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7 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

时事大家谈:19大前奏曲,七中全会说了啥?


中共18届七中全会星期三在北京开幕,这场会议被认为是中共19大前最重要的政治会议,是19大的前奏曲。按照惯例,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将在七中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会中将通过三大重要文件,习近平在19大的政治报告、“党章修正案”以及18届中纪委的工作报告。习近平到底说了什么?党章修正案是否会把“习思想”列入党章?七中全会将如何为19大定调?

参加节目的两位嘉宾是:中国国际问题学者,时政评论人邓聿文;美国纽约执业律师、时政评论人叶宁。

邓聿文说,关于七中全会重总要性问题,实际上,按照惯例,它一直都是全国党代会之前召开的一次中央全会。作为大会前的最后一次全会,其基本任务是为即将召开的党代会定调。具体说来,应该有三个任务,一,安排十九大议程,比方说主席团人选,常务主席人选、大会秘书长等;二,对最后的人事问题进行协调。比方说下任中央委员和政治局委员虽然由全会决定,但是也要经由七中全会的讨论;三,党章修改,最后审议中纪委的政治报告和习近平的政治报告,以便各方统一思想。此外,可能还会对一些没有预见到的问题进行部署和协调。

至于说十九大之后,习近平要达到完全独裁的地步,邓聿文表示不太同意。他认为,如果以数字为标准来形容的话,习近平的独裁程度目前应该是80%,甚至90%,但是,要达到100%是不可能的。即便毛泽东时期,他也有其他领导人的制约。对于习近平来说也同样遇到其他人的制约甚至挑战,不过这种挑战是隐约的,或者说是若隐若现的,对他的权力无法有效制约。就是说,习近平不可能做到完全一言九鼎。至少现在没有,或许十九大之后会实现。

邓聿文表示,十九大上,人事方面和权力布局肯定会有所变化,不可能维持现在的格局。常委方面大多数委员要下台是肯定的。具体来讲,有分析认为,可能会出现把总书记改成党主席这类制度的调整。但是,他个人认为这不大可能。假设习近平十九大以后还要继续连任下去,现在改成党主席便失去了意义,因为这意味着习只能连任三届;但是如果到二十大再改变的话,习可以连任四届。另外,邓聿文认为,七常委变成五常委的可能性也不大。不过,小组治国机制会继续,因为小组是集权的工具。如果没有小组,那么其他正常国家机器,比方国务院和各部,都得以行使自己的权力,最高领导人要集权就变得比较困难。总之,小组治国之后,国务院只是一个执行部门,实际权力能够更好地集中到最高领导人的手里。

对此,叶宁表示,习近平的独裁程度如果达到60%就已经很厉害了,过去中国历史上的皇帝的独裁程度也达不到100%,因为他们有皇权和相权的竞争和限制。

叶宁表示,十九大最重要的议题应该是常委组成是否改成主席制、王岐山的去留、中纪委改制以便把更大权力转移到国监委。还有一个重大议题是习思想是否进入党章;以及习近平政治报告的审议等。这些其实都是由小会来决定,就是七中全会这样的小会。众所周知,中共权力是金字塔结构,其中,原来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的纲领性方向,经过十一届六中全会具体化之后,可以说是建立了一套党内政治生活准则,就是建立一套比较有限的党内民主,比方集体领导等等;这种方式一直到2012年11月十八大的召开。此后,红二代全面上位,权力越来越集中,甚至走向独裁,习近平揽权也变得众所周知;原来九常委的九龙治水、各管一滩的格局十八大之后不断被打破;特别是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之后确定了习核心,是江泽民之后中共再次恢复核心的提法。虽然当时的公报对核心加了很多限制性定语,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旦核心本身经过确立,任何限制条款都无法控制习的强人领导作风,而过去的集体领导被统统否认。

叶宁表示,十八届七中全会是为十九大政治思想和组织路线给出框架来定调。很多议题,包括修改党章的报告,都在七中全会上确定。中共领导层的金字塔结构决定十九大上的一些重要议程其实由更小的集团来拍板,然后交到七中全会上走过场,再交到10月18号召开的十九大上继续走过场,经过100%代表举手同意。这样,十九大的橡皮图章一盖,独裁制度的领导架构便宣告确立,而且还有了所谓全党橡皮图章的背书。

CNN报道,有美国分析人士称,如果要评选中国现在最有权势的人,当推集中共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畅销书作者”习近平。叶宁表示同意专家。叶宁指出,中国所有的权力都集中于习近平手中。而且,习可能会把最大的权力挑战者王岐山进行冷冻化处理。一切迹象都说明,虽然习近平遇到挑战,但是挑战没法形成一股绳,而是分散的,受到打压和监控的。

有观众提出,如果中共垮台,中国是否能够应对这样的冲击。叶宁表示,如果中国共产党垮台,人们大可不必惊慌,因为中国实现民主化的条件比从前任何一个极权国家都要更好、更成熟。上帝没有让中共与前苏联、东欧和波兰等一起垮台是对中华民族的特殊恩典。我们看到,整个中产阶级已经形成,经济领域共产党的极权已经分散,有大量成熟思想发展的空间。国体方面,无论联邦制还是单一共和国体制,实际的走向都会是实现民主制度,但是可能联邦制更加适合于大中华,甚至松散的联邦制可能更利于中华民族重新从政治上走到某种形式的松散的联盟中。中华民族实现民主还有一个特别有利的条件,就是中华民族在中共乱政和篡政之前有过一个初具规模的自由民主的自由共和国体制—中华民国。中华民国1948年通过的宪法到现在来看,仍然是一部民主共和国的宪法。就是中华民族有一个道统、国统和法统上的继承性问题。这样的政治遗产中华民族如果可以继承的话,可以解决很多问题,包括在稳定社会方面起到很大的作用。

叶宁说,觉得习近平的小组治国是过渡时期发展集权的方式。习近平没有神的能力和能量,他一个人已经管理党、政、军,还要加上18个小组。但是,在通往个人集权的道路上,他领导如此多的小组具有很大功力。实际上,所有小组的管理都由下面内阁成员来处理,但是兼任这些组的组长可以通过亲信在所有领域起到婆婆的作用,以监控职能部门的运行,这对过渡时期的个人集权和独裁有作用。但是,一旦独裁实质上形成之后,他便没有必要身兼如此多的小组长。我认为,如此集权的方式在人类历史上都是罕见的、滑稽的,甚至超过了老毛时期。老毛也没有兼任过如此多中央级的小组组长。老毛的两大职务分别是中央军委主席和中共中央委员会主席。中共八大之前,毛还让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的位置。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7年10月12日的《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