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53 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时事大家谈:习近平不设接班人,中共回归毛时代?


刚刚闭幕的中共十九大和十九届一中全会宣告习近平新时代的诞生,新产生的中共最高领导层打破常规,不设接班人,标志着一个制度化、理论化的一人领导时代的到来。一个星期以来我们看到,毛时代和文革时期一些已经走入历史的提法,如“伟大斗争”、“英明领袖”、“篡党夺权”、“党领导一切” 重新回到中国政治舞台。习近平的新时代全面结束了邓小平时代以分权为代表的集体领导制和党内民主的探索和尝试,回归到毛时代的中共原教旨主义,观察人士断言,习近平为成就个人独断迟早会恢复党主席制。习近平极权主义是不是当前中国的解决方案?一个日益多元化的社会能容忍一人独断吗?

参加节目的两位嘉宾是:《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

胡平说,新常委名单的公布符合预测。其实这个结果并不奇怪,因为中共选择余地狭小,五个位置只有六个人选。习近平虽然想要破格提拔陈敏尔,但是因为胡春华的存在而不可能。所以,能入常的必然就是剩下的这五人。这份名单让我们看到,论资排辈对于中共的体制来说仍然非常重要。新常委必须产生于现任政治局委员,而且年龄不超过67岁;当然,习也有很大的话语权。总之,换班的做法有很大预期性。习还是没有能够撼动论资排辈的规矩,这个规矩仍会持续下去。

至于胡春华和陈敏尔这两个指标性人物没有进常委,是否意味着隔代指定接班人的制度已经不复存在?胡平表示,其实,孙政才的垮台就标志着隔代指定接班人制度的破产。我六年前谈过这个问题,认为胡锦涛隔代指定没有意义,因为强势的习近平不会接受胡锦涛的指定。况且,隔代指定的做法是把认为可能接班的人放在位置上,而不是保证这个人能上位。这点不像七上八下,过八就得下。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中共有习近平可以改变的规矩,也有他不可以改变的制度。现在的新常委没有六零后,显然没有隔代接班人,这个制度已经终止。

胡平说,新常委中各派界限已经不太明显。栗战书、赵乐际属于习派,汪洋要划派比较困难,王沪宁也同样,韩正可以说是江派。虽说江泽民主政十多年,高层人马很多,但总体趋势是随着时间推移将越来越少;团派同理,而且现在被废了武功;即便有团派出身的但是与团派的关系也不大。十九大政治局委员班子,习家军占很大优势,在新科委员中比例很大。以后习近平将占越来越大的优势。

关于中共最高层是强势总书记对弱势政治局委员的格局问题,胡平表示,这个状况对中共上下层都有很大的影响。人们看到习的强劲势头会纷纷向他靠拢,导致习的权力更大更强。产生的问题是,这个体制下的独裁者犯错误的可能性以及他的合法性。相比而言,封建王朝中,君主权力相对稳定,因为这种权力据说来自天命,或者至少是世袭的、基于血统的。所以,他们不担心被人篡党夺权,因此能够听取大臣的意见,还能自我批评。而共产党的独裁者就不同了,他们地位的奠定是基于被认为代表伟光正,是正义的化身。一旦不再代表正义,不再是伟光正的化身,就意味着必须下台。所以,他们哪怕知道自己犯了错,也不能听取大臣的不同意见,否则地位不保。中共不可能拒绝这个逻辑。前车之鉴就是毛晚年遇到的最大问题。他在庐山会议上甚至想自我纠左,但是看到彭德怀提意见便马上改变了主意,把彭德怀当作敌人一巴掌拍死。这是中共一把手与下面最大的矛盾。

此外,既然已经废除隔代指定接班人,应该如何解决接班人问题也是挑战。胡平说,这方面,皇帝的世袭制比较而言甚至都是简单的、稳定的,因为有他说得过去的合法性。而共产党就不同了。习近平现在打破了实行了二十多年建立的规矩,要确立新的规矩不是那么容易,因为需要时间。中共现在的情况是,即便排除其他问题,仅仅最高权力的交接都是很大挑战。

