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6 2018年7月18日 星期三

年终报道:俄恐怖迫害加剧 后普京时代或已来临


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的支持者2013年在莫斯科市中心为他参选莫斯科市长造势。(美国之音白桦摄)

2017年俄罗斯的政治迫害和打压新闻自由更加变本加厉。展望总统大选后的2018年,许多评论认为,随着普京准备长期执政和专制时代的降临,普京体制继续为生存而挣扎,俄罗斯的政治未来将更加不可预测,后普京时代甚至已经开始。

年终报道:俄恐怖迫害加剧 后普京时代或已来临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7:59 0:00

与西方对抗升级 普京乐观

普京总统最近做年终总结时称,俄罗斯经济现已走出衰退低谷,2017年可称作 是成功的一年。

与此同时,在外交上,与原来许多人分析预期的川普总统执政后俄美关系将转暖正好相反,俄罗斯与西方对抗继续升级。

政治严冬 “美国之音”遭打压

在内政上,俄罗斯的政治严冬日益冷酷,更多的反对派和活动人士纷纷逃离,在国外寻求政治避难。许多人权活动人士认为,他们今天不但难以捍卫人权,甚至已经自身难保,俄罗斯的政治气氛和政治迫害已经接近前苏联。

包括“美国之音”在内的多家美国媒体年底时被俄罗斯当局列入到外国代理人名单中。俄罗斯议会上下两院宣布禁止这些媒体记者进入。许多评论认为,当局下一步的行动可能是在俄罗斯屏蔽这些媒体的网站。下议院国家杜马正在起草新法律,主要涉及对这些媒体和媒体工作人员的处罚行动。

网络自由受威胁 反对派上半年仍能示威

目前相对较自由的互联网空间继续受到威胁。一些批评克里姆林宫的网站除了仍然被屏蔽外,当局还要求以实名制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上登记。

不过,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今年上半年仍然组织了大规模反政府示威,他和他的团队制作的有关总理梅德韦杰夫腐败的视频曾引起巨大轰动。到下半年,俄罗斯政治的关注焦点逐渐转移到明年3月的总统大选上。

普京继续执政 戈尔巴乔夫称赞

普京最近在位于伏尔加河畔的高尔基汽车厂终于宣布他将参加大选有意继续执政。许多评论认为,普京以这样的方式宣布参选经过精心策划和导演,它显示普京试图把工人当作主要支持者。但普京同时不忘向其他社会群体示好发出友善信号。普京最近宣布将对生育母亲提供资助。

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称赞说,获得民众广泛支持的普京决定参选反映了民意和民情所需,普京今天的确是民族领袖,俄罗斯目前国际处境艰难,国内面临众多问题,民众自然寻求稳定。

普京变成穆加贝 未来悲观

与戈尔巴乔夫完全不同,许多分析认为,今年65岁,在俄罗斯已执政18年的普京将成为俄罗斯的“穆加贝”。其他评论对总统大选后的俄罗斯未来也感到悲观。著名时事评论人士和莫斯科呼声广播电台主编维尼吉克托夫说,明年大选过后俄罗斯将走上更加闭关锁国之路,而且专制色彩将日益浓厚,当局也将准备普京2024年总统任期届满后能继续执政。

知名人权活动人士齐科夫认为,在把“美国之音”等媒体列入外国代理人名单后,明年总统大选后,当局将进一步打压包括社交媒体在内的其他媒体,安全情报机构的权力将进一步被扩大,许多民族地区地方政府的权限将进一步缩小,反对派的活动空间可能会被继续封堵,甚至民众出国未来也将受到限制,可能如同苏联时期那样事先获得当局批准。

大选已不是选举 合法性受质疑

反对派人士批评说,俄罗斯的总统大选已不是选举,仅是走过场,大选变成了任命普京重新成为总统的一种形式。当局为了降低批评声音,有意推动和允许一些不对普京构成威胁的人士参选。对普京真正构成威胁的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仍然被禁止参选。

亲克里姆林宫的政治学者马尔科夫认为,当局所面临的主要挑战是如何提升2018年总统大选的合法性,由于结果早在预料之中,投票率将大幅降低,因此将冲击选举合法性。他认为,当局所面临的其他问题还包括,权贵阶层的分裂,一旦遇到危机,许多人不会支持普京,反而会加入倒普京阵营。此外,俄罗斯国内的政治经济形势非常严峻,民众既不满今天的生活水平,更不满意腐败的官僚政府。

普京集团分裂 普京影响减弱

但政治学者索洛维认为,在普京继续执政的同时,俄罗斯其实开始步入后普京时代。十多年前曾是普京主要智囊的政治学者帕夫洛夫斯基认为,由于普京无法为支持他的权贵们保证未来,普京所建立的中央集权体制正面临危机。莫斯科卡内基中心的一份研究报告说,俄罗斯最近所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显示,普京的影响力开始减弱。

前国际象棋大师卡斯帕罗夫认为,普京体制能有效运转的必要条件是为给他抬轿的那些权贵们提供保护,但随着西方制裁的扩大和加剧,外部因素促使普京无法捍卫俄罗斯财阀们的利益。

接近普京成有毒负资产

媒体最近报道,川普总统8月签署了对俄罗斯等国的制裁法案后,美国国会明年2月份将宣布新一轮制裁,范围之大可能波及俄罗斯的许多大公司集团、权贵,以及他们的家属和子女。一些俄罗斯权贵甚至去华盛顿游说想了解他们是否在新的制裁名单上。莫斯科权贵圈内充满恐慌茫然气氛。路透社说,同普京拥有良好关系现在已经变成有毒负资产。

政局走向难以预测

反对派活动人士施奈德尔说,两个关键因素将决定俄罗斯未来政局走向。

施奈德尔:“这主要取决于反对派和俄罗斯民众,公民社会在多大程度上意识到俄罗斯目前所走的道路是多么危险,如果它们能联合起来共同对抗当局的话,俄罗斯的政局将能改变。此外,外部因素,也就是西方世界将对普京政府施加多大的压力也将发挥关键影响。”

记者和政治学者莫罗佐夫认为,明年总统大选后,俄罗斯政治将变得更加无法预测,目前没有任何人能知道未来3年俄罗斯将发生什么事情。

加强宣传和镇压 为生存挣扎

普京前经济顾问伊拉里奥诺夫认为,克里姆林宫将继续利用宣传工具让普京的绝大多数支持者保持对普京好感。而对那些反对和批评普京的少数派人士来说,将面临当局更大力度的镇压和越来越加剧的恐怖。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 完整版(2018年7月17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1:00:00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