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41 2019年12月6日 星期五

中兴为“中国再次伟大” 受制裁?


中兴通讯公司董事长殷一民2018年4月20日在中国广东省深圳市中兴通讯总部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讲话。

受制裁濒临绝境的中国电讯商中兴因川普总统一条推文命运逆转。但实际上这家中国第二大电讯器材商能在多大程度上走出此劫尚未可知。川普的推文引起相当大的争议和质疑。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说总统不关心美国工人,却去操心中国工人失业,其实是要“让中国再次伟大。”

舒默参议员这样说或许是作为反对党,以调侃方式批评总统,但问题关键并不在这一句话。批评总统的其实也有共和党议员,他们认为总统不应该为违反禁运令受罚的中兴松绑,违规就应受罚,而总统轻易解除制裁,将不利于制裁的严肃性,甚至有损信用。

中兴因违反禁令向伊朗和朝鲜等受美国制裁国家销售产品而被重罚。中兴可能销售的是其手机,它受制裁是因为其产品中有美国生产的微芯片。中兴认罚,后因未处罚相关管理人员,反而予以奖励,更试图掩饰。美国商务部决定美国公司7年内禁止向中兴出售产品。

华盛顿智库外交关系协会的高级研究员布拉德·塞策对美国之音解释了相关争议的来由。塞策说:“中兴对于美国的制裁机制而言也很重要。从技术上讲,美国不愿意在贸易谈判中就因安全原因做出的制裁决定讨价还价。”

川普总统的后续推文给人感觉是中兴是一个大的交易中的筹码,是换取中方在贸易方面的让步。媒体当时从熟悉美中贸易谈判的官员处了解到双方已经达成某种协议,在这个星期举行的华盛顿谈判期间会宣布中方同意解除对美国猪肉和人参等产品实施的关税。美国对中国征收钢铝关税后,中国宣布对部分美国产品征收报复性关税。

2018年5月3日上海的一座办公大楼展示了中兴公司的标志。
2018年5月3日上海的一座办公大楼展示了中兴公司的标志。

中兴命运目前尚不明朗。但它能受到首脑级关注,表明它是个重要的公司。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贸易专家斯考特·米勒和威廉·莱恩施在一个博客中谈论中兴一案时,说它之所以引起美国国会议员关注,是因为议员们将中兴案视为一个危及国家安全的案子。他们说,其实美中两国都对对方通讯公司抱持警惕,担心这些公司从事间谍活动。

纽约时报在一篇分析报道中也提到这一美中关系更深层问题的象征。报道说,中美两国都不信任对方制造的设备,尤其是在爱德华·斯诺登披露了美国情报官员为进行窥探向美国公司求助之后。

中兴违反禁运令受制裁,在正常情况下是商务部处理的法律问题。分析认为,总统参与这样的个案,因为美中贸易争端激化,川普需要筹码,迫使北京做出让步;另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川普需要在朝鲜问题上得到北京的帮助。分析认为,川普推文表现出他的干预或是要将中兴用作和北京谈判的筹码,而不是把该案视为一个执法问题。

纽约时报在一篇报道中说,总统重新考虑对中兴的处罚,部分原因是北京要求美方在中国副总理刘鹤访美前考虑撤销对中兴的处罚。报道说,中方明确表示,商讨相关处罚是刘鹤访美的附带条件。财政贸易官员部一名高官对该报说,财长姆努钦已经和川普及商务部长罗斯就中方对中兴关切谈过话。该官员说,对商务部针对中兴采取措施的评估不能构成贸易谈判的前提条件。

2018年5月4日,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努钦(左)和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右)穿过酒店大堂,前往钓鱼台国宾馆与中国官员进行贸易谈判。
2018年5月4日,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努钦(左)和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右)穿过酒店大堂,前往钓鱼台国宾馆与中国官员进行贸易谈判。

分析认为,川普对中兴态度反映出政府内温和派占了上风。近两天,到访的刘鹤即将开始与美方举行谈判前夕,美方出席谈判官员名单中是否包括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引发外界猜测。最近的说法是纳瓦罗是美方成员,但不参加正式谈判。

