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04 2018年9月24日 星期一

时事大家谈:美中重启贸易谈判,习近平进退两难?


时事大家谈:美中重启贸易谈判,习近平进退两难?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4:22 0:00

时事大家谈:美中重启贸易谈判,习近平进退两难?

美国总统川普就即将举行的美中贸易谈判强硬表态,表示中国谈判的意愿很强烈,但是如果北京拿不出更好的方案,谈判不会达成任何协议。中国商务部则发表声明,重申反对单边主义与贸易保护主义,不接受任何单边贸易限制措施。观察人士指出,美国立场咄咄逼人,目标不仅要改变美中贸易的不平衡状态,而且要迫使中国做出结构性改变,包括发展模式和产业政策。中国领导人习近平面临进退两难的境地:硬抗到底国民经济受损,屈服妥协个人权力和中共统治受伤。美中谈判如何斗法?北京将做出何种选择?

参加讨论的两位嘉宾是: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

时事大家谈:美中重启贸易谈判,习近平进退两难?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4:22 0:00

胡平:中方碍于面子,公开场合只能美国主动重启谈判

对于本次谈判谁主动邀请谁,《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说,中方是否私下要求和美国谈判就不得而知,仅从公开发布的消息来看,这次谈判是美国主动提出的,这也合乎逻辑。回顾这次贸易战的来龙去脉,最初是美国提出要打贸易战,中方表示不愿打,希望通过谈判协商解决贸易争端,因此有了中美高层的第一次谈判。但美方不满谈判结果,于是就开打了第一回合。之后美方又提出要进行下一轮的关税征收,于是中方也作出了相似回应,自此双方似乎开始陷入僵局。中方曾在回应美方提出的谈判要求时说过,谈判大门始终是打开的,这个说法倒也符合实情,因为中方一直希望用谈判解决问题。但美国最终还是开启了贸易战,而且一轮又一轮,这种情况下,就算中方有强烈的谈判意愿,也不可能公开提出,因为公开说要谈判就意味着投降。而美方打贸易战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迫使中方作出一些让步,最终也是希望通过谈判协议来解决问题。所以美方需要试探中方的底线,它几次要价就是为了起这个作用。另外,贸易战开打以来,中方在内部已作出一些改革,进一步开放。近段时间中方又再次强调要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等等,这些都可被美方理解为中方的进一步让步,所以此时重启谈判是比较恰当的行为。而这种局面下,在公开场合只可能是美国主动来提谈判。

胡平:目前谈判是为解决阶段性问题,但背后的矛盾更深刻

胡平说,美方打贸易战,不仅仅是希望一劳永逸地解决贸易逆差问题,也希望借此防止一个专制中国的强势崛起。而且,贸易战背后表达的是中美间全方位的冲突,所以很多人称之为“新冷战”,这毫无疑问对中国政府构成了更严重的挑战。中国政府对此局面感受到很多困难之处,既有短期的困难也有长期的根本性的困难。而美方也需要处理两个问题,一是阶段性的成果和胜利,二是长远的战略安排。目前更直接的问题是如何取得阶段性成果,而这也是中方目前急于想处理的问题。所以我们接下来会看到的还是些阶段性的问题,但我们也该意识到,这已揭示出双方间的矛盾要远比他们目前公开提出的问题深刻得多。

胡平:低级别谈判或是为更高级别的谈判做铺垫

胡平表示看好这次谈判的进行。他指出,很多人以为这次谈判的目的是双方要针对贸易争端达成一个协议,所以自然就不会看好这次谈判。但在胡平看来,谈判目的并不是达成协议。因为双方出席的官员级别这么低,他们的权力不足以对这么大的问题拍板。这次谈判的时间是本月22和23号,而按照原先说法,中美新一轮互征关税是8月23号开始,正好在这次谈判之后。这次谈判之后可能会有更高级别的谈判。在11月,习近平和川普也可能会再次会见。这次低级别的谈判可能只是为接下来高级别的谈判做铺垫。第二,如果这次谈判得好,或许可能暂时搁置下一轮的互征关税。如果在谈判中发现确实能通过谈判达成某种协议,为接下来更高级别的会谈乃至是高峰会谈做铺垫,那么按照这种理解,我们有理由看好这次谈判。

