渔船。中国1995年第一次在南中国海宣布禁渔期。分析人士说,多年过去之后,经验老道的船老大知道他们在哪里捕鱼最安全。

台湾陆委会说,中国将“检查”他们认为违法的渔船,并且扣押任何没有执照,船名和港口登记的船只。

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国际法副教授道格拉斯·吉福伊尔说,但是无论是缄默还是抗议都不意味着对一个国家对“公海”管辖权的接受。公海指的是一个国家海岸线延伸出的专属经济区之外的水域。

吉福伊尔说:“你没有必要去抗辩没有法律基础的声索。国际法要求不仅仅一个国家宣称一项新的规定,而且要求其他国家要接受它,在国际法中,默认或默许接受通常并不是一个规则制定的方法。”

中国以历史资料为依据,宣称对南中国海350万平方公里的大部分海洋拥有主权。中国的海警船在有争议的水域巡逻,建造人工岛礁,并在其中一些做军事部署。这些活动让其他声索方十分恐慌。

分析人士说,捕鱼禁令违反海牙国际仲裁法庭去年7月做的一项裁决,认为中国宣称对南中国海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水域拥有主权的声索不成立。

中国和菲律宾努力解决双方的争议,中国去年对菲律宾的渔船手下留情。双方的谈判代表上个月举行会谈。根据马尼拉媒体的报道,菲律宾方面形容这次谈判是首次富有成效的会谈。

但是北京历来不让菲律宾人进入斯卡伯勒浅滩(中国称黄岩岛),斯卡伯勒浅滩是位于马尼拉西海岸专属经济区的主要捕鱼区。船老大们知道他们不能进入该区域。

尽管越南经过一年同北京加强对话,仍然在历史主权争议问题上对北京不满。越南3月说,将派出军舰保护其渔船免遭禁渔期的约束。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中心资深研究员莫瑞.希伯特说,中国派出海警船巡逻,(违反禁渔令)的渔船将被扣押,扣留或沉没。

他说:“一些越南渔船会冒着被驱赶或逮捕的风险继续出海捕鱼。其他渔民为了避免麻烦可能会犹豫不前。”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国际问题学院中国项目研究员张宏洲说,中国无论如何都会扣押越南渔船。

他说:“这不仅是在禁渔期,在捕鱼季节也是一样。如果越南渔船进入中国控制的海域,中国的海警船和其他执法船只将对他们采取行动。”

吉福伊尔说,那些不满渔船被扣押的国家能寻求国际仲裁,至少让中国归还被扣渔船。

根据国家地理杂志去年的报告,南中国海每年的捕鱼量达1660万吨,从事捕鱼业的人员大约370万,但是鱼类资源的数量在下降。声索方还重视南中国海作为海上运输通道,以及蕴藏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