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8 2018年11月14日 星期三

时事大家谈:“建立安全、强大和自豪的美国”:川普会重返亚洲吗?


时事大家谈:“建立安全、强大和自豪的美国”:川普会重返亚洲吗?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6:03 0:00

时事大家谈:“建立安全、强大和自豪的美国”:川普会重返亚洲吗?

美国总统川普上任后首份国情咨文的主题是“建立安全、强大和自豪的美国”,而CNN等一些美国媒体却指责川普在其执政的第一年就把亚洲“拱手让给中国”。不过我们的确看到近来川普政府对中国的政策出现不断强硬的势头,继去年年底提出“印太战略”构想,年初将中国和俄罗斯一道定位成美国战略竞争对手之后,川普在贸易问题上对北京说重话,出重手,出席达沃斯论坛期间更放话美国有可能重返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关系(TPP)。过去一年,美中亚太博弈谁占上风?未来亚太争雄,北京和华盛顿谁将是最后赢家?

嘉宾:美中日比较政策研究室高级研究员杨中美;中国战略分析杂志社社长李伟东。

时事大家谈:“建立安全、强大和自豪的美国”:川普会重返亚洲吗?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6:03 0:00

主持人许波说:川普就任总统后的首次国情咨文重点在内政,外交部分着墨不多。有关中国,他说中国和俄罗斯是挑战美国利益、经济和价值观的对手,美国将以实力来保卫自己的安全和利益。请教新泽西州的李伟东先生,亚洲方面川普提到更多的是朝核问题。纵观川普在安全方面的论述,他如何定位中国,竞争对手是敌还是友,还是其他什么别的?

李伟东说: 过去一年,川普政府的亚太政策、全球政策都没有确定的路数。当然,他的国家政策取得若干成功。国际政策如此混乱和思路不清,和他提出“美国优先”和“让美国再次伟大”有关。李伟东认为,川普总统没有一个明确的国际战略,和他反对为价值观而战的意识形态有很大关系。他意识不到他在价值观和意识形态上的主要竞争对手是中、俄,他只是从一个商人的角度上衡量中国和俄罗斯与美国的关系。在过去一年,他的外交政策总体上是失败的。这次国情咨文终于提出,中、俄与美国之间不仅是贸易、经济上的竞争对手,而且是价值观上的竞争对手,这是首次回归一个可以早早就认清的美国判断。

至于是敌是友,李伟东认为,亦敌亦友。他说,这是21世纪全球化以来,中美关系的新特点。后冷战时代出现了亦敌亦友的状况,中国清晰地认识到在价值观上与美国不同,本质上是敌人,但由于全球化、中国巨大的人口和经济利益,中国可以和任何国家作朋友,但敌人的本色不会变。美国过去想利用价值观和文化改变中国的制度,但没有做到。原来美国是以友为主,以敌为辅,但现在双方都进入了一个以敌为本,以友为辅的状态。

许波说:川普和习近平的蜜月关系在去年11月川普访问北京期间达到高潮,随后据国际媒体报道,川普政府的中国政策开始逐渐强硬。请教李先生,什么原因导致川普总统改变了对中国态度,变得日益强硬起来?

李伟东并不认为川普访华时是两人的“蜜月期”。他说,习近平接待川普用皇宫礼仪,让人联想到是美国元首来朝拜中国千年一出的新皇帝。习近平摆出这个架势,川普以他商人的小聪明,当时心里就是不舒服的,只不过当时说了一些好话而已。他刚刚离开中国就开始批评(中国)。这是他真正感悟中国要拿他怎么办,要拿美国怎么办的一个时期。他心里不舒服,导致他做了若干行动,包括对中国的反制,但这个反制本身也是逻辑混乱的。

主持人许波说:经贸战线最能感受到美中之间硝烟弥漫的紧张关系。有人说从种种迹象来看,美中贸易战迫在眉睫。贸易战两败俱伤,大家都懂这个道理,可是从近来川普政府对北京说重话、出重手来看,许多人都担心这就是贸易战的节奏。请教李先生,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李伟东说:中美之间的贸易关系从1979年的25 亿美元,到1992年的330亿,到2016年的超过5000亿,据中国统计,2017年是5196亿。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据中国统计是2500多亿美元,美国的数据是3000多亿美元,所以美方很难受。李伟东说,美方贸易逆差的获得都是因为中国低价、廉价的商品,而美国由于劳动成本的提高,福利社会的现象越来越明显,已经难以在低价、廉价产品方面和中国竞争。而中国方面觉得委屈,认为在整个低价产品进入美国的过程中,帮助东南亚作转口贸易,只不过做了贴牌、加工,事实上(顺差)是整个亚洲对整个美国的贸易顺差。中国说,如果美国放开对中国的高科技出口限制,彼此的逆差会迅速减少到34%的水平。

李伟东认为,贸易之争本质上是受中美两国制度背景限制的,如果中国不自由民主化,美国不可能放弃高技术出口的限制,如果坚持这样的状态,贸易逆差会继续下去。所以贸易战是没有意义的,美国想在亚洲或中国取得优势,必须在制度方面下手,贸易战如果打起来,是一个双输的结果。

主持人许波说:尤其是川普总统上星期在达沃斯接受媒体采访,主动透露“大新闻”,说如果条件可以,美国将重返跨太平洋货伙伴关系(TPP)。请教李先生,您怎么看川普重返TPP的言论?他有可能再次主导美国重返亚洲吗?

