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40 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中俄两党庆祝十月革命百年 学者认为是场灾难


圣彼得堡市政府,十月革命后曾一度是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政府所在地。

中国共产党派代表团参加俄共组织的十月革命庆祝活动,但许多历史学家和政治分析人士说,十月革命百年不是节日而是灾难。民调显示,俄罗斯人并不为十月革命而自豪。

中共称赞十月革命

为了纪念十月革命一百周年,由俄共组织的第十九届世界共产党和工人党大会星期五在圣彼得堡闭幕。随后俄共还在圣彼得堡的“十月”音乐厅举行了大型音乐会。两场活动都在与会人员起立高唱国际歌声中结束。

在为期三天的世界共产党和工人党大会上,中共与俄共介绍了两党合作为纪念十月革命共同组织编写的名叫“十月风”的大型画册。中共中联部副部长郭业洲在发言中说,画册在近期也将以中文在中国出版,这对了解十月革命具有重要意义。他还表示,列宁领导俄罗斯人民百年前取得了十月革命胜利,这一划时代的事件从根本上改变了人类历史进程。他还介绍了刚刚闭幕的中共十九大。

俄共领袖久加诺夫特别把中共十九大与纪念十月革命百年并列为目前最为重要的事件。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曾提到,百年前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列主义。习近平相关的描述被俄罗斯官媒报道,更被俄共关注。

共产党聚会革命发祥地

各国共产党人这次在圣彼得堡聚会特别选择在塔夫利宫举行,那里曾是沙皇俄国国家杜马所在地。俄共领袖久加诺夫说,沙皇被推翻后,列宁曾在那里发表过两次重要讲演。

俄罗斯共产党从11月1日到8日组织一个多星期的十月革命百年系列庆祝活动。中共与越南,古巴共产党的代表团一样是为数不多的执政党代表团。俄共领导人说,世界上有60多个共产党领导人,100多个政党这次派团参加庆祝活动。

圣彼得堡的活动包括参观作为十月革命象征的停在涅瓦河上的阿芙乐尔巡洋舰,以及布尔什维克政府所在地的圣彼得堡市政厅和艾尔米塔什博物馆。

莫斯科游行献花

11月4日各国共产党代表团抵达莫斯科,他们在俄共的带领下11月5日将前往克里姆林宫墙外的无名烈士墓和列宁墓献花圈。接下来在莫斯科还将举办大型酒会,以及有关建设社会主义和十月革命百年的讨论会。11月7日十月革命爆发的当天将在莫斯科市中心举行大规模游行和集会。

此外,俄共还把全国各地的列宁和其他布尔什维克革命者的塑像翻新。俄共领导人说,俄共不顾批评反对声音,在俄罗斯的一些地区也竖立了斯大林塑像。

批评声音不断 俄共反驳

俄共同时高度评价苏共在苏联民生、免费教育、医疗、工业、航天、国防等各个领域所取得的成功,俄共还反驳针对共产党红色恐怖、大饥荒、政治迫害、古拉格集中营的批评,认为那些批评都与历史事实不符。俄共也称赞中共所取得的成就。

十月革命百年之际,俄罗斯出现越来越多的声音要求下葬列宁。官方的塔斯社说,在下葬列宁问题上,在圣彼得堡参加纪念活动的各国共产党人观点不同,没有共同一致的立场。

俄罗斯人不为十月革命自豪

除了共产党的支持者目前仍然沿用传统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叫法外,许多普通俄罗斯民众特别是多数新闻媒体目前都使用“十月政变”,或是“俄国革命”的表述。俄罗斯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最近刚做的一项民调显示,仅有6%的俄罗斯人为十月革命感到自豪。

与此同时,许多俄罗斯知识界人士认为,不应把十月革命当成节日庆祝。著名历史学家皮沃瓦罗夫说,十月革命是一场可怕的灾难。历史学家和时事评论人士斯瓦尼泽说,作为一场大规模的灾难,百年之后可以一一列举出十月革命不仅对俄罗斯,以及对世界其它地方所造成的破坏后果。

十月革命让俄罗斯丧失未来

许多分析还认为,布尔什维克和列宁曾受到德国的秘密资助,十月革命成功后,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唯一兑现的诺言就是同交战国德国签订合约,让俄国退出一次大战。

亲克里姆林宫的共青团真理报一篇有关十月革命百年的文章标题是,西方出钱在俄国准备了十月革命。另一家克里姆林宫控制的主要报纸消息报的相关文章标题是,俄罗斯人越来越认为,布尔什维克当年发动政变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要超过正面意义。独立报的文章说,十月革命导致俄罗斯丧失未来。

百年后走入死胡同

哲学家伊戈里-丘柏斯说,十月革命后列宁和斯大林推行的是民族灭绝政策,导致俄罗斯人口大量减少。他说,十月革命百年后俄罗斯正走入死胡同,为摆脱这一局面,俄罗斯必须要像一些前东欧国家那样清除内心深处污垢。

记者和时事评论人士帕德拉比涅克说,俄罗斯更没有对十月革命后几十年的共产党统治下一个结论,结果导致俄罗斯社会善恶混淆,有时显得非常幼稚。

列宁斯大林是最大罪犯

帕德拉比涅克:“许多俄罗斯人迄今仍然对历史毫无感觉,俄罗斯社会至今对共产主义的犯罪行为评估不足。”

历史学家祖博夫认为,十月革命领袖列宁和斯大林是20世纪俄罗斯的两个最大的罪犯。他认为,列宁与希特勒相似,应该像对待希特勒那样把列宁遗体火化而且不留骨灰。

淫乱共妻同性恋

从心理学角度研究十月革命的圣彼得堡心理学家肖格洛夫说,许多十月革命领袖内心都存在着严重的心理创伤,列宁本人就无法从夫妻关系中得到满足。他还认为,十月革命初期存在着“共妻”、性解放和淫乱现象,以及很多狂欢派对的因素在里面,因为那样能吸引更多的工农阶层加入。

一家俄罗斯媒体报道,十月革命后前后的短暂时间内,俄国的同性恋行为也十分开放。

醉汉革命

最新的一项研究把十月革命称作醉汉革命,因为当时圣彼得堡的许多富人和贵族酒窖全被洗劫,大街上都是武装醉汉。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