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1 2018年1月18日 星期四

英国政府12月中旬宣布,前首相大卫·卡梅伦将领导一个目的在于促进英中合作的一个价值10亿美元的基金,用于投资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相关的项目。

在日本出版的英文《外交家》杂志报道说,英国政府表示卡梅伦负责领导的上述基金的资本将来来自中国和英国的一些大机构投资者,但没具体属于说明那些投资者究竟是谁。

“一带一路”是中国共产党党魁习近平推出的一个庞大又庞杂的中国对外投资和贸易项目。中共声言“一带一路”有利于中国经济发展,也有利于世界经济发展。

批评者则担心,中共政权推出一带一路项目的目的是给中国特色的产能过剩寻找出路,很可能让中共得以在维护中共独裁统治的同时将中国特色的官商勾结、贪污腐败的经济发展模式输出到世界其他国家。

卸去首相职位的卡梅伦如此再就业,在国际间引起争议。

中国吃定英国了吗

12月18日,美国的《华盛顿考察者报》发表专栏撰稿人汤姆·罗根的文章,标题是“征召到卡梅伦站台 中国吃定了英国 ”。文章从美国的角度,从国际政治和英国与美国特殊关系的角度对英国政府和卡梅伦的做法提出质疑:

“从盗窃美国的知识产权,到挑战印度的边界、再到威胁越南的出口市场,中国的经济帝国主义以一种兴趣优先为其特色,这种兴趣的表现就是,北京倾向于以排除其他国家来伸张其利益。在中国公平或比较公平地参与游戏的地方,中国只是因为必须跟所有各方互动才那么做。

“尤其令人不安的是,英国成为中国的那一套的越来越顺从的伙伴。作为美国最亲密的盟友,人们本来期望英国高级官员会跟美国一道抗拒中国的经济帝国主义。实际情况发展却恰恰相反。这显示了英国官员认为全球的力量中心正在从美国向中国转移。在英国更为顺从中国利益之际,英国将越来越不愿意支持美国的那些违反中国利益的立场。例如,在北朝鲜核项目这样的问题上,在未来的年月里更有可能支持美国而不是中国的是澳大利亚,不是英国。

“当然,英国的看法有些不同。

“英国官员毕竟不担心保持中国的恩惠就是目的,因此英国官员希望招引中国的财富。在英国退出欧盟之后的时代,英国知道必须将贸易机会最大化,而中国显然是一个非常有利可图的机会。”

卡梅伦并非为独裁站台吗

西方国家政府领导人在卸任之后为独裁国家或独裁国家的国企站台,近年来成为国际一景。其中最明显的例子是前德国总理施罗德在卸任之后为俄罗斯独裁者普京所控制的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站台,前英国首相布莱尔在卸任之后为人权记录恶劣的哈萨克斯坦独裁政权站台。

中共政权坐拥将一个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关押致死/至死的世界纪录,可谓属于人权纪录极端恶劣的国家。作为英国前首相,卡梅伦出马如今参与中共政权推出的一带一路经贸发展项目,是否是属于卖身投靠?

设在伦敦的国际投资咨询机构Flint Global的资深咨询人布鲁诺·马萨艾斯12月20日在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网站发表文章,从在商言商的角度对上述问题做出了否定的回答。

马萨艾斯的标题是,“大卫·卡梅伦没有卖身投靠中国”。文章说:

“一带一路倡议对中国政府来说具有高度的政治重要性,因此,(作为卸任的英国首相,卡梅伦如此参与其中)或许是更广泛地讨论外国公司如何获取中国市场准入权的最佳讨论方式。

“假如打开中国金融服务业市场的问题是一个政治问题,任何希望跟中国打交道的国家都需要作为政治问题来处理和面对这个问题。现在有通过政府和民间利益相关者对话的方式取得进展的巨大潜力,条件是人们对双方的动机有恰当的理解。由卡梅伦牵头的这个新的基金就是这方面的一个例子。…

“中国的动机是明显的,因为英国可以给一带一路倡议的机构框架带来风险分散和证券化的庞大专业知识。但英国的利益也是同样明显的。加入一带一路地缘政治空间,并使之转向新的、更为有前途的方向,这可以说是西方国家如今面临的最大的挑战。因此,人们希望英国将胜任这一挑战。”

中英两国权贵勾结吗

在过去的20年里,无论是在英国还是美国,公众认为所谓的经济全球化不过是各国权贵相互勾结,以损害公众利益为代价来谋求权贵自己的好处。因此,在西方国家以及在中国,“全球化”对很多公众来说已经成为一个日益肮脏的字眼。

在这种大背景之下,卡梅伦作为英国政府前高官参与中共政权所推出的经贸项目,这种景象在西方民主化国家显然成为政治问题。

英国诺丁汉大学博士生马丁·瑟雷12月20日在该大学中国政策研究所面向英语世界公众的网站发表文章,讨论了这个政治问题。

瑟雷文章的标题是,“大卫·卡梅伦的中国差事:现在是辩论权贵角色的时候了吗?”文章写道:

“(卡梅伦跟中国的)这种交往方式显示了越来越成问题的政界‘旋转门’现象。所谓的‘旋转门’指的是政府官职跟有利可图的公司职位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不清。这里的危险是,卸任政府高官再去公司任职的路数已经有如此之多的人采用,以至于现任的政府高官在做出决定时会有意无意地挂念着卸任之后的前途。

“政府高官在做出决定时是否也挂念着今后获取其他国家的职位?大卫·卡梅伦和(英国前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因为建构跟中国的黄金时代政策而广为人知(甚至连倾向右翼的英国政治杂志《旁观者》也把奥斯本2015年的中国之行称做‘历史上最长的磕头之旅’)。如今,卡梅伦负责一个价值10美元的一带一路基金,而奥斯本则部分是由于他跟中国的关系而在金融投资公司BlackRock获得了一个职位。因此,预测奥斯本今后会承担更为亲近中国政府的一个角色也并非不合情理。”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