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6 2017年8月18日 星期五

日本追随美国扩大制裁援朝中国企业


日本外务省7月28日公布独自扩大制裁违反安理会决议、援助朝鲜的团体和个人名单(美国之音歌篮拍摄)。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国家安全内阁成员周六(7月29日)凌晨匆匆回到首相官邸召开国家安全保障会议,会后安倍走向记者群说:“对朝鲜表示强烈抗议和最严厉谴责,只要朝鲜不断从事这种挑衅行动,(日本)就只有与美国、韩国为首,加上中国、俄罗斯等国际社会紧密合作,进一步加强压力。”

与此同时,当天因为前防卫大臣稻田朋美辞职,刚兼任防卫大臣的日本外相岸田文雄进入防卫省,与防卫省、自卫队高官会谈后也对记者群宣读一份记录:“刚确认了朝鲜发射了一枚弹道导弹,发射高度大幅超过3500公里、飞行约45分钟的1000公里射程后,推测落在北海道积丹半岛以西200公里、奥尻岛西北约150里的我国日本海的经济海域内。”

他说,朝鲜发射的弹道导弹看来最大射程至少5500公里的洲际弹道导弹,“(日本)已通过北京大使馆向朝鲜提出强烈抗议,用最严厉的表现抗议了。对这种无视国际社会不断警告,一再发起挑衅的行动,有必要报以最大限度压力,而不是对话。”

岸田说,他已指示相关部门与美国、韩国等合作:“为争取联合国安理会采择包括更严厉措施在内的新决议,日美韩继续紧密地合作并敦促中国和俄罗斯扮演建设性角色。”

制裁对象

岸田表达上述立场前不到一天,刚在周五内阁会议后宣布日本对援助朝鲜开发核武器与导弹的团体和个人加强单独制裁措施,具体是扩大冻结援助朝鲜的团体的银行账户和禁止个人入境日本的对象。团体对象包括中国的丹东银行和大连宁联船务有限公司(Dalian Global Unity Shipping Company Limited),以及6名分别住在大连、丹东、临江、沈阳、北京的个人,从外务省发表6人英文姓名拼音来看,疑似是居住在中国的朝鲜族人。扩大制裁的团体对象还有在朝鲜和中国都有地址或只有朝鲜地址的另3个公司;个人制裁对象还有3名居住在俄罗斯的疑似朝鲜族人。大连宁联船务有限公司(也称a.k.a. Dalian Global Unity Shipping Agency)登记的地址除了大连,还有朝鲜平壤、清津、罗津、兴南各市。通过这次加强制裁的措施,日本制裁援助朝鲜的团体累积到63个、个人累积到79名。

岸田解释说:“现在没法期待与朝鲜有意义地对话,加强压力才重要。我国一贯主张‘对话与压力’、‘行动对行动’的方针,强烈要求朝鲜作出解决问题的具体行动。”

中国外交部当天对日本制裁两家中国的银行和企业作出回应,发言人陆慷说:“我愿正告日方,中方绝不接受日方的错误做法,要求日方立即撤回错误决定。如果日方一意孤行,势必给中日关系和双方在半岛问题上合作制造重大政治障碍,由此带来的后果要由日方承担。”

中朝贸易

但在日本,几乎所有主流传媒和舆论都没质疑日本政府的决定,但也没显示期待日本加强制裁或日美联合加强制裁能抑制朝鲜的观点。在朝鲜近年持续开发核武器、今年更加速开发弹道导弹的行动中,日本社会对中国和俄罗斯,尤其是中国并没认真地执行安理会制裁朝鲜的决议,反而扩大与朝鲜贸易,向朝鲜提供开发核武器和导弹所需的能源、资金已形成概念。

中国海关总署6月23日公布的贸易统计说明,今年1至5月中国对朝鲜出口总额累计为13.2399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加32%,主要增加的是汽油等石油产品。但该统计说,中国减少了从朝鲜进口9.3%,下降为7.221亿美元,是中国停止进口朝鲜煤炭,阻碍了朝鲜创汇。

《产经新闻》报道这一中国的统计数字时说:“中国对朝出口增32%,减少进口也说明了‘制裁’不彻底”,报道中还引述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解释此统计“解决朝鲜问题的关键不在中方。”

《日本经济新闻》说:“今年1月以后中国从安理会制裁决议的对象朝鲜进口铁矿石比去年同期增加4倍,俄罗斯1至3月则倍增出口朝鲜能源为主的产品,国际制裁朝鲜的效果薄弱。”

《日本经济新闻》说:“美国总统川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4月上旬会谈,一致同意加强朝鲜问题的合作后,看不到任何变化。”

中日关系

日本主流传媒、舆论也对中国外交部周五的警告反应迟钝,至少从2012年中日围绕钓鱼岛(日本称尖阁诸岛)主权纠纷升级以来,中日政治关系的重大障碍“责任在日方”、“后果由日方承担”的中方警告已是日本民众听惯的“老生常谈”。

在日本一个定期调查中日关系民意的机构“言论NPO”公布去年8至9月实施的民调结果中,认为中日关系不良的日本受访者近8成,而且相信不能光靠中日政府改善关系的民意占6成,這些受访者认为,民间交流很重要,改善关系需要通过中国国民自己的眼睛和接触来慢慢地认识、理解与中国政府宣传不同的日本很重要。

