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6 2019年4月24日 星期三

焦点对话:胡耀邦之子告诫习近平集权危险,有何深意?


焦点对话:胡耀邦之子告诫习近平集权危险,有何深意?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4:06 0:00

焦点对话:胡耀邦之子告诫习近平集权危险,有何深意?

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之子胡德平最近在一次研讨会告诫中国领导人,不要重复前苏联高度集权的错误。他还警告当局,狭隘和极端的所谓爱国主义必然演变为“误国主义”,甚至成为军国主义的“庇护所”。这已经不是据称和习近平私交不错的胡德平第一次和当局唱反调了。去年下半年,当中国热炒“私营经济退场论”时,胡德平就曾公开炮轰党内保守派,指出公私合营的可怕后果。胡德平对中国领导人的告诫深意何在?其观点在红二代中有多大的代表性?胡耀邦和习仲勋家族的渊源如何影响到胡德平和习近平的关系?

加今天讨论的三位嘉宾是纽约城市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纽约独立时事评论人士横河。

焦点对话:胡耀邦之子告诫习近平集权危险,有何深意?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4:06 0:00

夏明说,胡德平讲话的大背景是中国面对经济发展和政治局势的巨大危机;其次是他的多重身份。他的父亲胡耀邦在中国改革开放过程中平反了诸多冤假错案,是中共倡导廉政和政治清明的象征人物,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广结善缘;再次,胡德平本人曾经在中国统战部和全国工商联担任过高官,与私营业主有着深厚的关系,在这方面他与邓小平儿子邓朴方之间有共鸣。他的讲话虽然很短,但是有几个看点:一是他指出,极端爱国主义等于误国主义;二是在美中贸易战中要清楚认识两国关系的互相依存和各有所求,而且中国不可能轻易摆脱这种依存,真正的爱国主义者不是推动双方的敌对关系;三是指出中国过去改开之所以取得成果,得益于外部环境提供的有利条件,这是警告习近平不要闭关锁国。

我认为,从政治家族的渊源来看,邓小平和胡耀邦之间的冲突使得邓家有愧于胡家。习近平跟胡德平家族则更加亲近。胡耀邦担任中组部长时为习仲勋平反。后来习仲勋主导广东改革,与邓小平的经济特区之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是支持邓早期改革的大将之一。习近平步步高升受惠于团派,就是胡耀邦这派的荫庇。现在,习近平不仅要稳固党内太子党,更要面对共同敌人,就是权贵阶级。在这点上,习近平胡德平具有共同点。不过,习近平接班之后开始集权,导致两派冲突。当然这也不重要,因为他们都是从中共的角度出发考虑问题。党内如果存在健康的党员和力量,能够有助于中共的历史进步。赵紫阳下台后,经过反省认为,中共需要反对党,否则没有出路。

如果从习近平的角度出发,他自己代表党内正统派,要防范江胡时代崛起的周永康之类权势集团的挑战。习近平还担心,党内很多人会对各种利益集团的要求发出回应,从而影响到中共极权。这点上,胡德平代表的是民营集团。他担任统战部副部长时,曾经不断呼吁制止国进民退,称民营是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政府不应该进行新一轮的公私合营。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胡德平的思路一直与中共保守派之间有区别。

横河则表示,胡德平尽管说了与习近平口吻不一样的话,但没有太多意义。他说出的都是常识。国进民退与中美关系的现状其实都不是中共现行政策的直接结果,而是从2001年加入世贸开始不兑现承诺就埋下了根基。而且胡德平讲的也都不现实。无论邓朴方或者胡德平其实都是怀念改开之初,他们的出发点都是保住中共的统治地位,比起公共知识分子发出的直言不讳的呼吁没有特殊意义。

横河还认为,太子党之间其实都是政治上互相利用,并没有特别多的家族关系。试想,中共老一辈领导人能够上位是因为他们致力于打倒所谓旧式统治阶级。现在,太子党们的共同利益是,他

