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32 2018年9月26日 星期三

时事大家谈:美中贸易关系“脱钩”,两国会陷入新冷战吗?


时事大家谈:美中贸易关系“脱钩”,两国会陷入新冷战吗?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7:29 0:00

时事大家谈:美中贸易关系“脱钩”,两国会陷入新冷战吗?

月6号是美国对2000亿中国输美商品征收高额关税的截止日期,特朗普总统又发出威胁:要对所有中国输美商品征收高关税。随着美中贸易战的爆发和加码,在美中两国都有人开始审视美中贸易战的性质和两国关系的未来。

时事大家谈:美中贸易关系“脱钩”,两国会陷入新冷战吗?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7:29 0:00

美国已经公开宣布中国是头号战略对手,这使得人们担心美中会进入“新冷战”。但是同美苏两国的冷战不同,美中之间存在大量贸易往来,中国称之为两国关系的“压舱石”。

一旦这个“压舱石”被卸掉,两国之间的“新冷战”是否已经不可避免?有分析称,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声称与习近平关系很好,尽管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不断提到美中“双赢”,但是美中关系是否已经走上了全面对抗的不归路?

胡平:美中关系正处于空前低潮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认为目前美中关系正处于最低潮。1979年中美建交后的第一个十年中中美关系关系直线上升,一直到八九民运前后达到最高峰。但在“六四”之后中美关系出现重大转折,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国不仅进行了道德上的谴责,还实行了经济制裁。但这事情没有持续太长,两国关系很快恢复正常,尤其是增加了经济上的交流。从克林顿到布什,美国曾好几次表示要对中国的专制政权采取强硬态度,但最后都没有采取行动。这或许与9/11事件有很大关系。

在这后三十年中,中美的经贸关系发展非常强劲有力,但在过去近几年中出现了两个情况。第一,美国发现自己在与中国的经贸往来中吃了亏。第二,美国也发现中国并没有像自己所期待的那样,随着经济的发展政治上变得更自由化。相反,中国的专制制度随着经济发展得到了进一步强化。

这两种情势交叉影响之下,美国两党都对中国改变了态度。今年发生的贸易战可以说是两国冲突的前哨战。从这个角度看,目前两国关系确实处于空前的低潮,而且预期在今后一段时间内,这种情况还不大可能改变。

胡平:“一带一路是经济政治双考量

胡平说,“一带一路”本身是个经贸计划,是为了通过其沿线的基础设施建设向外输出过剩的产能。但从经贸角度讲,当中有个很大的问题就是,相关的国家缺少一定的支付能力。所以出现了某些国家因为付不起钱而出让自己的一部分主权。比如斯里兰卡就同意把它的港口租界给中国99年。

另外,马来西亚总理也因为自己付不起这个钱就决定不同意中国在自己国家搞“一带一路”的建设。但中国对于“一带一路”是有多方面考虑的。它确实是个经济计划,但它也具有很强的政治性。也就是,中国对此算的不仅是单纯的经济账,也算政治账,想要借助这种方式来改变地缘政治格局。

也正因此,“一带一路”对美国在世界上的地位构成了挑战。这也是为什么中国愿意在非洲下那么大功夫,比如前段时间举行的中非论坛就是个例子。其实这个计划不仅招致与美国的冲突,其实也可能与俄罗斯有矛盾,因为沿线也有些本来是俄罗斯势力渗透的国家。

而对内来说,“一带一路”能以输出过剩产能为幌子为内部洗钱提供方便。另外,“一带一路”也方便了中国使用沿线国家的一些自然资源。当然,要实现这个计划本身也有很多困难,目前就已经在好几个国家遭受抵制。

另外,这个计划也可能和其他国家发生地缘政治上的冲突,所以它最后能实行到何种程度也是个值得继续观察的问题。

胡平:政治制度与价值观的不同才是美国改变态度的关键因素

胡平认为中美间的贸易战会是一场史诗级的贸易战,规模非常大,而且还会继续打下去。甚至从贸易战延伸至其他领域的冲突也是可能的。现在中国方面也已有很多人意识到这场贸易战不会轻易了结。但中方把贸易战的原因想得太简单,以为就是中国富强了,美国害怕了,所以要倾尽全力进行遏制。但这种想法忽略了中美两国在价值观和政治制度上的根本区别。但实际上恰恰是后者才是中美关系恶化的基本原因。

为何“六四”之后美国还是愿意和中美发展经贸往来并同意给中国最惠国待遇?这都是基于中国能随着经济发展在政治上也自由民主化的假定。这种假定的破灭才是美国现在改变对中国态度的关键因素。

其实,以中国那么大的经济体量,最后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是很自然的事,也不是特别值得美国担心的事。真正危险的是,未来的第一大经济体是一个专制的国家,这会对世界秩序和美国自身造成威胁。这一点连当初打开中国大门的尼克松总统都在他临死前意识到了。他说我们可能造就了一个“弗兰肯斯坦”。所以,中国在政治制度和价值观上与普世价值的相违背才是美国改变态度的重要原因。今后的态势如何发展也将是以中国的政治改革能不能进行,政治制度能不能变化为转移的。

章立凡:中国当下不可能形成自己的冷战体系

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表示,从七十年代初中美关系开始改善,到1972年发表《上海公报》,再到最后正式建交,背后有各种利益驱动。但当时有一个关键的背景是,美国和苏联或者西方与东方社会主义阵营正处于冷战状态。为了分化和挟制前苏联,当时美国确实有必要拉拢中国。而那时中国正好又上了前苏联的当,卷入朝鲜战争,后来中苏又交恶。那种情势之下,中国为了摆脱世界上的孤立,也是有需要与美国修好关系以抵制前苏联。所以从当时的国家关系角度上看,中美互相需要。