李伟东认为这很难做到,因为川普要求对TPP重新谈判而不是简单的重返,这恐怕很难得到其他国家,特别是日本的统一。除非放弃对TPP原有的尖锐态度,按照奥巴马排好的规则,不然很难回到TPP,或通过TPP重返亚洲。而且重返TPP还不够,还要看川普对WTO是什么态度,中国自加入WTO之后,承诺而不能兑现的有很多,如果美国应在WTO中对美中关系进行重新博弈,但这个努力他没有做。所以虽然川普对于重返TPP是经过考虑的,但很可能最终实现不了。

杨中美:我认为川普经过一年执政以后,好不容易才回到原来的美国的对华战略上面。上任一年以来,他也没有打出自己的战略,只不过是为了反对而反对,把奥巴马的政策废了。这样同时也是把原来的亚太政策和对中国的政策废掉了。所以这次是重新打出了这样的一个战略。

主持人:国情咨文的主题是“建立安全、强大和自豪的美国”,但是此前CNN等美国媒体却大泼冷水,一些报道说川普在其执政的一年时间里等于把亚洲“拱手让给了北京”。您同意这种说法吗?

杨中美:我觉得他倒不是拱手让给了北京,是北京有机会在困难的亚太危机中站住了脚,而调整了战术战略,使中国重新得到了稳固的机会。我认为批判川普的这种说法也是可以成立的,因为他在这一年里对中国打不出什么有效的牌,也没有什么具体的战略战术,所以把奥巴马原来的军事政治和经济上围堵中国的计划全部废掉了之后,中国有了调整修正的机会。所以这种说法是有道理的。

主持人:川普的国情咨文当中首次提出了中国挑战美国价值观的这个问题,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杨中美:我认为他的这个认识是比较迟的。他的这个认识从商人的利益上来看,好不容易才觉得中国的和平崛起之后,力量越来越威胁美国,他也想不出有效的对策。川普原来是相信里根的,以实力换取和平的这么一个政策,但是现在看来中国的实力要马上接近甚至超越美国了,他感到没有什么有效的阻挡方式,所以才以美国的价值观来应对中国。我觉得他的领悟比较晚了点,一个商人重视利益,缺少了政治的智慧。

主持人:川普和习近平的蜜月关系在去年11月川普访问北京期间达到高潮,随后据国际媒体报道,到川普政府的中国政策开始逐渐强硬。杨先生,您有这种感觉吗?

杨中美:我觉得他的中国之行之后,中国各方面表现招待等对他是很好的,但是他的美国优先的政策在中国并没有取得什么作用,而且是完全的被中国阻断了发言权。所以他渐渐觉得这个世界已经不一样了,美国的话语权不重要了。尤其是他的亚洲之行之后,亚洲的许多国家都调整了对中国的政治政策,像新加坡越南等都和中国重归于好。所以川普的亚太政策是完全失败的。中国在这样一段时间修整调整了其亚太地区的政策,挽回了地位,所以这些国家已经和美国离心离德了。这样来看,对美国巩固亚太地位是没有利的,所以他感到中国真正的威胁来了,所以重新提出了对中国的强硬政策。他访问北京之后,正在陶醉的时候,中国挽回了自己的亚太地位,又向世界强国的地位更进一步。而世界强国的地位正好影响了美国超级大国的地位,这样他才感到了威胁,调整了以前的思路和政策。

主持人:经贸战线最能感受到美中之间硝烟弥漫的紧张关系。有人说从种种迹象来看,美中贸易战迫在眉睫。杨先生,您同意这种判断吗?

杨中美:我认为不太可能。因为经济全球化之后,已经做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用中国的话来讲,就是中美之间的利益蛋糕越做越大了。如果想把中国打败的话,就是伤敌一千自伤八百,肯定是双输的局面。另外,美国搞对中国贸易战的话,影响美国自己的经济的同时,也会遭到美国许多大企业的反对。当美国如果要搞对中国的贸易制裁的话,许多大企业的领袖巨头都会站出来说不能和中国开战。所以如果发动对中国的贸易战的话,也会遭到国内很多军工企业和大企业的反对,也会比较困难,国会内部也很难通过。中国现在也向台湾学习,在国会那边有很多游说,国会里面也有很多利益集团。川普如果要发动贸易战,不会像他所说的那样。

主持人:尤其是川普总统上星期在达沃斯接受媒体采访,主动透露“大新闻”,说如果条件可以,美国将重返跨太平洋货币关系(TPP)。川普这是再次口无遮拦,还是深思熟虑后的决定?

杨中美:我觉得他是经过全盘考量的,还是比较经过深思熟虑的。他如果把TPP否定了之后,要搞美国优先和双边协定的话,他的同盟国都会和他离心离德。相反的话,原来奥巴马时期打造的TPP是对中国的一个经济包围圈,好不容易谈了几年把14个国家拢在一起,好不容易成立了一个经济上的北约来包围中国,结果上任的时候轻而易举的废除了,使得跟随他的同盟国都感到很失望。这在美国经济上是一个崩溃式的失败。他经过衡量之后,觉得还是需要修改自己的政策,所以我觉得这是他的真心讲话。这样他即能保证选举时对美国人民的承诺,符合美国的利益,也能捡起这个经济上对中国的包围圈。虽然他的讲话经过深思熟虑,但是要简单的回去已经不容易了。他的包围圈已经快被中国的“一带一路”冲垮,所以这个很难做到。

主持人:美中争雄,谁会是最后的赢家呢?

杨中美:从长远的观点来看,中国会赢得对美国的优势。特别在亚太地区来看,美国终究要退出。美国现在的超级大国地位主要靠其军事的优势和美元的经济优势。军事的优势在中国的沿海地区并没有十足的胜算。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8年1月31日的《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建立安全、强大和自豪的美国”:川普会重返亚洲吗?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