章立凡:美方出于选举需要给“死要面子的中方提供谈判台阶

对于哪方更希望通过谈判解决问题,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认为,这得看贸易战是谁在主导,谁处于主动地位,答案自然是美国。正如胡平所讲,一开始是美国想打贸易战,中国不愿打。而开打后一两个回合下来,现在劝你坐下来谈,其实就是想问对手,你服不服?你服了我们就谈,不服我们就继续打。贸易战开打以来,中国的制造业和对外贸易都受到巨大冲击,这已经够让中国政府难受了,而最近股市又大跌,让部分外国投资人纷纷逃走。因此,眼看前景不妙,中方很可能还是愿意谈的。但中共有一贯有“死要面子活受罪”的特点。现在想找台阶下,但这台阶还是得对手提供。而从美方利益来讲,他们也希望尽早取得一个阶段性成果,这对川普总统及其政党的选举来说都有利,所以此时美国再问问中国对贸易战的态度也很正常。但这次双方都只派出了副部级代表团去谈,只是一次低级别的谈判,所以也不足以说明会有重大突破,我们还得继续往下看。

章立凡:宁让老百姓承担损失,也要硬抗到底

章立凡认同习近平现在进退维谷的观点,但也认为他还是有腾挪的空间。章立凡说,虽然习近平现在处于政治与经济双重危机的夹缝中,但对于走出这种困境,中共似乎也还未放弃。最近推特上有位叫“曹山石”的中国经济界名人透露一个消息,他说华为总裁任正非在8月16号发布一份内部文件,说“我们现在面临的现实,和美国的关系可能会出现比较紧张的一个阶段,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投降没有出路,从来亡国奴就是任人蹂躏,我们不会愿意甘做亡国奴。因此,每条战线要收缩一些边缘性投资,同时在关键领域加大投资,避免生命线被卡住。” 曹先生认为任正非的话是意指贸易战对策。章立凡认为此事很能反映出北戴河会议开了之后体制内的一个认识,就是不能退让。这种认识和1989年中共内部面对“学潮”时的认识比较类似:不能退让,一退让我们就完蛋了。所以现在宁可让中国经济受伤,让老百姓承担贸易战造成的损失,也要硬抗到底。因为如果屈服妥协,领导人和中共统治地位可能被颠覆掉。现在中方还是尽可能想通过私下的妥协和某些谈判拖延时间,等待变化。中共当局可能对11月的美国中期选举抱有很大幻想,认为共和党票仓很可能会受损。如果真是这样,就会加强中方在谈判中的地位。他们判断美国可能没法拖那么久,而中国市场大,经济体量也大,所以他们自认为还有腾挪的空间。

章立凡:中美间的根本冲突无法调和

章立凡认为,中共当局长期的“人治”传统给他们造成一种错觉,以为凭借个人关系就可以解决国家间的问题。当然也不排除领导人的个性会对双边关系有所影响,但从根本上讲,中美两国的国家利益冲突是不太容易调和的。中共老想着通过各种个人公关解决问题,尤其川普上台以来,一直都在搞这套,现在已被打得鼻青脸肿了。而且,习近平与川普间的相互信任其实早就不存在了,私下里甚至可能还互存怨恨。这种情况下,指望11月两人会见就能解决问题是不切实际的。有评论指出,中美之间的谈判是不可能有突破的,甚至连两国领导人见面的机会都不大。而且有消息称,今年10月美国要把中国定性为“汇率操纵国”。如果中国确实是非市场导向的经济体,那么美国就会名正言顺地继续进行关税惩罚措施。而且从川普内心来讲,或许他的心意已从追求经济上的公平转化成现在国际政治上的博弈。或许他还希望改变中国的现状,甚至连迫使中国领导人下台的想法都有。这些当然是中共和中共领导人不能接受的东西,所以根本的冲突可能是没办法调和的。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美中重启贸易谈判,习近平进退两难?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s://youtu.be/nINmPh7TjmQ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热点快评:中梵签署主教任命协议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2:23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