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08 2017年9月24日 星期日

菲律三名青少年死亡触发对暴力缉毒的反弹

  • 美国之音

德洛斯·桑托斯的死触发了马尼拉的街头示威。(2017年8月26日)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可能正在重新思考他所发动的致命性缉毒运动。在此之前,三名青少年被杀导致原本是支持他缉毒的公众的愤怒。不过,一些分析家表示,菲律宾的法外杀人可能会持续下去。

今年8夜中旬,17岁的高中生德洛斯·桑托斯在首都马尼拉以北的一个城市被枪杀,有可能是被警察打死。他的死触发了马尼拉的街头示威,菲律宾的天主教教会敲钟40天表示抗议。

上个星期,一个19岁的男子被发现遭枪杀,一个14岁的男孩的遗体被发现,上面满是刀伤。调查人员正在就这两人是否死于警察之手进行调查。

这三起杀人案件有可能削弱公众对原本是得人心的缉毒运动的支持。海外早就对菲律宾的法外杀人的缉毒运动有强烈批评。说话措辞强硬的72岁的杜特尔特在2016年6月就任以来批准了这一运动,誓言要在6个月内消灭毒品。

新加坡国立大学公共政策学院的副教授埃德瓦多·阿拉拉尔说,“在社交媒体,在大众媒体当中很明显有普遍的愤怒,人们对那些未成年人被杀的方式感到愤怒,不管他们是否贩毒了。我认为,由于发生这种反弹,菲律宾警方这次必须小心,因为他们知道假如他们逾越了警察行动的界限,总统就不一定会支持他们。”

一些菲律宾人更为担心的是,执政党占多数的议会本星期只是象征性地在2018财政年度拨款19.50美元给人权委员会。这个机构可以质询警察的做法。

反对党自由党的一个分支机构在脸书上发表声明说,杜特尔特政府的拨款决定“是让警察可以继续为所欲为不受追究”。

但是,杜特尔特通过总统办公室网站发出誓言,要对德洛斯·桑托斯之死进行“彻底和不偏不倚的调查”

他说,“假如调查发现一个人,两个人,或所有的当事人员有违法行为,就会起诉,假如被判有罪,就必须进监狱。”他在这里所指的是菲律宾国家警察。他说,“我可以向各位保证这一点。”

专家们说,杜特尔特对警方的抨击可能是一个迹象,表明他可能会修改暴力缉毒的做法,但不会宣布停止缉毒。

今年2月,杜特尔特一度实行了宽松。当时,一个韩国商人在警察的羁押中死亡,杜特尔特说是要集中精力解决菲律宾国家警察的不当执法问题。菲律宾媒体星期三有报道援引他的缉毒部门总管亚纶·阿基诺的话说,他主张给菲律宾一百三十万向当局自首的瘾君子提供解毒治疗。

在德洛斯·桑托斯上个月死后,菲律宾明星报网站援引杜特尔特的话说,他不会容忍屠杀“无辜的人”。

阿拉拉尔说,在公众施加压力的同时,一些菲律宾人还怀疑贩毒集团的上层生产商和掮客没有受到缉毒运动的打击。

菲律宾非政府组织政治与选举改革研究所的执行主任拉蒙·卡西波尔说,“我认为在这三个未成年人被杀的事情发生后,人们对法外杀人的事情高度质疑。任何一个政府推行的政策都必定会受到这种质疑的影响。”

马尼拉市的研究机构社会舆论调查站的民意测验显示,杜特尔特政府在2017年第一季度赢得菲律宾人的75%的支持率。该研究机构表示,66%的受访者对缉毒运动表示满意。

民调机构亚洲脉搏在今年3月进行的民调显示,有79%的人“赞同”政府控制犯罪的努力。

一般的菲律宾人经常表示,他们所在的居民区在杜特尔特总统上任以来感觉比以前安全了。甲基苯丙胺(俗称“冰毒”)在人口一亿二百万人的岛国菲律宾各地街头是犯罪活动的主因。

分析家们警告说,菲律宾缉毒运动的政策变化将是断续的,或缓慢的。总部设在纽约的人权组织人权观察估计,菲律宾的缉毒运动已经导致7000例法外杀人。

设在檀香山的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太平洋论坛的项目部主任卡尔·贝克说,“现在还不清楚杜特尔特总统是否会对他的缉毒运动进行大调整。但是,有一些迹象显示,他的政府机构已经感受到需要承认并对待人们对践踏人权的担心。”

菲律宾大学迪利曼分校的政治科学学者赫尔曼·克拉夫特说,缉毒运动假如发生任何变化,可能也只是意味着警方会在应对未成年人时更为谨慎,尤其是在有闭路电视监控摄影机的情况下。

克拉夫特说,“我想,杜特尔特政府的总体目标和战略依然将是维持现状。杜特尔特总统在列出他的缉毒运动基本战略时已经表明了这一点。在牵涉未成年人的时候,可能会有一些退让。”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