们的今天都来源于自己的父辈。最后,今天的中共太子党多数已经被边缘化,包括这次和胡德平一起出席会议的人,都是在党内说不上话的人。

横河说,与胡耀邦不同,赵紫阳是改开派。不可忽视的是,胡赵都是名义上的一把手,当时代表很强大的改开力量,但是却没有成功,因为他们的改开思想超越了邓小平。而胡赵两人也有区别,赵紫阳对中共的反思更为深刻,因此现在中共特别害怕人们把赵紫阳当作反对派的旗帜来使用。

横河表示,红二代的主流是保政权,这是中共整个体制使然。中共现在的极权尽管有个人因素,但是经济发展之后,外部因素起到更大的作用。资本积累和发达之后要摆脱束缚和追求自由是自然趋势,是不可避免的,因此会形成挑战中共的势头。对应这种形势的变化,中共如果不愿意放弃专制的话,形成极权是必然的。经济领域所谓的国进民退就是维护统治的措施。我认为这个趋势不会改变。

杨建利说,胡德平由于身份特殊,所以还能够享有言论空间。在全国禁言情况下,这是一块至关重要的空间。他虽然说出来的都是常识,但是中国现在回归常识很重要。这就像官方一致称煤球是白的,而他说出煤球是黑的这个常识一样。刚才夏明和横河都比较了胡德平和邓朴方针对习近平的批评。邓朴方的发言针对习近平个人,针对他的妄自尊大,是不满他从邓的路线后退。胡德平不同,他借苏联来批评现行政治和经济路线,称苏联最致命的是高度集权的政治制度以及僵化的社会主义经济。这是针对习近平的整体路线。其次,他使用苏联而不是毛或者文革作为历史例证。因为只要说苏联人们就会联想到冷战,这是在警告中共可能步苏共后尘和美国对立,从而而走向失败。最后,胡德平使用了一个有趣的词,称要“改善”党的领导,而不是用“加强”。最后是回答问题时,他提出要“尝试政治改革”。相比于邓朴方说要回归邓主义,胡德平的境界要高一些。因为邓路线在胡温时代已经走到尽头。

杨建利说,习近平和胡耀邦家族之间是有渊源的。胡耀邦担任组织部长时大举平反,而习仲勋一案颇有难度,因为他是被判过刑的。在解决习仲勋的政治问题期间,两个家族之间有很多接触,胡德平扮演信息员角色,和习近平有不少交集。后来习近平当政前和执政初期打薄熙来,胡德平是支持他的,两人联手明显。不过,我们看到,后来习近平的权力改变了这种友谊。

杨建利表示,胡耀邦和赵紫阳都是中共党史史上最开明的总书记,一个代表六四的起点,一个代表六四的终点。在中共,胡耀邦还被当作自己人,因而被纪念;而赵虽然没有被开除党籍,但是他要求退党。他是中共党内唯一被撤销职务而拒绝做检讨的人。中共已经不把他当自己人。中共要维持统治需要寻找各种资源,而胡耀邦可以说是中共唯一的正资产,也被民间所接受。所以胡德平发言非常重要,可以作为连接民间和体制内的可接受的力量,代表体制往前走的希望。

至于为什么习近平在新年提出要防范利益集团,杨建利表示,习近平不会停止反腐,这是他的工具,利于稳固他的正面形象,也能起到打击对手的作用。所谓的利益集团主要指党外。习近平当政后盘剥民营、巴不得搞公私合营,都是针对这些利益集团。站在习近平的立场,他肯定认为马云、马化腾手握大量社会资源,又不是严格意义的共产党人,如果纠结国内外有影响的力量,对中共的威胁是很大的。所以,习近平要尽量控制社会资源,削弱利益集团,以防范社会资源渗透到党内形成有力量的对抗。

YouTube视频:焦点对话:胡耀邦之子告诫习近平集权危险,有何深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