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40 2018年2月19日 星期一

中国欲设立仲裁法庭解决贸易纠纷引发争议


一带一路示意图

中国政府最近宣布将在北京、西安和深圳分别设立全新的国际商事法庭,以解决涉及“一带一路”的商务纠纷,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和热议。一些人士称赞中国在仲裁解决国际贸易纠纷方面迈出了积极的一步,另外一些人士则对中国单方面采取的行动提出了质疑。由于一带一路的沿途和沿岸国家法律各不相同,这些仲裁法庭具体将如何运作,目前仍然是一个未知数。

“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仲裁

中国媒体日前报道说,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将在北京、西安、深圳各设一个国际商事法庭,调解仲裁与“一带一路”有关的商务纠纷。西安面向陆上丝路,深圳面向海上丝路,北京则相当于总部。为配合该行动,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制定的《国际投资争端仲裁规则》将于10月1日起施行。

在这之前,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次会议提出要坚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依托中国现有司法、仲裁和调解机构,吸收、整合国内外法律服务资源,建立诉讼、调解、仲裁有效衔接的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

全球风险评估公司“维里斯科枫园”(Verisk Maplecrost)在伦敦的首席中国分析师于果指出,仲裁是在法律体系以外解决争端的一种方法。他认为,新设立的仲裁法院在通过仲裁解决国际贸易纠纷方面迈出了积极的一步。

他说:“中国解决商业纠纷仲裁的状况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以往的中资企业在国际上遇到投资纠纷,最常见的方式就是通过外交或者双方协商来解决。所以,新的仲裁法庭在商业仲裁纠纷这个框架下应该是一个积极的进展。”

中国的单方面行动引起质疑

国际投资和税务咨询公司“协力管理咨询有限公司”(Dezan Shira & Associates)的创始人克里斯·德文谢尔-埃利斯(Chris Devonshire-Ellis)指出,中国宣布设立新的国际仲裁法庭的做法既不符合逻辑,而且在法律上也说不通,因为目前世界上已有包括WTO在内的众多解决纠纷的国际架构。

德文谢尔-埃利斯说:“虽然这个理念很新颖,但中国很难就涉及中国公司的纠纷,让国际公司接受中国的司法管辖权,因为这一般都和已经存在的国际架构相违背。国际仲裁法庭的定义本身需要国际的认可,没有这个认可,加之这类仲裁机制已经存在,我看不出中国为什么要设立这些仲裁法庭。”

于果认为,消除国际上这些顾虑和质疑的最好办法就是尽快建立一个良好的、客观的、公平的、透明的案例历史,以确立这些仲裁法庭的良好信誉。

他说:“如果不能树立这种信誉,新的商业仲裁法院想要的在国际ADR(替代性争端解决方式)领域的影响力,就会远远削弱。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很快地建立一些比较有效、公正、公平的案例,以事实来说明这个问题。”

法庭如何运作仍然是未知数

国际独立仲裁机构“香港国际仲裁中心”(Hong Kong Arbitration Center)的秘书长萨拉·格里默(Sarah Grimmer)预计,中国计划设立的这些仲裁法庭有可能会效仿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以及迪拜国际仲裁中心等其他国际商事法庭的做法,但是其性质、目的以及运作的方式仍有待观察。

她说:“我们不清楚这些法庭将如何组成,我的意思是说,法庭将如何甄选法官,对他们有什么样的履历要求。此外,法庭将运用什么法律进行仲裁,是中国法律,还是其它法律,这些细节尚不完全清楚,因此有待公布。”

格里默指出,这些细节非常重要,因为仲裁庭和法庭的性质截然不同,法庭有常设法官,仲裁法庭则由当事人选定公正、独立的仲裁员帮助解决纠纷。

格里默认为,在中国设立全新的仲裁法庭的计划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个积极的发展,它显示出有尽可能多的可供选择的纠纷解决机制的重要性已经得到认可。但是,由于这些法庭是基于中国司法和中国仲裁,结果如何尚不明了。她估计最后有可能产生出一个混合了法庭和仲裁程序的解决机制。

中国官员谈推进仲裁国际化

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不断展开,越来越多的中资企业走出去,不可避免地遇到一些商务纠纷,因此,他们更加积极地参与国际商事仲裁。目前,中国已经与130个国家签订了包括仲裁条款的双边投资协定。但是,如何与国际仲裁法律制度接轨,跟上全球贸易的脚步,对中资企业无疑是一大挑战。

中国主席习近平,俄罗斯总统普京和阿根廷总统马克里在北京雁栖湖国际会议中心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圆桌峰会上(2017年5月15日)
中国主席习近平,俄罗斯总统普京和阿根廷总统马克里在北京雁栖湖国际会议中心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圆桌峰会上(2017年5月15日)

2017年9月16日,来自10多个国家的300多名中外律师、仲裁员以及跨国公司的代表参加了在北京召开了“一带一路”国际商事仲裁高级别对话。会议由中国国际商会、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和国际商会共同主办。

与会的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官员谈到要通过仲裁员国际化、仲裁案件国际化、仲裁规则国际化、仲裁语言国际化、仲裁管理国际化以及机构建设国际化等方式推进机构国际化的进程,同时增加国际仲裁中的中国元素。

但是,这位官员没有具体说明应该如何推进中国仲裁“国际化”的进程,在仲裁中增加哪些中国元素,以及这些中国元素究竟指的是什么。因此,这个在“一带一路”框架下提出的宏观计划如何落实,目前仍然是一个未知数。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