倒是朝鲜周五首次深夜试射弹道导弹,这种日夜对日本存在的威胁,而且可能也已威胁到华盛顿的现实令日本周六传媒、舆论注目朝鲜的意图和中美将如何在朝鲜问题上较量。

追随美国

日本主流传媒在报道日本加强单独制裁朝鲜措施时说明的背景,共同点是安倍内阁此一决定主要是追随美国上个月宣布加强制裁朝鲜的措施,例如官方电视台NHK说:“美国总统川普政府上个月发表制裁朝鲜措施的内容,看来日美是要步调一致,目的是加强敦促对朝鲜有影响力的中国发挥作用。”

中国政府似乎也同意这种看法,陆慷周五在记者会上说,日方这种追随某些国家,损人害己的做法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次日本宣布制裁的中国丹东银行和大连宁联船务有限公司,都是上个月美国扩大制裁支援朝鲜的企业和个人的对象。据《朝日新闻》报道,美国在调查丹东银行援助朝鲜当局实施国际外汇交易业务的踪迹时,发现丹东银行在日本两个主要银行开设了国际汇款账户,美国相信丹东银行为朝鲜当局洗黑钱的运作经过东京,通过外交渠道要求日本政府与美国同步取缔。

《朝日新闻》分析指出,日本追随美国取缔朝鲜的国际金融系统会产生效果,却也可能影响中日关系,但安倍政府相信“日中改善关系已构成趋势,日本政府准备在8月上旬菲律宾召开东盟加三外长会议期间,日本外相与中国外长交换意见。”

逃脱制裁

国际社会虽然广泛相信,以安理会为的中心国际制裁朝鲜效果薄弱的原因与占朝鲜贸易9成的中国有很大关系,但也不确定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中国,是真不知道丹东银行援助朝鲜的业务,还是容忍中国东北存在大量援助朝鲜的金融机构、企业作为制裁的漏洞。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Foreign Policy Magazine》今年3月引述安理会制裁朝鲜委员会专家小组的报告书说,由英国人担任组长、以及中国人、俄罗斯人、美国人等组成的8人专家小组发表的报告书指出,被禁止出口朝鲜的物资通过贸易令制裁空洞化,其手段极为巧妙,结果令朝鲜逃脱制裁的规模和范围增加。报告书指出,近年中国在国际上展示合作制裁朝鲜的姿态,但其实是守护着朝鲜经济生命线,朝鲜生产的煤炭、金矿、铁矿石大部分被中国进口,中国成为朝鲜逃脱制裁的交易据点。

报告书详述了中国企业协助朝鲜逃脱制裁的作用,例如美国制裁的朝鲜大同信用银行(DCB)和大圣银行都是违反安理会决议的对象,大同信用银行大连办事处是支撑朝鲜主要买卖武器的矿业贸易开发公司KOMID的主要金融机构。但大同信用银行和大圣银行在中国大连、丹东、沈阳不仅能继续营业,并且在2011年7月,中国企业收购了大同信用银行股份至60%,使得中方可能已有操控权。大同信用银行通过在中国的离岸账户和办事处巧妙地进入国际金融系统,大同信用银行大连办事处姓金的代表也被美国列入制裁的个人对象,但他在中国还设立了几家掩饰企业,并以伪造的韩国身份证到香港开公司,为朝鲜洗黑钱、运转巨额资金。

测试机会

报告书指出,朝鲜就是通过无数类似个案交易军用暗号通讯器、便携式防空导弹系统、卫星诱导导弹系统,并在香港购入廉价电子机器转换成军用设备高价出售给发展中国家,去年7月从中国出口东非的45货柜军用通讯器材被某国没收。报告书质疑中国政府不可能不知道这些朝鲜逃脱制裁的漏洞。

不过前安理会制裁朝鲜委员会专家小组的日本成员古川胜久也认为,国际社会上制裁朝鲜只是各种政策中的一个课题,在履行制裁问题上更涉及了和朝鲜历史上维持下来的军事、政治、经济关系。他说:“中国和俄罗斯为首,加上不少东盟国家、中东国家、非洲、古巴等,对朝鲜违反安理会制裁决议的调查都是不合作,还协助隐瞒违反制裁的个人和企业的讯息。特别是中国,政治领导层好像担心朝鲜体制崩溃的样子,一直没认真履行全面制裁义务,其结果是令朝鲜不断遇到进一步制裁的政策,形成恶性循环。”

古川还指出,包括中国在内,许多国家本身都还未形成法制体制,就算政治领导人决定对朝鲜全面制裁,实际的行政能力能否实现也有疑问。

中国政府是有意对丹东银行、大连宁联船务有限公司这类援助朝鲜的团体“睁一眼闭一眼”,还是行政管理上漏洞百出、应付不了东北各省为了本身经济对朝鲜贸易的依赖性,日本也没定论。但部分舆论指出,日美扩大制裁援助朝鲜的团体和个人,也是个测试中国政府的机会,从中国政府反弹有多高、是否真计较日美的制裁,或者也可看出中国政府对制裁朝鲜的真心。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