章立凡说,星期一的节目我们已经谈到政治势力妥协的问题。当时我认为,传说中的常委名单是派系平衡,现在看的确如此。习家军两席,团派两席,另外三席是习家军和上海帮都能接受的;此外,从论资排辈的角度看,习近平无法提出更加合适的人选,陈敏尔受到资历限制无法上位。我认为,十九大常委仍然是一个过渡班子,还要再等五年才能落实习真正想要的班子。这届常委都是五零后出生人士,缺点是学历不完整,基本完整的有王沪宁、韩正和李克强;其他多属党校之类,看起来比较逊色。另外,他们的年龄普遍偏大。随着互联网的出现,全球出现了很多年轻领导人,许多黑天鹅已经起飞了,这点也是中国逊色。中国领导人将来要面临如何在世界政治舞台上与年轻政治强人的拼搏。最后是,这个班子是以党务为主的班子,有经济学基础的比较弱。格局大概会是李克强仍然当总理,韩正作为常务副总理进行配合。问题是,中共临近第一个一百年,今后五年的经济表现考验最高领导人的治国理政能力。还有一个问题:在强势一把手带班下,其他人的发言权会有多大?习近平既然已经成为全党的指导思想,如果他判断失误的话,全党从上到下都会犯错误,包括常委、政治局在内。没有一个有效纠错机制,这是大风险。

章立凡表示,刚才谈过纠错机制的风险;现在谈谈权力真空的风险。未来五年中,最高领导人不能生病和出事故,要保证绝对安全,才能完成任务,否则将出现权力真空。至于指定接班人的问题,如果最高领导人想要连任的话,是否设接班人这件事并不重要。而且回顾过去,我们看到,往往接班人的命运都很悲惨。这在中国是一个最不幸、最有风险的位置,不当也罢。另外,我们看到,陈敏尔和胡春华这样的六零后人士都没进入常委。五年后的二十大上,这届常委中有三人面临“八”下,包括最高领导人自己,栗战书和韩正,剩下几个人顶多继续再任一期。这样一来,可能权力交接上出现断档。现在的政治局委员中,有谁在年龄和资历上都适合做接班人的,我们要关注。不过,最高领导人继续连任不下台的可能性很大。他可以通过恢复主席制来延伸权力,就是改制;还可以打破七上八下的规则,因为七上八下只是针对常委,而常委制可以废除。这也是有先例的,毛四九以后到七六年,管事二十七年到死。邓是十八年,江八九年到二零零二年之后接着再任两年军委主席,共十五年。总之,只要权力足够就有办法延长权力和职务。

关于习近平是否在十九大人事博弈中掌控了全局?章立凡指出,可以说习家军已经全面涨潮,团派、上海帮和太子党在退潮。团派过去五年被削弱,上海帮已经基本断层。名单上看,韩正有上海帮渊源,但是派系不明显。他有团派的出身,有长期上海工作的经历,还有与习总共事的经历。此外,王沪宁伺候过三位总书记,不算铁杆儿的任何派系。现在跟十八大前有相似的地方,当时是上海帮的最后一出,人士布局基本上团派。现在经过反腐和权斗五年,习家军二十大将全面接管,现在还在历练。习家军多数出身于地方官员,在官僚体制中级别低,没有掌控全局的阅历。新科习派政治局委员需要五年适应期,直到二十大全面接班。这是布局。至于对习掌控全局的观察,我认为,目前为止,习近平权力可以延伸到中央层面甚至省部级,但是中层以下到基层,权力还鞭长莫及。

习近平新时代是否全面结束邓时代的分权、集体领导和党内民主探索和尝试?章立凡认为,邓时代的分权和集体领导是因为毛作为超级权力巨人突然消失,留下的权力真空没有人能独自担当。邓小平与陈云一个是总设计师一个是总会计师,这两个“婆婆”带上胡耀邦和赵紫阳这两个“媳妇”。其实,从江时代开始形成的集体领导也有弊端。他们各管一滩又互相牵制,导致各种利益盘根错节,结果是严重腐败。到胡接班时期已经变得很无能为力,贪腐已经威胁到中共执政,于是才出现红二代思潮。他们要重新收权,希望出现强人。在中国,百姓没有选票,只能在腐败或者独裁中二选一,尽管这都是极端的方式。刚才谈过出现纠错机制的缺失和权力真空出现的可能性,在这种情况下,中共是否会重蹈毛时代权力过分集中和专断的覆辙,我们拭目以待。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7年10月25日的《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图片集:中共十九大闭幕式(11图)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