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35 2017年11月18日 星期六

无远弗届:中国捞完了西非的海鲜?


塞拉利昂弗里敦附近水域下锚停泊的一艘中国渔船(2012年11月资料照片)

环保组织和专家们说,外国渔船利用西非国家的监管和执法不力大肆捕捞,导致西非渔业资源面临枯竭。在这些外国渔船中,数量众多的中国渔船越来越成为环保组织和媒体关注的焦点。有分析将西非的问题归咎于中国的“掠夺式”捕捞,也有专家说,可持续的渔业开发需要共同行动,需要各国和每个人的努力。

蔚蓝的西非海域是世界上海洋资源最丰富的地区之一。不过现在,一网下去,捕到的鱼越来越少。

多国竞捕

玛丽安·特能·恩达耶(Marianne Teneng Ndaye)是塞内加尔东部渔村若阿勒-法久特(Joal-Fadiouth)一个鱼类加工贸易联合会的负责人。她对路透社说:“外国水产工厂和拖网渔船的行为把我们吸干了。”

根据绿色和平的说法,西非水域的外国渔船有400多艘,主要来自中国和欧洲国家。这些渔船中有数十艘大型拖网渔船,每艘一年的捕捞量就超过一千多艘塞内加尔传统渔船捕捞量的总和。

绿色和平的海洋生物学专家约翰·霍瑟瓦尔(John Hocevar)对美国之音说:“我们有很多来自中国、韩国、甚至意大利和西班牙等欧洲国家的大型渔船。他们利用西非国家监管和执法的不足,事实上是从各个非洲社区那里偷鱼。”

远洋扩张

在这些外国渔船中,大多数来自中国。

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远洋捕捞船。中国渔业年鉴的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远洋渔船拥有量为2512艘,比2014年增加52艘。绿色和平说,这个规模是美国的10倍。

事实上,不仅是西非,中国的远洋捕捞船也前仆后继地开赴其他渔业资源较为丰富的水域。中国的渔业年鉴说,中国2015年远洋捕捞产量为219.20万吨,比上一年增长大约8%。

美国华盛顿大学西雅图分校兼职讲师、研究中国渔业的专家马碧珊(Tabitha Mallory)说, 中国远洋渔船规模的扩张始于上世纪80年代,当时主要是出于粮食保障的考量,因为中国近海渔业面临过度捕捞的局面。她说,中国远洋产业在后来的继续扩张则更多的是受到经济就业压力和利润的驱动,以及配合中国政府所说的“走出去”战略。

她说:“我认为,背后的动机非常复杂。最开始是粮食安全,同时也是受到经济压力,不仅是失业问题,还有利润驱使。此外,扩大远洋船队也有助于增加中国在全球的存在和影响。”

中国问题

不过,中国远洋船队在西非及其他地方的渔业活动并不总是给中国带来正面影响。

“中国对西非来说已经成为了一个重大问题。”绿色和平的霍瑟瓦尔说。

两年前,绿色和平的一份有关西非渔业资源的调查报告说,中国远洋渔业企业在西非海域长期存在各种非法、不报告或不管制(Illegal, unreported and unregulated fishing , IUU)的捕捞行为,包括谎报渔船吨位、无牌捕鱼、使用非法渔网,情况严重。

今年2月,绿色和平的“希望号”(Esperanza)轮船再次在西非水域开展调研,为期两个多月,期间还与塞拉利昂、几内亚和几内亚比绍这些国家的渔业官员进行了三周的联合巡航。

绿色和平在最近发布的调研简报中说,他们在巡航中登上了37艘渔船进行检查,发现10多艘渔船存在违法违规行为,包括渔网网眼过小、在许可范围之外作业以及割鳍弃鲨。

在塞拉利昂的一次检查行动中,绿色和平发现四艘渔船存在非法捕捞行为,其中有两艘中国船。绿色和平说,中国渔船携带或使用了网眼尺寸不符合规定的渔网、缺少正规的航海和捕捞日志、缺少当地法律要求的在别国卸货的许可,有一艘渔船上还有70袋鲨鱼尸体。

