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25 2017年11月19日 星期日

时事大家谈:中共失误:至少欠刘晓波三个公道


G20峰会召开在即,中国政府和习近平面临新一轮要求公正对待刘晓波的压力。刘晓波罹患肝癌晚期的消息激起海内外各界对中共当局的不满和愤怒,北京在处理刘晓波问题上存在明显失误,归纳起来,至少欠这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三个公道。其一,主张非暴力和平抗争竟遭重判;其二,以带病之身坐监却未早获保外就医;其三,罹患肝癌晚期后表达出国治疗愿望竟遭拒绝。刘晓波蒙受的不公平、非人道遭遇重创中共在国际上的形象、导致各种阴谋论的说法,促使更多政治异议人士放弃改良主义幻想,选择更为激进的对抗方式。今天我们两位嘉宾来讨论这些问题。

陈奎德认为:如果刘晓波“宪政民主”的主张得不到民众的赞成,在社会上也没有什么反响,北京完全可以置之不理。但是中共对刘晓波这样一位“书生”采取严厉的镇压说明中国当局感到了极大的威胁,说明刘晓波的主张在民众中有极大的号召力,获得了广大的民意支持。

凌沧州认为:“零八宪章”是一份非常和平的请愿书,是和平地表达意志。宪章中提出的六点理念和十九条主张都是非常温和的。这份宣言与“煽颠”完全没有关系。这种和平的表达竟遭到重判,尤其是针对刘晓波个人(的对待),我们作为知识分子都是感到非常愤怒和不解。

陈奎德表示,中国当局对刘晓波这样一个温和、理性的知识分子处以严重的刑罚减少了和平变革的可能性。中国有句古诗:“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就是秦始皇的焚书坑儒杀死了知识分子,把书烧了,人埋了,以为就天下太平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引发天下更加大乱的都是不读书的人,让天下变得更混乱、更血腥。如果中国把所有和平、理性寻求变革的道路都堵死的话,可能就是在为更加混乱、血腥的情形开辟道路。

凌沧州表示,中共是一个以暴力夺取政权的党,对于一切希望“轮流坐庄”或是“分享权力”的做法十分警惕。这种做法是出于“东方专制主义”和“极权主义”的思维。“东方专制主义”认为天下是我打下来的,就应该独享。“极权主义”政党期望无孔不入般地掌控人民,有人露头就打,甚至还没露头也打。

对于刘晓波以带病之身坐了八、九年的牢为什么没有早点获得保外就医的对待这一问题,陈奎德认为这里面有中共蓄意为之的成分。陈奎德说,目前刘晓波得了肝癌晚期才让公众知道,这一点中共无论如何也逃脱不了责任。

凌沧州认为,让刘晓波出来,就像是“龙归大海”,即使刘晓波余下的生命可能很短暂,但是会引起西方媒体的关注。中共在十九大即将召开之际不太可能放刘晓波出来。但是极权政治是不可预测的,也不能断言。

陈奎德也表达了类似看法,认为此时放刘晓波出国,可能会动摇中共的政治稳定,对当局的执政合法性造成冲击。

此外,陈奎德补充说,“零八宪章”与中国建设法治社会的目标不矛盾,而是互相协调的。推动“零八宪章”就是推动中国迈向法治社会。陈奎德说,中共严酷对待刘晓波的方式他前所未见,如果刘晓波病死在中国,中国当局“必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凌沧州表示,刘晓波患病的事件让很多人看清了改良主义的道路遇到的重重障碍,也让人们看到了“极权主义的冷酷性、残酷性和恐怖性远胜于威权政治。”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7年7月5日的《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