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44 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焦点对话:美国退出气候协定,有利于中国?


美国总统川普上星期宣布,美国将退出全球一百九十五个国家参与的巴黎气候协定。这一决定在美国引起巨大争议。支持者认为,川普的决定体现了务实和“美国优先”的精神;反对者则痛批川普选择孤立主义,放弃美国在全球事务中的领导地位。引人注目的是,美国刚刚宣布退出,中国就立即重申对气候协议的承诺,并与欧盟发表共同声明,要加强合作, 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这一连串动作,打脸美国的意味明显,也让国际社会期望中国成为捍卫巴黎气候协定的新旗手。美国频频收缩在重大国际问题上的影响力,是否有利于中国地位的上升?中国是否已经做好准备,成为全球抗击气候变化的领军者?

参加讨论的四位嘉宾是: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资深研究员黄严忠教授;中天新闻华盛顿特派员臧国华先生;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政治与经济学者程晓农先生。

陈破空认为,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有充足的理由和民意基础,对全球变暖的不同认知,美国为这一协定的巨大支出,以及美国为此蒙受的产业约束和就业损失,都让主张“美国优先”的川普阵营所难以忍受。除了资金分摊,这个气候协定并没有硬性约束力,做与不做,靠各国自觉。一些从不遵守规则的国家由此大钻空子。

陈破空说,其实,这个协定本身也不公平,作为发达国家,美国必须减排,而名为发展中国家的中国和印度,在未来十几年里,却不需要减排,这直接导致美中经济竞争力的强弱易势。所谓“美国衰落”的说法,原因之一也在于此。书生奥巴马,让美国当了“冤大头”。由此也可见,美国退出,并不会有利于中国。连减排都还没有开始的中国,也不可能充当领导者,除非中国能慷慨拿出美国不再支出的四分之三资金,支撑巴黎气候协定的继续。

程晓农表示,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被一些媒体渲染成错误的决定。其实,巴黎气候协定有一个重大失误,就是判断煤炭和石化燃料对大气的破坏程度时,只计算二氧化碳排放量,而故意不计算植物对二氧化碳的吸收量;结果把已经被植物吸收的二氧化碳当作继续在大气中影响地球环境的因素,完全忽略了植被覆盖率高的国家可能充分吸收自己排放的二氧化碳。巴黎气候协定用不靠谱的计算结果为依据,向富国乱要钱,比如要美国为全球大气改善每年所需要的1千亿美金出资七成,本来就没有道理。我做过一个粗略的估算,按照生物学界公认的1公顷阔叶林每天可吸收1吨二氧化碳计算,美国现有森林可吸收的二氧化碳是美国排放总量的十倍。美国的加州缺水,植被覆盖率很低,不能依靠树木和森林大量吸收二氧化碳,确实需要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这种情况与中国的东部和中部地区相似;而美国中部、东部各州除了少数大城市之外有大量林木,是天然的二氧化碳“杀手”,可以充分吸收排放出来的二氧化碳。可是气候问题在西方国家已经演变为“政治正确”话题,倒底二氧化碳被吸收了多少这个大前提,反而没人过问,实属荒诞。

程晓农说,中国本来以为,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之后,中国支持欧盟的全球气候治理立场,便可以换取欧盟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但这个交易泡汤了,欧盟虽然赞赏中国支持巴黎气候协定,却不愿放任中国继续低价倾销钢材等产品,也不满意中国限制外资把在中国赚取的利润拿回家,所以仍然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结果中国总理恼羞成怒,拂袖而去,连原来答应的与欧盟共同履行巴黎气候协定的共同声明也取消了。一些媒体把中国推向全球气候领袖候选人的地位,甚至说中国和欧盟结成了“绿色联盟”,这有点象哄小孩上树。中国是空气污染领导国,东部和中部地区的空气污染已非常严重,不管有没有巴黎气候协定,也不管中国是否履行这个协定,中国都必须治理空气污染问题;而且,中国东部和中部地区植被覆盖率很低,二氧化碳的自然吸收量偏少,即便中国把二氧化碳排放量降低到欧美的水平,空气污染对中国人的伤害程度也比发达国家加倍或更大,中国排放的二氧化碳对全球大气质量的影响也显然比植被覆盖率高的国家更严重。但中国若要真正减排二氧化碳,将付出经济增长放缓的巨大代价。在真正改善自己的空气质量之前,中国不会、也不可能成为全球气候领袖。