在这次联合行动中,塞拉利昂、几内亚和几内亚比绍的当局共扣押了11艘涉嫌非法捕捞的渔船,并处以罚款,其中七艘来自中国。

绿色和平“希望号”调研项目的负责人帕维尔·克林克哈莫斯(Pavel Klinckhamers) 参与了巡航。他对美国之音说:“我认为这是很高的数量,尤其是他们都事先知道我们会进行检查。”

他说,那些渔船都听到了风声,一些中国渔船还收到了有关绿色和平和渔业官员将展开检查的通知。

政府补贴

另一个引起争议的是中国政府给予远洋渔船的巨额补贴。马碧珊说,这些补贴主要以燃油补贴为主,有一些是造船和税收补贴。

绿色和平的一项调查说,政府给予远洋捕捞产业的燃油补贴从2006年的2.8亿多人民币增加到2014年的超过26亿人民币,而且这些补贴占到一些渔业公司营业外收入的很大一部分,甚至关乎企业的盈利与否。

马碧珊对中国的远洋渔业做过深入研究。她说:“补贴确实扭曲这个产业的经济,让一些原本在没有补贴的情况下没有利润可言的远洋捕捞变得有利可图。”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正因为有了这些补贴,才使得一些环保意识不强的中国渔民有能力把网撒向全世界。

《纽约时报》援引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研究员张宏洲的话说:“对于中国领导人来说,确保水产品的稳定供应不仅仅关乎经济良好运行,还关乎社会稳定和政治合法性。”

西非受损

包括过度捕捞和非法捕捞在内的不可持续的渔业方式导致全球渔业资源不断减少。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数据显示,全球大约30%的鱼类种群面临过度捕捞,近60%的鱼类种群已被充分开发。

西非的问题看起来更为严重。赫尔曼·科恩曾经担任美国驻塞内加尔和冈比亚大使和负责非洲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他对美国之音说:“非法捕捞不仅导致渔业资源枯竭,还夺走了一些靠捕鱼为生的人们的生计。”

他说,一位索马里人曾经对他说,他们本来靠海吃海,以捕鱼为生,但是外来的捕鱼船来了之后,抢走了他们的营生,他们别无他法,只能去做海盗。

绿色和平的霍瑟瓦尔说: “非法捕捞造成这个地区每年大约2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以及可能大约3000个就业机会的丧失。而且还导致沿海居民家庭难以维持温饱,难以继续以捕鱼为生,而这是他们世世代代的生活方式。”

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在塞内加尔,将近20%的劳动力人口,也就是大约60万人,从事渔业工作,而且在这个国家民众的饮食结构中,鱼类占到动物蛋白摄入的75%。

全怪中国?

绿色和平“希望号”最新的调研指出,涉嫌违规违法的渔船还有一些本地和其他国家的渔船。但是,中国渔船数量之多以及非法行为占比之高似乎让中国问题变得尤为突出。

《纽约时报》在5月3日的一篇社论以《中国想吃鱼,非洲人挨饿》(China Wants Fish, So Africa Goes Hungry)为题说,几年前,来自欧盟、俄罗斯和中国的工业渔船把塞内加尔和非洲西北部其他国家近海的资源捞得干干净净,损害这些国家的沿海经济,如今,情况没有好转,但是中国成为了主要的“掠食者”(predator),而且中国的渔船为了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毫不犹豫地违法违规。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最近在回应七艘中国渔船被西非国家当局扣押事件时说,中国政府一贯反对任何形式的非法捕捞,并要求渔业企业遵守法规,保护海洋生态环境。

马碧珊说,中国有个词叫“擦边球”,中国的渔业活动或许就可以用这个词来形容。

她说:“他们可以说,他们确实是遵守法律条文的,但是他们并不一定遵循法律的精神。尤其是他们在西非的渔业活动,没有受到多少当地政府的管理,方式非常不可持续。”

