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02 2017年7月25日 星期二

时事大家谈:709两周年,盛世交响中的刺耳音符?


两年前的7月9号,中国政府开始大规模抓捕和关押各地维权律师、律师助理以及维权人士,引发全球震惊和关注。两年以来,包括海外人权与民运团体在内的国际组织针对中共这一公开的反法治、反人权行为不断发出呼吁和提出抗议。那么,709如何成为中共“盛世”下的刺耳音符?它如何危及公民的生存和社会的公正?这张无法示人的“中国名片”上印着怎样的信息?中共治下的盛世中国距离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制度文明有多大的距离?709作为一个橱窗,如何展览出官方丰满宣传与草民骨干现实之间的那段无以启齿?

曹雅学女士认为纵向地来看,刘晓波的活动开始于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后来他也是天安门母亲的发起人,之后他又发起独立中文笔会。独立中文笔会虽然是所谓的作家机构,实际上是协调了独立的异见人士,包括了写作者和不写作者,所以实际上这是一个异见人士的网络。再之后刘晓波发起了零八宪章,首批的三百个签署人是当时的中国政治反对核心人物。零八宪章是一个渐进改革、渐进民主的一个纲领,也符合二十一世纪前十年中国民间的愿望,大家没有人愿意看到突然的动荡。维权运动是一个相对比较新的东西,从2003年到2005年之间发起,十几年下来走到了709。维权运动成了一个着力点,特别是2008年以后。今天大家所看到的通过709,当局的设想是给以人权律师为中心的维权运动造成一个灾难性的打击。那么先不谈这个目的是不是达到了,只讨论纵向的轨迹的话,可以看到刘晓波如今可能时日不多,这不仅是一个杰出人物的终结,也意味着一个时代渐进理想的终结。709事件在曹雅学女士喇嘛看来不是打翻了人权律师这个群体,或者这个群体所代笔的抗争路径。但是空间的确是越来越小了,然后中共还在“改善”自己的法律来限制人权律师的空间。

滕彪表示从过去的经验来看,八十年代初中国的司法制度也在进行改革,在有些方面也是有所进步的。但是很显然在目前的政治体制下,在不进行任何民主改革的情况下,司法的进步是非常有限的,或者说进一步退两步。在中共的一党专制下,是不可能允许司法独立,三权分立的。所以在这个层面来说,想通过司法独立来促进中国政治体制变革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这也是听众所说的中国律师的现状,中国有三十万律师,现在所谈的包括国际社会集中关注的只是这三十万中的极少一部分。不到一千人,受709影响的三百多人。只有这一千多人称得上是人权律师或维权律师,在整个律师界是很小一小撮,但所代表的是真正的律师精神。

滕彪还表示,中共整体来说一直走在与文明背道而驰的方向,尤其是最近对于网络的整治、出台各种针对互联网的政策,更是与普世价值、现代文明相去甚远。在这样一个大数据信息时代,反倒走向局域网,在其他方面比如对律师抓捕、广泛使用酷刑、压制宗教信仰这些方面没有丝毫进步。虽然现在中国的经济发展迅速,但是从文明、人权以及普世价值的角度确是落后的。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7年7月6日的《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