冷战结束,前苏联解体后,中美关系一直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冷战结束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经济全球化开始了。冷战正是由二战结束后的格局所引发的,也就是,苏联靠二战结束后的军事战略状态,迅速在一些国家扶持了共产党政权,将它们作为其冷战的基本盘。

而美国则有西欧国家和其他一些资本主义国家。双方对立,互相对抗。军事上,一个是北约集团,一个是华沙条约集团。经济上,双方也是自成体系。也就是,美苏在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上各自都有自己的盘。

而现在如果陷入“新冷战”,已经不可能有二战后这样的冷战格局了。因为现在经济全球化,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不可能自成一个体系。中国现在可能有一种幻想,它认为放弃美国市场,自己通过“一带一路”建立非洲的市场就好了。但这其实和冷战时期的前苏联集团没有可比性。

首先,这些非洲兄弟都很穷,并不是工业发达国家。而当时的这些东欧国家工业基础都还不错。非洲国家与当时的东欧国家在经济和文化上都没有可比性。而且从制度上看这些非洲国家也不是社会主义制度。

再者,中共政权仅仅只是给钱,并没有帮这些非洲国家打天下。这不像前苏联,依靠自己的军事实力结成一个军事集团并牢牢掌控这些国家。但现在中国鞭长莫及。

中国若想立马摆脱中美贸易战的后果,自己建立一个贸易额可达5000亿的非洲市场,纯属幻觉。章立凡觉得现在中共的领导人们在打不切实际的算盘。从美中关系的演变来看,中国并不可能形成一套自己的冷战体系。

章立凡:几处碰壁后把非洲作为战略重点是荒诞之举

章立凡说,中国在邓小平时代提倡韬光养晦。但“韬光养晦”解读起来实际上也是种阴谋论。也就是,先把真实目的隐藏起来,先拿到各种好处以壮大自己,等到有本钱了再来和你博弈。

美国当时也确实是希望通过中国与世界的融合以改变中国的执政党,实现“和平演变”。而中共也是利用了这一点,让自己在十几年里在经济上迅速壮大,形成对美国的威胁。从韬光养晦到今天“秀肌肉”,原形毕露了,也被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发现了。

目前在南中国海与美国的博弈中,中国官方有这样的论调,说南中国海90%是属于中国的,但这实际上是对历史的误解。事实上,“九段线”并没有被世界各国承认,而且“九段线”在中国民国时代其实是“十一段线”。只不过是当时中越关系好的时候,中国把白龙尾岛送给了越南,这才变成了“九段线”。而且,“九段线”在中国近几年出版的地图上又变成了“十段线”。

由此可见,这本身就是个不断在修改的概念,并不能作为一个中国用来宣誓主权的结论。南中国海大部分还是公海。现在中美间在该海域的矛盾应该还有台湾的原因。特朗普上台之前就开始打“台湾牌”。还有一个牵制因素是朝鲜。

另外,在海参崴马上会有一次峰会,金正恩会出席,中国的领导人也会去,普金则是主人。至于这会不会形成一个前苏联集团的模式,章立凡表示否认。因为现在各怀鬼胎。朝鲜只不过想在中美博弈中得到好处,而俄罗斯则是出于地缘政治上的考虑,对中国既利用又防范。而我们的“中国熊猫”则是从一上台就去拥抱“北极熊”。中国为了抱“北极熊”陪送出很多,但真正的战略利益未必能够实现。

中国在亚洲施行一带一路到处碰壁之后,现在把重点放到没多大希望的,也没有真正市场的,政治不稳定的非洲,十分荒诞。章立凡认为,中国若想靠这套东西拼凑一个以自己为“盟主”的冷战集团,这生意注定要赔本。中美现在的冲突顶多也就是一场“局部战争”,而冷战时代打的基本都是代理人战争。如果中美直接冲突打局部战争,其后果可想而知。

章立凡:川普借助贸易战打击中共专制政权

对于为何贸易战对于特朗普来说这么重要,章立凡说,特朗普刚上台的时候是从经济的角度认为中美贸易不公平,而时至今日,事情已发生很多变化,他已经有政治上的考量了,而其背景就是中美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的冲突,也就是文明的冲突。

中国作为一个专制主义的政权,如果真的成长并壮大,那不仅会在地缘政治上对美国的势力范围和世界领导地位构成威胁,而且对于世界和平来说也是个不安定因素。所以从特朗普总统的角度来看,他现在更倾向于打击中共这个政权本身,而把贸易战作为一个打击手段,目前看来还是比较有效的。

目前中国的国内经济已出现很多不利的走向,而美国自身的经济增长势头强劲,这使他在美国国内得到了一定的支持。中共觉得,我们还有的是时间,美国总统顶多也就两个任期,但我们的领导人现在可以有无限任期,看谁抗得过谁。但问题不在于此。

里根总统在任内开启了终结前苏联的战略安排,但苏联真正解体发生在他卸任之后。所以这个问题上也不见得是人亡就一定阵破。如果美国的两党在对中国的问题上有共识,那无论是哪个总统,这问题上可能会形成一个长期政策。或许就是,谁能打击中共,谁就得票率高,在这方面两党可能会互相竞争,甚至可能出现互相比谁更反共的局面。中共如果觉得换一个美国领导人就能让贸易战告一段落,就能让美国结束对中国的打压,那就是没看清历史的走向了。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美中贸易关系“脱钩”,两国会陷入新冷战吗?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s://youtu.be/nINmPh7TjmQ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美国观察2018年9月26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1:00:00 0:00
XS
SM
MD
LG