臧国华认为,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如果从环保的角度看对谁都不利,对中国不利,对世界不利,对美国也不利。美国毕竟是世界上第二大碳排放国,而且也是国际事务的当然龙头老大。美国的退出给全球的减排努力留下一个大洞,这对谁都不利,包括对中国。但是从政治上看,此事的确对中国有利,特别是中国在美国退出之后重申对巴黎协定的承诺,避免美国退出导致巴黎协定解体,在一定程度上体现负责任大国的形象,这一点对中国是有利的。此外,美国退出后,欧盟立即宣布要与中国合作,这对密切欧中关系也是可以加分的。

臧国华说,对欧洲而言,中国在美国之后,在气候问题上是一个天然的盟友。中国有市场,有资金,近年来在清洁能源和新能源上舍得投资,技术上也有很大进步。但是中国在美国之后虽然可以发挥更大一点作用,却没有办法取代美国。首先,中国自己就不愿意当老大,毕竟在气候和环保方面,中国国内要做的事情还很多,挑战也还很大。其次欧盟跟中国的合作,很难做到亲密无间的程度。双方在理念、制度、经贸等领域的分歧还很大。李克强访欧拿不到市场地位就是一个证明。倒是美国退出后,并不影响中国与美国的州政府合作。中国的气候和环保政策是从上到下推动,而美国则是从下而上在运作。川普可以放弃对巴黎协定的承诺,但这并不影响加州和其他几个州结盟继续履行巴黎协定的义务。加州是美国最大的州,在减排方面标准一直很高,中国与加州等州合作可以大大减缓川普退出带来的负面影响。

黄严忠表示,川普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对于中国来说当然是有利有弊。不过,我想强调它对中国有利的地方,这就是让中国有机会在气候领域担任全球领袖从而引领国际社会,中国能因此获得更多话语权,利于提高其软实力;而且中国也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来进行低碳领域的发展。在气候协定问题上,中国能否绕开美国联邦政府与美国的州直接打交道?黄严忠认为,习近平在川普当选时就表示过,中国将愿意扛起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大旗,这的确是中国的国策。不过,这个问题上中国虽然打算与美国的州直接打交道,但是如果没有美国联邦政府的帮助和合作,它的效果是有限的。

黄严忠说,中国对参与全球气候治理在认识上有一个转变的过程,新一届政府显然有与以前不同的思路和做法。《巴黎协定》能顺利达成,中国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中国领导人已经表明,中国对《巴黎协定》的承诺不会因为美国退出而改变。这不仅仅是一个国际信誉问题,也不仅仅是中国为世界做贡献的问题。中国恪守承诺从长远来看对中国自身发展有利,也攸关中国人民的健康福祉。但中国目前还没有能力来取代美国在减缓全球变暖上的领导地位。技术上本身还需要发达国家帮助,从经济上来看大包大揽不可能,更不用说中国自己能否有效履行协议还有不少不确定性。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7年6月9日的《焦点对话》完整版

附: 为了加强与您的互动,焦点对话有专门的电子邮箱来和您对话。这个信箱地址是jiaodianduihua@gmail.com。欢迎您提前就讨论话题提出建议或者发表评论,我们会挑选一些精彩的问题和评论用在节目中。

另外,焦点对话视频上有美国之音中文网二维码,只要使用手机或平板电脑上的二维码识别程序扫描图片,您就可翻墙浏览美国之音中文网,欢迎使用。

YouTube链接: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JiaoDian-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