这位对中国持批评态度的前加州大学经济学教授的贸易观虽与主流有冲突,但受到川普的赏识,成为其竞选初期的贸易顾问。川普当选后,纳瓦罗被任命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但经贸议题被时任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柯恩主导,纳瓦罗不久被边缘化。科恩辞职后,纳瓦罗的影响力回升。他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通常被视作影响总统经贸政策的强硬派。

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左二)离开北京的酒店前去与中国官员进行贸易会谈。(2018年5月4日)
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左二)离开北京的酒店前去与中国官员进行贸易会谈。(2018年5月4日)

中兴是华为之后中国第二大电讯器材制造商,业务遍及全球,也是政府在海外扩大影响的主要参与者。这两家公司也是中国最具技术创新能力的公司。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今年三月发布的2017年年度报告,将华为和中兴列为当年申请国际专利数量最多的公司。

中兴的重要性,还在于他是中国希望成为全球技术创新大国努力的主要力量。中国为成为科技大国,制定了雄心勃勃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这个产业计划是习近平对中国现代化设想的核心。外交关系协会的经济学家塞策将“中国制造2025”称作习近平为“让中国再次伟大”而制定的一项计划。

塞策说:“他很显然想让中国走到价值链上端,希望中国企业在众多新的产业领域取得成功,成为全球尖端制造业经济。”

纽约时报近日一篇报道,从前不久出版的一部习近平有关国家安全评论的书中总结出令他“夜不能寐”的五大问题。首当其冲的问题就是如何在科技上实现自给自足,打赢科技战。

报道从书中习近平的讲话稿中,了解到从前鲜有公开发表的言论。在习近平2013年7月和8月两次讲话中,指出西方能居于主导地位,是因为在科技上的主导地位。习近平在那次讲话中说:“高端科技就是现代的国之利器。近代以来,西方国家之所以能够称雄世界,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掌握了高端科技。真正的核心技术是买不来的所谓‘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

习近平在2015年制定的“中国制造2025”中,展现了成为经济主导力量的雄心。而这样雄心勃勃的产业计划,在美国引发越来越强的疑虑。美国人担心,中国雄心勃勃的计划会损害美国利益,也可能助长原本就猖獗的知识产权窃取行为。

塞策在近期发表的一篇博客文章中还提出一个观点,就是中国的产业计划将会进一步将美国商品堵在中国市场之外。他认为中国在这样的产业计划指导下,将导致进口逐渐被自主生产取代。

外交关系协会高级研究员塞策对美国之音说:“这对一个希望取得技术进步的国家而言是正常的;而另一方面,在‘中国制造2025’中提及的一些具体产业门类,许多是美国现在向中国出口产品的门类。中国制造2025中使用的政策工具,是对当前中国进口商品的行动指南:哪些商品应该保障充足,或者让当前仍有进口商品的产业增产。这看起来很像是在努力减少中国的进口。”

美中当前贸易争端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这个产业计划。美国要求中国缩小这个产业计划的规模。但中方已将这个计划视为核心利益,拒绝就此举行谈判。

塞策认为,这个产业计划将会导致美国逐渐丧失中国市场,最终只能向中国出口大豆、石油和天然气等大宗商品和能源,因为中国的产业计划是最终在微芯片、大型飞机、电动汽车和人工智能等领域自足自主。到那个时候,贸易纠纷已经没有意义,中国的需求都能自给,产出也可供庞大市场自足。

这并不是一个美妙的景象。塞策说,美国人没有阻挡中国科技发展的雄心,但如果自身利益因此受到损害,冲突将难免。

西方已经认识到中国不会改变。政治和经济体制差异使中国成为一个日益难处的贸易伙伴。塞策认为,这意味着贸易摩擦将会持续存在。

塞策还提出由此生成的一个重要战略问题:如果中国有能力在行为上与WTO的精神相悖,但却找不到理由证明它违背了对WTO所作的承诺,出现了这样的问题,美国就必须在WTO机制外加以解决。

塞策说,这是任何一届美国政府都必须做出的一个核心选择。

VOA问卷:

评论 (112)

评论期已过。

VOA卫视热点视频

时事大家谈 (完整版) (2019年12月5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1:00:00 0:00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