绿色和平的海洋环保人士在“希望号”联合巡航的行动日志中提到,中国渔船上的中国渔民普遍对当地的法律法规不熟悉。

不过马碧珊也表示,如果认为是中国人“食有鱼”的巨大胃口将西非的渔业资源推向了濒临枯竭的边缘,并不是十分准确。

她说:“不仅是中国。中国从西非捕捞的鱼,其中很多去了欧洲,上了欧洲消费者的餐桌,也有很多是进口回了中国,因为中国对名贵品种的需求不断增加,而且中国国内还大量营销从远方捕到的海鲜。欧洲、美国和日本对鱼类的需求都非常大。现实是,在世界其他国家的远洋捕捞渔船减少捕捞活动之后,中国填补了进来。”

《纽时》的社评也承认,中国不是唯一的问题所在。文章说,欧盟也与非洲国家达成协议,从他们的水域捕捞鱼类,以解决本地区渔获不足以满足需求的问题;美国企业也从中国和其他渔船购买水产品,其中很多都加工成了宠物食品;俄罗斯和日本也在全球捕捞鱼类。

但是,中国没有加入或者批准一些国际性的保护海洋渔业资源的协定,让外界对于中国何时成为负责任的海洋大国表示怀疑。

去年6月,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港口国措施协定》正式生效。这项全称是“港口国家预防、制止和消除非法、不报告和不管制捕鱼行为的协定” 的协定旨在预防非法捕捞的鱼品通过各港口进入国际市场。根据协议,外国渔船入港须事先通知并申请许可,各国将根据国际最低标准对船只做例行检查,违规的船只将被拒绝使用港口或某些港口服务,并将建立信息共享网络。

截至今年5月7日,已有包括几内亚、塞内加尔、美国和欧盟在内的46个国家和地区签署和批准了这项协定。

中国尚未加入这项协定。

积极发展

马碧珊说,中国正在逐渐认识到,中国远洋捕捞船队在海外的一些行为部分导致了渔业资源的过度开发,这些行为也会直接影响到中国的国际声誉。

在绿色和平和西非当地政府展开联合巡航并有四艘中国渔船在塞拉利昂被发现涉嫌非法捕捞之后,中国驻塞拉利昂大使吴鹏与中资渔业企业召开了座谈会,强调渔企应当切实遵守有关国际公约和塞拉利昂的渔业法规,合法开发利用塞拉利昂的渔业资源,确保渔业产业的可持续发展。塞拉利昂渔业部官员也受邀出席座谈会,向中资渔企介绍了当地的法律法规。

此外,中国表示到2019年将大幅减少对远洋捕捞产业的燃油补贴。不过专家们说,这项承诺将如何落实,还有待观望。

马碧珊认为,如果中国能够加入或批准一些国际性的渔业资源保护协议,将会是更为积极的信号。

共同行动

她也指出,渔业资源的可持续管理和开发需要集体行动,除非所有参与者一起合作,否则就无法产生“集体的善意”(collective goodwill)。

观察人士说,西非非法捕鱼问题严重也是由于外国渔船利用了那里的腐败和执法不力。

绿色和平的霍瑟瓦尔说,如果西非国家能够进行区域合作将会有所裨益,包括信息共享,形成共同的渔业管理机制,让当地渔民在渔业管理政策制定中有更大的发言权,提高对非法捕捞渔船的罚款。

科恩大使也认为,需要帮助加强西非国家的监管能力。他说:“他们必须获得必须的设备和人员进行执法。我认为,如果他们需要帮助,应当提出请求。他们可以从世界银行、美国或欧盟那里获得帮助。”

他说,在1981年到1990年间,美国曾经为几内亚比绍、塞内加尔和毛里塔尼亚资助过一个渔业保护项目。这个项目由美国海岸警卫队管理,为这些国家提供巡逻船和飞机,帮助监管非法捕鱼活动。

马碧珊认为,如果中国能够利用自身资源协助西非国家的海警和渔业部门的官员进行渔业管理,那么既能确保西非渔业资源的可持续利用,也能提升中国的国际形象和声誉。

当然,参与者还包括消费者。霍瑟瓦尔说,在美国,他们会向销售海鲜的企业和商家问责,确保消费者买到的是以合法、道德和可持续的方式捕捞的海鲜。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