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7 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刘晓波病逝,东南亚国家反思民主的倒退


中国著名异议人士、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7月13日在中国沈阳病逝

刘晓波于7月13日晚大约6点40分在沈阳病逝,这一消息引发了全球媒体的广泛关注,西方国家的领导人相继发表言论,批评中国的人权状况,呼吁中国解除对刘晓波的妻子刘霞的软禁,并允许她离开中国。然而,东南亚国家对刘晓波去世的反应却相对冷淡,一些国家的主流媒体几乎只字未提,截止记者发稿之时,东盟十国尚未有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对刘晓波的辞世发表过公开评论。

越南、老挝、柬埔寨的主要媒体都没有报道刘晓波去世的消息。其中,老挝和柬埔寨与中国政府有着密切的政治、经济关系,而越南本国也存在着严重的打压言论自由的问题,最近,越南政府刚刚以“反政府罪”判处了一名知名博客写手“蘑菇妈妈”(Mother Mushroom)有期徒刑10年。

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的一些媒体报道了刘晓波的生平和去世的消息,但这些媒体大多不是全国性的大媒体,且报道的内容多为转载法新社或路透社的文章。新加坡媒体的报道较为全面,覆盖了从刘晓波病重保外就医到不幸辞世的全过程。不过,新加坡媒体一如既往地对报道中国的新闻采取比较谨慎的态度,平铺直叙,不加过多的评述,也缺少严厉的批评。

马来西亚的主流媒体对刘晓波病逝的消息基本未做报道,只有独立媒体《今日大马》(Malaysiakini)不仅刊登了消息,还报道了十几名马来西亚抗议者于7月13日白天在吉隆坡中国大使馆门前举标语牌抗议,呼吁释放刘晓波。

泰国主流媒体《曼谷邮报》(Bangkok Post)报道了刘晓波去世以及中国官方大肆删除并过滤相关消息的新闻。自2014年泰国军政府通过政变而上台以来,泰国媒体受到越来越严格的限制,泰国言论自由的空间受到越来越厉害的压制。《曼谷邮报》的这次报道可以被视为是对军政府限制言论的一种间接抗议,泰国读者在文章后面的跟贴也代表了泰国民间越来越强烈的反抗声音。比如:

读者Bandumbo质问:“在中国,甚至死去的人都不能逃避媒体审查。难道这是泰国学习的方向吗?”

读者ulisushi抱怨:“这就是军政府的下一个目标,网络检查员负责洗白社交媒体并禁止互联网搜索……这样的日子将会很快到来了。”

缅甸的主要媒体中,《十一新闻》(Eleven)大幅报道了刘晓波的相关消息。这家媒体被中国认为是“反华媒体”,以多次报道“不利于中国投资”的新闻而著称。另外,《伊洛瓦底》也转发了路透社的相关报道。目前,缅甸国内正遭遇新政府上台以来的“言论自由危机”,上个月,3位缅甸记者因采访缅北反政府武装而遭到缅甸军方逮捕,尽管缅甸多家媒体一直在为他们的获释而抗争,但这3位记者至今仍被军方关押着,缅甸民间呼吁昂山素季出面斡旋也一直未得到回应。

至记者截稿前,缅甸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昂山素季尚未对刘晓波病逝的消息发表任何评论。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